• 评价体系单一 或是青少年抑郁“病因”

  •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邓翔沣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今年发布的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显示,青少年抑郁发病率高达24.6%。”9月18日,在2021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上,大儒心理创始人、和睦家医院执业精神科医师徐凯文表示,近年来青少年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并不偶然,评价体系单一或是病因之一。
      “现在的孩子面对的是开放的互联网时代,接触多元的价值观和知识,对于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成功有更多答案。但另一方面,我们的评价体系却十分单一。”徐凯文表示,拥有多元价值观的孩子难以认可单一评价体系。例如,孩子们虽然知道要为提高学习成绩而拼命学习,但只为了多考几分而努力这件事本身,对孩子来说,其内心是不认可的。这导致部分孩子会陷入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有意义的怪圈,从而感受不到世界的美好。
      徐凯文指出,导致孩子抑郁的因素,还有家长价值观与孩子价值观的脱节。
      “对于生长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家长来说,他们当时没有那么多选择,但现在的孩子却有很多选择。一些家长价值观单一,认为有一份好工作,能吃饱穿暖就是幸福,并以几十年前的经验与孩子交流,最终导致严重冲突。”徐凯文说,对于不少独生子女来讲,家长的认可至关重要,“得不到家长认可的孩子心理或出现问题。”
      “我们不能把社会和教育问题,变成医疗问题。”徐凯文表示,青少年抑郁症发病率攀升,必须从教育中找症结、开处方。“要教育孩子成为一个美好的人,而不是仅仅为了一个美好的分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