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访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

    电影中没我,这就对了



  •   “罗汉娃”在罗汉寺的5岁、10岁集体生日现场。 什邡市妇幼保健院翟秋榕供图

        

    □周玉琴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阮长安 宋开文
      2008年,什邡市罗汉寺将山门大大方方地敞开了近3个月,史无前例,百无禁忌。
      “见死不救才是最大的忌讳。”昔日,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在举国悲恸中如是诠释慈悲。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素全法师的当机立断,就没有108个“罗汉娃”的故事。电影《一百零八》在德阳首映前夕,记者联系素全法师希望能够进行采访,可他却一度婉拒。

    坚持不做电影里的故事主角
      5月10日,记者一行前往罗汉寺,欲拜访素全法师。原本之前已经约好,没想到,素全法师还是犹豫了。“过去的素全,做过去的事情,今天的素全,做的是今天的事,没必要再回忆过去。”电话中,素全法师再次婉拒采访。
      5月11日,《一百零八》在德阳首映。电影中,从头至尾没有出现“素全法师”这个角色。观影结束,记者再次拨通素全法师的电话。这一次,记者没有再提采访的事,只是表示看完电影想跟他“聊一聊”。几经犹豫,素全法师终于答应见面,地点换在百里之外的彭州龙兴寺。除了什邡罗汉寺,素全法师也是这里的住持。
      前不久,《一百零八》在北京做宣传推广,剧组邀请素全法师前往北京参加首映式,也被他婉拒。“这部电影,讲述的是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跟我真的没有关系了。”他说,“当时,很多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我个人是渺小的,我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电影开拍之前,素全法师曾和导演孔嘉欢交流,提出“两个不”:“第一,不提我的名字;第二,在整个故事中,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微不足道的、在幕后的一个服务者,不能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
      素全法师的同学在看过电影后颇为失望,问他:“为什么没有你的影子,全是在讲爱情故事呢?”
      “这就对了!”素全法师笑答,“孔嘉欢导演真正懂了我的意思。”

    当年僧人们打着伞在地上蹲了一夜
      初夏午后的龙兴寺方丈院里,清雅幽静,草木扶疏。谈起往事,讲到动情之处,素全法师一度哽咽,仍会红眼。
      时间回到13年前。地震发生当天,素全法师正赶去成都开会。“刚走到成都,地震了,地动山
      摇,我直接调转车头,往罗汉寺赶。”他回忆,自己往回赶的路上,看到超市,马上停下来,买了满满一车矿泉水和方便面,“我心想,这么大地震,肯定需要这些东西。”
      路上接到什邡市妇幼保健院的求助电话:寺庙位于平坝,主体是木质结构,相对安全,能避风挡雨,希望能将产妇和待产的孕妇临时搬到罗汉寺……
      “几乎没有犹豫,我当时就答应了。”13年后,回忆起当时的决定,素全法师说,佛教“确实有很多规矩”,“但不管怎么说,见死不救,才是最大的忌讳。”
      回到寺院,发现已经乱成一团,几百、上千受灾群众涌了进来。寺院里只有60多名僧人,大家都行动起来,拆下门板、用光禅凳,用彩条布为产妇和受灾群众搭帐篷……
      “凌晨,第一个产妇要生了,医护人员在寺院打着手电筒接生。”那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夜晚。因为禅房都让给了产妇,当天晚上,所有的僧人打着雨伞,在空地上蹲了一夜。“能用的都给别人了,庙里殿堂上门板窗户全都拆了下来。”
      震后接近3个月里,罗汉寺里几乎天天有产妇生孩子,僧人不念经了,照顾孕产妇变成了他们的“修行”。多年后,回忆起13年前那段特殊经历,素全法师说,那种特殊情况下,大家互帮互助,“其他忌讳都不重要了,见死不救才是最大的忌讳”,寺庙变产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行善,不是为了回报
      在罗汉寺的档案室里,至今保存着108个“罗汉娃”的档案。108个孩子哪个医生接生的,生下来多重,父母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全套资料都有。这些资料是关于这段历史的记忆。
      2009年地震一周年时,108个“罗汉娃”聚在一起过集体生日。这次相聚,素全法师怀着一份期待的心情。看到孩子们都健健康康,他很欣慰。
      如今,每年春节期间,都会有家长带孩子来罗汉寺,顺便来见见素全法师。“他们都叫我‘师爷’。”说起孩子们,素全法师脸上漾起笑容,“我会告诉我的这些孩子们,要好好学习,将来要感恩、回馈社会。”
      按照一些“罗汉娃”父母的想法,“罗汉寺给了娃娃们新生,每年过生日回一次罗汉寺也是应该的。”但最近这些年,“罗汉娃”的这种聚会,素全法师通常会避而不见。他认为,这些孩子和别的孩子并没有不同,自然生长就好,不应背负那些不属于孩子的东西。
      “行善,不是为了回报,甚至,也不必记得。”素全法师认为,正如杜甫笔下的春夜喜雨,13年前他和很多人一起做的事,是一场润物无声的“及时雨”,滋润温暖着需要帮助的人,那是该做的事。
      本版摄影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枫(除署名外)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