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

    以“说理式”执法文书提高执法公信力


  • 成都高新区释法说理工作研讨会现场。

        

      “未足额缴存专项维修资金”,相同类型的违规案例,2021年7月成都某投资有限公司收到的处罚决定书和2020年12月成都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到的处罚决定书相比,从外观上看,纸张做了“加法”,从2页纸变成了5页纸,多出来的3页纸是用来“说理”的——给被处罚人阐明“事理”,释明“法理”,说明“道理”,讲明“情理”。
      处罚决定书的变化,源于2020年11月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出台《关于在行政处罚案件办理中开展释法说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在行政执法办案中创新推出释法说理工作机制。□李青 (图片由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提供)

    找变化—— 融合“四理”提升执法文书说理性
      “执法文书是执法办案的最终执行标准,开展释法说理工作,核心就在一个‘理’。”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为此,我们以提升文书说理性为重点,注重执法标准化和规范化,推行行政处罚决定文书新模板。”
      对比上述两份处罚决定书,不难看出其中的改变。“2020版”处罚决定书仅列出了被处罚人的违法事实,以及对此作出的处罚决定。而“2021版”处罚决定书,不仅列出了被处罚人的违法事实以及对此作出的处罚决定,还详细列举了作出处罚的相关法律法规依据和违法事实的5个相关证据,以及被处罚人的权益等。
      “现行处罚文书,充分体现了释法说理工作的‘四理’。”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先,就违法事实认定进行说理,在处罚决定书中对依法取得的证据进行合理分析,并在认定事实时引用依法取得的证据——此为以理服人,阐明“事理”。其次,就适用法律进行解释,在处罚文书中注明适用法律条款的具体内容,并对适用的有关法律、法理进行论证——此为以法为据,释明“法理”。第三,重点就行使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进行说理,一改过去存在“重结果、轻过程”的现象,把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通过“说理式”行政处罚文书体现出来——此为以法为尺,说明“道理”。最后,重点体现价值引领功能,阐明法律救济途径和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律后果,体现执法的道德关怀与社会亲和力——此为以情感人,讲明“情理”。

    寻途径—— 三级审查制 强化执法文书把关措施
      行政处罚文书从旧版到新版变化的背后,是高新区城管人强化执法文书把关所下的功夫。“在推行‘说理性’执法文书改革时,我们结合三级审查制,进一步规范执法文书,提升执法效能。”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首先,文书先由中队进行初审,中队长带领业务骨干对案件进行专题研究,对违法事实认定、处罚依据论证、自由裁量标准适用等形成初步意见,完成案件调查程序上报大队领导审查;其次,案件主办人员向局、大队领导汇报案件查处情况并报送相关案件文书予以审查;最后,将案件文书提交法制办审查后,报局案审会对处罚决定进行审定。
      “释法说理是透过个案提升执法公正水平的一大途径,会说理、说好理是执法人员从事执法工作所必备的能力和技巧。”该负责人表示,为提升执法人员的素质,高新区城管人还从学习提升和强化指导两个方面,强化执法人员的释法说理能力。

    以理服人 执法同时传播法律知识
      推进由“说理式”执法文书为亮点的“释法说理”工作,带来了什么样的执法效果?
      “以成都某投资有限公司未足额缴存专项维修资金一案为例,在进行处罚前,我们向该公司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该公司随后向本机关提出听证要求,我们依法组织听证会。”成都高新区生态环境和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听证后,对于处罚结果,该公司授权委托人仍拒绝配合。执法人员又主动前往该公司与其法定代表人渠某进行约谈,渠某表示公司经营困难,不愿签收相关处罚决定文书。“为此,本案执法人员围绕阐明‘事理’、释明‘法理’、说明‘道理’、讲明‘情理’的要求,向渠某耐心地开展释法说理。最终,渠某对公司相关违法行为有了清晰的认识,并签收了文书,表示将积极加以履行。”
      “归纳而言,主要有三点。”该负责人总结道,一,“说理式”行政执法文书内容完整、表述清楚、用语规范,展示出案件事实认定的客观性、公正性和准确性,说理的过程可传播法律知识、警示教育行政对象,较好地履行行政执法处罚决定,有效减少和化解矛盾。二,“释法说理”工作对执法人员的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执法人员在相关工作实践中也逐渐养成“愿说理”“敢说理”的习惯,练就“善说理”“说好理”的本领。三,在文书中释明最终确定处罚的自由裁量标准,以此来确保行政权力不被滥用,进一步加强党风廉政建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