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实与写意的交融

  •     

    □雷睿 王晶
      舞剧《骑兵》采用的基本结构是传统的叙事型模式,整体分为《男儿归》《草原殇》《从军别》《战马情》《英雄泪》《骑兵魂》六幕,叙事情节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紧扣人心。这部舞剧值得注意的创新点在于,写实与写意相结合,做到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两种艺术手法的平衡。
      其一,体现在表演环境中,现实的叙事是在一个有战场、有草原、有清流的写意大空间中完成的,精心设计的舞美和宽敞的表演区为观者提供了一个特定与非特定相交融的视觉景象。一开场就先声夺人,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之处,气宇轩昂的骑兵艺术形象扑面而来,随后,忽而是星光草原下的浓情蜜意,忽而是血光四起的战场厮杀,叙事浓墨重彩的同时,依然有舞蹈抒情美的视觉体验。
      其二,体现于动作,剧中写实与写意舞蹈语言并存。以人演马,舞剧把马的习性、性格神态以及人与马休戚与共的关系通过模拟人性化地呈现在舞台上,大大地丰富了骑兵的英雄形象,同时,也使两类角色更为立体。
      在这部剧中,“马”这一形象是浓墨重彩的创新刻画。马,是草原人民的“根”,更是骑兵之“魂”。总导演何燕敏表示,“蒙古马精神是蒙古族人民精神的体现,英雄和骏马是蒙古族审美的代表性符号,《骑兵》特别在马的形象塑造以及人与马的关系表达上下了一番功夫。”马可以是可爱诙谐的,更可以是无悔赴死的,与人神形同在。剧中人马双人或三人舞,不仅是舞蹈形象的创新,也是舞蹈编创理念的创新。
      剧中让人难忘的还有那一曲主题旋律《四岁的海骝马》,温暖而动人的曲调带来了萦绕心头久久挥之不去的回味,将战场上的拼搏与情谊深深刻画在脑海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