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荐读

    虎项金铃,是谁解得?

    ——评东西长篇小说《回响》

  •     

    □谢锦
      暗夜里的一桩凶杀案,恰似夏日午后那一声滚地闷雷,声音不响,却有着无可名状的愤懑和无以诉说的苦闷。没有破空霜雪斩开乱麻,作者东西的《回响》是那根“阿里阿德涅之线”。
      为了走出残忍的“米诺斯迷宫”,我们必然要跟住那根神奇的线,然而,总是令人意外,在通往令人忐忑不安的未知答案的路途上,作者竟然将这根神奇的线一分为二,而且,关于夏冰清案件的明线轻轻沉底,关于女警官冉咚咚的暗线倒是浮出水面。被翻转到故事明面的冉咚咚,因为破案过程中一桩意外发现,从此进入了面向外部世界和面对自己灵魂世界的双重探寻,凶杀案的现实危机和女警官的心理危机,这一刻开始明暗颠倒交错,内外升降起伏,共同纠结缠绕地奔向谜底。有那么一些时刻,翻成暗线的破案过程似乎凝滞迟疑毫无进展,与女警官冉咚咚生动丰富细腻的心灵活动相比,我几乎要忘记那桩凶杀案的存在,现实的每一个细节、欲望的每一处涨落甚至他人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在她的灵魂里激起重磅反应,那是一个值得单独打上聚光灯的心灵故事,但你以为这只是一次爱情回响吗?她在穷尽一切探索自己,而我们在探索她,那些看似无端产生的念头,那些看似人之常情的道理,那些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冠冕堂皇说出口的理由,最终,却殊途同归地通向人心深处那些幽微处,不可说不能说,那些不知、不觉、不悟的暗。
      但是,且慢,凶手又在哪里?我们被带偏节奏了吗?
      当然不是,正是在我们沿着那条“阿里阿德涅之线”不断前进时,正是在我们艰难穿越冉咚咚的心灵世界时,我们已然接近了凶手,那是隐没在无声无光处的巨大存在。也许可以说,如果没有借由冉咚咚的心灵世界的引渡,我们将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遭遇。
      是不是指尖没有血迹就是无辜?
      凶杀案中所引出的一连串嫌疑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引爆点,每个人都是巨大的恶中的一环,那些不被轻易察觉的人性幽微,一旦相遇,便不由分说地相吸相叠,犬牙交错,纠合成一条无形的锁链,传递着世间罪恶的“蝴蝶效应”,恶的执行者恰恰是最无关的那个人,恶的始作俑者始终逍遥法外;罪恶的成本在递减,罪恶的能量在升级。小小的恶意与残忍,小小的猥琐与懦弱,伴着人性中永不止歇的欲望和喜新厌旧,最终喂大了一只嗜血成性的猛兽,在“阿里阿德涅之线”的终端,它执著地咻咻逡巡而来,不达目的不罢休。
      虎项金铃,是谁解得?
      作者说:猜!
      你听到了什么样的铃声,就会有什么样的回响。
      你怎样系上那只金铃,便怎样取下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