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绵竹,“安敦逸”

  •     

    □范思朦
      四川就是一个安逸的地方,而川人在说安逸的时候,往往还要在中间加一个字,变成“安敦逸”,以强化那种悠然自得的心态。四川地域广大,如果非要在众多的安逸之地中找到一个最理想的去处,那么,绵竹不容错过。
      绵竹没有那种气势恢宏的名山、大川,也没有规模巨大的名胜古迹,但是绵竹的可贵之处就是能将那些看似普通的景物和文化一点点积蓄起来,将“安逸”充分融入各个角落,走进绵竹,就是走进了安逸。
      说起安逸,其实和道教有密切关系,道教的思想中处处向世人传递出一种出世自在的理想。翻开我国第一部地方志《华阳国志》,里面有大量关于川西地区的记载,最让人羡慕的就是当时很多民间的高士不喜欢当官,都喜欢当神仙,一些地方官员甚至当到一半就修仙飞升了。汉代的严君平在绵竹修道飞升,留下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成语和今天的严仙观。道家有洞天福地的说法,绵竹就恰好是七十二洞天福地之一,在这里,孕育了许多安逸的东西。
      和四川很多地方一样,在绵竹的树林里、河流边、庭院中随处都可见喝茶的人。茶客各自半躺在马扎上“冲冲壳子”,时不时喝一口热茶,这简直就是川西地区安逸的标准照啊。而这安逸之中,茶是精髓。绵竹出好茶,自东晋以来,延绵一千五百余年。绵竹茶称为赵坡茶,主要产自境内的麓堂镇(原土门镇)。茶圣陆羽的《茶经》将产茶区分为山南、淮南、剑南、浙东等八区,其中剑南地区尤为重要,“汉州绵竹县生竹山者,与润州同”,说明当时绵竹茶在全国还是有较大的影响的。李心传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谈到宋代四大茶,即江茶、建茶、蜀茶、夔州茶,文中记载“然蜀茶之细者,其品视南方已下,惟广汉之赵坡、合州之水南、峨眉之白芽、雅安之蒙顶,土人亦自珍之……”说明在宋代,绵竹的赵坡茶仍是名茶。
      除了茶的芳香,还有酒的浓烈,以剑南春为代表的绵竹酒是绵竹的另一张名片。喝酒的安逸体现在那种似醉非醉的豪放,这种状态下,整个世界都是你的,那种安逸妙不可言。千年以前,李白耀眼了整个唐朝,《将进酒》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其说是他的惆怅,不如说是他的安逸,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只想一醉方休,把自己的精神世界留在酒中。相传这顿酒,李白是在绵竹喝的,喝的正是那些清香浓烈的绵竹酒,因此才有了“士解金貂”的成语典故。
      绵竹年画起源于北宋,兴于明,盛于清。清同治年间,一个落魄画师叫黄瑞鹄,主要工作就是帮大户人家画画。黄瑞鹄好酒,经常喝得醉醺醺,但却画出了《迎春图》,此图描绘了400多个人物和丰富多彩的迎春活动,生动地再现了清代的民俗民风,堪称传世之作。现在的绵竹人在过年的时候也喜欢贴年画以表喜庆,因此涌现出了一大批年画大师。绵竹盛产竹,竹林绵绵继继,故名“绵竹”,画年画的纸就是用当地竹浆生产的。当刻好的木板在纸上印好了黑色的线条后,画师就在自家小屋根据自己的艺术造诣为一幅幅年画填上色彩。而用颜料填年画,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安逸的事情,因为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有多少时候能让人静下来慢慢体会一件事情的快乐呢?画年画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清茶淡酒,当下惬意;小屋小画,穿越时空。绵竹,“安敦逸”!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