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起奋进正当时

    ——写在第九届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开幕之际(上)

  •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莉莎
      9月3日,由电子科技大学主办的红外毫米波-太赫兹领域“奥运”级别的学术盛会——第46届国际红外毫米波-太赫兹会议落幕。过去的4天里,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顶尖学者把目光投向四川成都。
      两天前,位于四川绵阳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传来消息,中物院微太中心联合攻关团队连续刷新高速通信世界新纪录。其技术试验,验证了220GHz频段的动态跟瞄性能以及高速通信能力,为推动毫米波及太赫兹频段通信实用化奠定基础。
      在太赫兹无线通信这一科技世界前沿领域的竞争中,四川再落一子。
      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突飞猛进,创新,已成为重塑全球和区域竞争格局的关键变量。在国内,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引发的创新“排位赛”,也正是四川赶超的机遇。
      四川,自古以来就有敢为人先的创新基因。从先秦李冰父子修筑都江堰水利工程、西汉落下闳创制太初历、南宋秦九韶编写《数书九章》,到新中国成立后“两弹一星”,近年来“华龙一号”核电装备、5万千瓦重型燃机、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等“国之重器”相继在川诞生,在中国乃至世界科技发展史上都烙下鲜明的“四川印记”。
      四川科教资源富集、创新基础厚实。作为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建设的我国唯一的科技城,绵阳连续举办八届科博会,这让绵阳乃至四川的科技“朋友圈”越来越大,绵阳和四川,在世界面前展示更多创新实力、汇聚更多创新要素,蓄积更多创新动能。
      如今,党中央赋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打造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使命,即将开幕的第九届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也将为四川的创新发展按下新的“快进键”。
      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
      潮起,是四川创新发展的黄金时代。

    潮起:天府谋变
      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这是动力源之变、主战场之变
      最近,国家发展改革委的一份文件引人关注。
      在关于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认定的通知中,重庆市、四川省紧随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安徽省合肥市,被列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和区域科技创新中心”所在地。
      此前,成渝、西安、武汉、南京、济南、杭州等地,都提出在“十四五”期间争创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或者科技创新中心。
      有人猜测,这样的排位,是否意味着四川晋级中国科技最高定位的“天团”?
      事实上,关于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早已有“官宣”。去年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指出,要尊重客观规律,发挥比较优势,推进成渝地区统筹发展,促进产业、人口及各类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强化重庆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助推高质量发展。
      高定位的背后,是四川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服务国家自立自强,促进新时代四川高质量发展,“重仓”创新发展的大变局。
      6月15日,四川首次以省委全会形式,安排部署创新发展工作。省委书记、省长亲自担任会议文件起草组组长,谋划四川创新发展。
      会议决定深入推进创新驱动引领高质量发展。全省上下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和战略站位,坚持创新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更好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融入新发展格局,把创新驱动引领高质量发展作为一项长期而紧迫的重大任务来抓,推动新时代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
      这是驱动源之变,这是主战场之变。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四川要“抓两头”——一头抓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建设,一头抓产业技术创新和全社会创新创造,加快把创新资源优势转化为高质量发展优势。
      一周之后,省政府出台重磅文件“科创十条”,直面四川科技创新面临的基础研究薄弱、企业研发投入不足、高端人才紧缺等问题开出药方。
      创新发展,国之大者。各地快速转换主战场、坐标系,根据全省区域创新布局,各市州纷纷召开全会,进行再部署、再落实。
      成都市委全会提出,将科技创新摆在建设现代化城市新征程中的首要和核心位置。绵阳提出,依托国家科技创新先行示范区建设,支撑引领高质量发展。在川南重镇宜宾,市委全会通过了加快建成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科教副中心的决定……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定下的深入推进创新驱动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经略,正不断烧旺四川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前进之火。

    蓄能:自主谋强
      抓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建设,为服务国家战略需求作出更大贡献
      盛夏8月,甘孜稻城。在海拔4410米的海子山上,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中文简称“拉索”)正在接受专家组验收。今年底,拉索有望全阵列投入科学运行,人类离解密高能宇宙粒子加速机制更近一步。
      7月18日,成都武侯,转化医学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四川)临床研究核心基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转化医学综合楼正式启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表示,该综合楼投入运行后,将显著提升我国转化医学研究的自主创新能力。
        时针再往前,7月2日,成都温江。随着红绸缓缓揭开,四川“上新”两家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西南作物基因资源发掘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西南特色中药资源国家重点实验室。两者分别是四川在农业、中药两个领域的首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省科技厅厅长刘东不禁感慨,一次性落地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创了历史。
      6月初,天府兴隆湖实验室正式挂牌,这是创建国家实验室的“预备队”和服务国家科技自立自强的“先锋队”。
      5月,国家川藏铁路技术创新中心正式揭牌,标志着又一国家级技术创新中心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刚刚过去的夏天,四川科技创新发展频添注脚。“国字号”高能级创新平台频频落地,发展势头与天气一样火热。即将到来的第九届科博会,创新项目、创新科技、创新产业模式等轮番登台亮相,这个金秋,四川科技创新发展也将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省委提出,把创新平台建设作为一项牵引性工作,全力支持打造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集群,就是要着力建设国家战略科技力量重要承载区和创新要素汇聚地,为国家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作出积极贡献。
      拉索项目首席科学家、中科院高能所研究员曹臻感慨,拉索项目选址历时5年,最终落地稻城,离不开四川省各级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高能级创新平台的聚集,让越来越多的大国重器打上了“四川印记”。歼-20、翼龙、人造太阳、华龙一号、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等大国重器,为四川聚集了大量创新人才,锻造了配套工业体系,为创新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如今,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中国站在世界科技竞技场中央,四川为“国家队”真金白银的支持再加码。
      用地指标上,四川对天府实验室和省政府确定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全额保障。
      财政支持上,省级财政对天府实验室建设、运行给予定额补助;对省政府确定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按项目投资额的30%予以支持;对重组后进入国家队行列的重点实验室和工程研究中心给予1000万元资金支持;对获批国家产业(技术)创新中心的,按国家资金支持标准给予1:1配套资金……

    释能:产业谋进
      抓产业技术创新和全社会创新创造,促进产业链创新链深度融合
      8月31日,成都企业国光电气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这家从事真空及微波应用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开盘涨超160%。
      自2020年4月“成都先导”率先上市以来,科创板“四川军团”表现十分亮眼,已有12家四川企业陆续登陆科创板。
      不仅是科创板。据不完全统计,8月仅成都地区就有22家企业获得投融资,背后不乏腾讯投资、商汤科技、哔哩哔哩等。
      高新技术企业在资本市场活跃的背后,是四川科技创新的澎湃动能,更是四川高新技术企业梯度培育的成果。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把高新技术产业营业收入作为创新驱动的核心指标,纳入市州政府目标管理三级指标考核。
      三组数据看高新发展成效:今年上半年,我省规上工业领域高新技术产业实现营业收入8368亿元,同比增长25.5%;全省高新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 13977.46 亿元,同比增长28.09%;2020年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到8160家,比上年增长44%,是2015年的3倍。
      近年来,四川围绕“5+1”现代工业体系、“10+3”现代农业体系和“4+6”现代服务业体系发展需求,开展科技攻关,提高产业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到2025年,育成突破性新品种200个,开发新技术150项、新产品300个、新装备50台(套)……省科技厅和省农业农村厅联合出台《关于实施乡村振兴农业科技行动的意见》,明确了科技助力四川乡村振兴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在工业领域,四川的工程技术中心有305家,近80%依托企业建设。
      历经光伏产业十年跌宕起伏,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坚持走科技创新之路,在多晶硅的赛道上,从跟跑、并跑到领跑,形成了独立知识产权,从最初的无名小卒发展到目前全球产销第一。今年以来硅料价格一路走高,企业迎来发展的春天。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同样成效明显。在四川华丰5G+工业互联网智能智造试点生产线上,两部2000万像素的工业相机拍下产品细节,高清照片被传输到后台电脑,由电脑自动分析判断产品质量。机器质检取代人工质检,准确率提升至99%,一年可节省成本约3000万元。
      为鼓励和引导企业在重点产业领域积极开展创新研制,四川还出台重大技术装备“首台套首批次首版次”认定管理办法,政策力度前所未有,最高可获1000万元资金支持。

    竞浪:改革谋新
      科学的事科学办,用改革为创新驱动凝聚澎湃动力
      最近,西南交通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孵化中心主任刘安玲松了一口气——中心刚刚向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科技部提交了两个全面创新改革揭榜任务的实施方案。
      一个是探索把科技成果仅当作科技资源进行管理,不再作为国有无形资产管理。这样一来,职务科技成果转化中的国有资产流失的“高压红线”将被打破。
      另一个是通过构建跨高校院所中试研发平台,探索“先中试、后孵化”的模式;中试成功后,政府中试资金形成的知识产权通过作价入股成为科技型创业公司的国有股权。
      这是作为“科技小岗村”的西南交大,继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的另两项探索。
      西南交大率先探路,底气十足。在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的《决定》及配套的“科创十条”中有明确对上述两项改革的鼓励。
      省级财政安排专项资金支持一批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单位按市场化机制开展科技成果转化,赋予其项目选择权和资金使用权。省级财政安排8亿元,对中央在川和省内各类研发机构在川实施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给予支持,对省级中试研发平台和技术转移服务机构给予引导激励。
      改革还体现在多个方面,总体原则是“科学的事科学办”。
      化零为整。根据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部署,四川近期将出台涉农高校院所整合方案。
      先破后立。七部门联合出台科技成果评价改革试行措施,针对不同的分类,用不同评价标准来衡量标志性科研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
      先行先试。在自由探索类项目中启动科研项目经费“包干制”试点,扩大科研单位对科研经费的使用自主权。
      松绑解压。四川明确支持事业编制科研人员5年内保留人事关系,参与各类创新平台建设,期满后自主选择去留。允许科研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科研人员以“技术股+现金股”形式持有股权。
      “四川是科技大省,但要成为科技强省还需要努力。”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法学部主任李培林说,2020年四川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研发人员比重是2.83%,广东是3.76%,而江苏已达4.49%。
      如何引得“凤凰栖”?近两个月来,“天府峨眉计划”“天府青城计划”持续“扩容”,大力聚集高端紧缺人才。针对流失严重的博士后群体,四川设立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项目,每个项目给予40万元资助。
      良好的创新氛围还需要引入金融活水。去年10月底,四川启动天府科创贷。面向我省科技型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通过政府资金帮助企业增信、为银行分担风险的方式,联合银行、担保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发的免抵押、低利率债权融资产品。截至8月底,已累计放贷10亿元。
      良好的创新氛围还需要创新活动平台。轻触手机屏幕,展品细节呈现于眼前;智能逛展、预约合作,一键搞定……这是去年科博会上的一幕。为克服疫情影响,四川审时度势把科博会搬进了国内规模最大的智能“云展馆”,使其成为全国首个完全在云端呈现的国家级高科技展会。打造永不落幕的科技盛会,让科博会更具“科技范儿”。
      潮起奋进正当时。今年9月8日,第九届科博会将在中国(绵阳)科技城续写新的创新篇章,为驱动四川科技发展凝聚澎湃动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