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西门“稀烂街”连片改造

    30 个老旧院落焕新颜


  •   成都市金牛区升级建设的“西安路美食特色 街 区 ”全 长1100米,街头巷尾各景观已建成,不仅美食更多,而且店面更具特色、更加时尚,吸引着省内外游客前来打卡。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衡昌辉 摄

      在 邻 里会客厅喝茶的同时,还能享受茶艺师的绝技表演,既饱了眼福也饱了口福。   杨仕成 摄

      漫画家为西南街创作旅游地图,生动有趣。 杨仕成 摄

        

      夕阳斜照。8月15日傍晚,一走进成都金牛区“老西门”的西南街片区,浓浓的老成都味道扑面而来。
      这里被称为是成都“老西门”生活的“样板间”。今年4月,30个老旧院落经历连片改造后重新亮相,往日的“稀烂街”已见不到原来老旧院落脏乱差。记者通过和餐馆老板、居民聊天,了解到了许多颇具匠心的社区营造的“巧智慧”。□文舒婷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红霞

    A
    巧用地铁口开巷激活微型TOD
      在一环路“市井生活圈”边上,挨着地铁5号线抚琴站出口,有一个特殊而显眼的“门”——四堵古意十足的白色山墙,中间两墙上大写着“抚琴”二字,两墙间一条小巷,连着纵向的居民小区。
      从山墙口走进小巷,居民都叫它“文君巷”,是去年西南社区老旧院落连片改造时打开的,之前是一环路上的完整墙体,没有入口。文君巷也是开墙后形成的商业小巷,小巷两边排布着餐饮、百货、鲜花等40家商业铺面。依托地铁站引流,“文君巷”已成为抚琴街道打造社区商业“微型TOD”的代名词。
      抚琴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堃介绍,“这一片是过去成都老西门生活方式的代表,我们也想在这里呈现老成都的烟火气。”
      文君巷花店店主王老板是抚琴街道居民,他听说这里要开巷营业,就去西南社区居委会申请了铺面,没想到租金很便宜,位置也很好。今年4月,花店开张,生意不错。
      “文君巷有40个铺面,我们把它交给成都文旅集团经营管理,再从租金里抽取一定比例做社区基金。”王堃如是介绍他的“社区商业经”。在西南街社区,在保证有序、清洁的前提下,傍晚时会允许烧烤摊出街,按桌收取一定管理费,作为社区基金,用于社区公共管理。

    B
    院落改造从群众参与自治开始
      文君巷走到底,一条马路通向左右方各个院落,“双车道+自行车道”的老街标线清晰,两边是整修后古风典雅、川西风浓郁的院落,门楣上写着“杏苑”。
      西南街6号院居民王燕坐在院坝里乘凉。“我在这儿住了差不多30年了,改造前出门要骑自行车,至少走两个站,才能到一个方便购物的地方。以前,小区里电线电缆东拉一根西拉一根就好像蜘蛛网一样,自行车也没地方停,横七竖八的,整个院子很破旧的感觉。”回忆起以前的6号院,王燕边说边摇头。
      说起西南街的“社区史”,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何箭十分熟稔,他在这片土地上也生活了30余载。去年6月,金琴路社区并入西南街社区,何箭也由金琴社区党委书记成为西南街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在他眼中,这个“老西门”片区就是成都人安逸生活的代表——社区杏苑在上世纪80年代自发形成了一个鸟市,爱鸟人士常携爱鸟在此交流。同时,抚琴片区集聚了一批美食,尤以烧烤集中出名。
      从2019年起,抚琴街道抓住金牛区老旧院落改造的机会,对西南街社区90个老旧院落实施连片改造,率先启动南一巷、南二巷的30个院落,当年实施了15个院落改造。去年6月,抚琴街道决定对合并后“上新”的西南街社区15个院落继续推进改造,以使两年间实施的30个院落能够连接成片。
      改造前,王堃带领社区干部和院落骨干参观了成都已改造的优秀院落,在网上开视频党课,一一讲解院落改造的理念和思路。“我没想到的是,这堂党课有2.6万人观看,1.2万人点赞”,视频里的王堃侃侃而谈——
      在定位上,西南街社区保持“老西门”的烟火气,融入“一环路市井生活圈”,不拆不建,在现有基础上做精细设计,改风貌、整道路、规范街区院落,既保留原有生活本底,又提升环境质量,呈现“新市井”雅俗共赏的特征。
      在方式上,探索“项目资金投入+群众参与”机制,项目资金打造整体和院落环境,按每户每平方米5元标准,在改造所涉及的15个院落、近1100户居民中募集维修基金,建管、运维结合,为日后社区的公共物业提供保障资金。
      在空间打造上,设计多个公共场景空间,引进专业化运营机构,探索公共服务与市场运作协同并进。在营运过程中,也按比例提取社区基金,以壮大社区基金资金池。
      “这样的框架设计,思路清晰、办法可行,群众的意见很快就统一了。维修基金很快就收起来了,这在连物业费都没交过的老旧小区来说,可以说绝无仅有了。”何箭说。
      去年9月底,经过3个多月的推进,15个老旧院落、6条道路改造完成。过去,居民口中的“稀烂街”焕然一新,成为人人称赞的“西南街”。

    C
    生产生活兼顾社区生活生机勃勃
      顺着马路往里走,可以看到一个乒乓球场,许多人正在挥拍运动。
      “社区有上百位乒乓球爱好者,我们特意打造了这个乒乓角,成立乒乓球协会,把爱好者组织起来。”作为社区焕新的“设计者”,王堃和这里的居民很熟,边走边和打球的人打着招呼。
      过了乒乓球场,就是大名鼎鼎的鸟市——杏苑。8月16日下午,这里人头攒动。一个长廊上,数十个鸟笼或挂于树梢,或提在手中,或置于身旁,爱鸟人在热烈交流。
      过去,有人将院内空地视为己有,经营茶座牟利。经过激烈交涉,茶座经营回到了社区手里,为社区基金造福。这样的例子,还包括过去破旧的停车棚,改造成了社会展览馆。
      再往前走,右转进入一个露天坝子。中间有川西特有的大茶园,照壁舞台、竹桌竹椅。为了便于管理,也利于长久经营,茶园交给了成都市文旅集团打理。
      “过去,这里一到晚上6点就收了摊子,现在协商延迟到了晚上10点再收。”王堃把这里开发成了社区的公共会客厅,每周五晚放坝坝电影,已连放了近百场。社区居民还在这里拍摄和播放自己的微电影,把家长里短、邻里情深搬进屏幕,既丰富了社区生活,也使得邻里关系更加和谐。逢年过节,这里还搞起了“老西门棋牌大赛”“老西门摄影大赛”,沈伐等一众文化名家也曾到此义务演出和撰写春联。
      茶园旁边,是西南街社区改造的得意之笔——邻里生活馆。这座重新装修后的三层小楼,一楼是摄影空间,每座一茶10元钱,专业摄影师在这里教授居民手机拍照、小视频剪辑。二楼是社区美空间,由成都知名家装企业岚庭来经营,他们帮助居民进行老屋重装,将老房子完全焕新。三楼则是居民种植和展示观赏植物的大平台,既是社区学院的生活课堂,也是社区收入的又一来源。
      “我们引进岚庭进行社区美空间设计,这反而成了疫情中的一项新增业务,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00多万元。”王堃对这样的双赢局面感到高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