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宝成新西成

    成就江油的“钢”与“柔”



  •   高铁的开通,给绵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带来了更多人流,自2020年7月开园以来,该主题乐园的客流量和综合销售收入均位居方特集团全国29家主题乐园之首。江油市委宣传部供图

        

    飞驰秘诀
      江油市得名于“江水所由”,意思是“江水由此经过”,但塑造今日江油的,却是穿境而过的铁路,而且是两条。
      两条通车时间相隔近60年的铁路,并行穿越江油全境。一条是通行于1958年的宝成铁路,它赋予江油以“阳刚”,带来了原长城钢铁厂等“三线建设”项目,使得江油与攀枝花遥相呼应,成为川西北的“特钢之城”;另一条是通行于2017年的西成高速铁路,它将远方的项目、技术和人才引入这座老工业城市,滋养出新兴的电子信息、新能源、主题公园等“柔软”的新业态,于产业“老树”上开出“新花”。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祖明远 蒲南溪 钟帆

    “钢”的城
    高铁见证产业“灵活”转变

      宝成铁路上的火车速度没有变,是相邻的高铁让其显得慢了。
      16分钟15元。这是江油站到江油北站所需的时间和二等座票价。绵阳联重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翔偶尔会这样通勤,吸引他过来的是江油北站所在地厚坝镇的产业空间。
      因为宝成铁路途经该地,厚坝镇是原长城钢铁厂的二分厂所在地。走进废旧的厂址,苏式红砖厂房旁杂草丛生,但仍能从一条条驶进车间的铁轨一窥昔日的繁荣。而几百米外,呼啸而过的高铁提醒着人们——时代变了。
      确实如此。几乎在高铁开通同一时期,江油这座老工业城市的工业结构也悄然发生改变。“落后的钢铁产能逐步淘汰,传统重工业陆续完成优化升级。”江油市工信局产业股股长胡亚平介绍,“十三五”期间,江油淘汰了西南钢铁、三丰汽轮机等一批企业的落后设备,淘汰钢铁及相应落后产能30余万吨,取而代之的是以攀长特、六合特材为龙头的高端金属结构材料企业。
      “钢”的基础没变,但方向从过去的“厚重长大”转向了“轻薄短小”,特别是瞄准利润率更可观的产业链中上游。智能手机的井喷,让“江油造”模具颇受欢迎,成功进入了苹果、三星、华为等品牌的供应链。
      联重科技就是转型的范本之一,依托厚坝镇机械加工基础,开始为重卡生产配件,最近刚刚建设了二期工厂,计划拓展新产品,还打算邀请产业链合作伙伴一同来落户。“原来的旧厂房可以改造为新园区,足以再造一个厚坝镇工业。”镇干部邵小建说。
      在40分钟车程外的江油高新区,变化则更大。最吸引人的是一栋新建4层大楼,这里是孵化器加速器。
      高铁开通后,江油高新区将传统重工业的定位调整为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绿色食品医药。这栋孵化器加速器大楼,就是为吸引入驻的电子信息产业初创企业而建,不仅提供标准厂房,还包括科技服务、金融服务等。“可以灵活租赁,主要是解决初创企业的生产加工难题,帮企业实现成果转化。”江油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尹学勇说,智能厂房下个月投用,可以容纳50家企业入驻。
      对于企业入驻,江油高新区充满信心:西成高铁开通后,江油的区位优势得到提升,很多企业将研发团队放在成都,制造基地则放在距成都1小时高铁车程的江油。
      四川皇龙智能破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研究院院长谢军介绍,他新组建的研发团队就在成都,而平时大家都会坐动车来制造基地对接工作。高铁开通后,来该厂参观的客商增加了一倍多,很多北京客户会选择搭乘高铁返回。
      变化有数据佐证,2020年,江油市“两新”产业占比工业总产值从2015年的25.5%上升到30.6%。

    “柔”的城
    “第三双鞋”让文旅服务更精准细致

      采访组刚落脚江油,在酒店房间发现,标准间客房内,除了标配两双成人拖鞋,还有“第三双鞋”——小一圈儿的粉红边儿童拖鞋,卫生间也多出一套卡通儿童牙刷。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距离江油站12公里处的绵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找到了答案。
      虽然是工作日,但乐园早晨9点开园时,入口处已排起长队,队伍里刚放暑假的少年儿童居多,身边一般都跟着一到两位成年人。酒店的“第三双鞋”就是为这些小朋友准备的。
      自2020年7月开园以来,绵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的客流量和综合销售收入均居方特集团全国29家主题乐园之首。
      绵阳方特东方神画营销总监陈湛道出原因:“根据入园用户数据分析,31-40岁的游客占比55%,青少年、老年客群占比也不低,这说明客源主要是合家欢型。”
      不少人认为,方特在选址时就已成功了一半。
      因为西成高铁、京昆高速在此汇聚,当时正在规划中的九绵高速也在这里预留了口子。“从某种意义上讲,选址江油近可以辐射成都平原城市群,远可以拓展至西安和重庆。”江油市文广旅局副局长许家祥说。
      老工业城市要转型升级,文旅产业无疑是方向之一。从标准化的工业流水线,到口味各异的游客个性化需求,刚柔之间,还需要厚植服务氛围。
      高标准建设A级旅游厕所,新建改建旅游厕所56座,实现旅游线路30分钟车程内有一座旅游公厕,特别是在绵江路江油段不到25分钟的车程,就有3座旅游公厕。“码上江游”旅游服务小程序上线,不仅可以订门票、酒店,还能购买江油肥肠等特产、李白邀月灯等文创产品……
      为什么江油文旅服务愈加细致入微?“来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西成高铁开通后,从成都、重庆、西安来的游客数量呈井喷之势。”许家祥说,自2017年底西成高铁全线贯通,1小时到成都、2小时到重庆、3小时到西安,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江油接待游客连续保持20多个百分点的高增长率。2020年受疫情影响,江油市游客接待总人次仅较上年同期下降8.6%,降幅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这就需要以更柔性精准的服务,让游客留得下来、玩得开心。”

    小镇故事
    昔日“空心村”想建“民宿村”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钟帆祖明远蒲南溪
      “现在到底有多少户愿意来加入项目?周边停车场又咋个打造?……”7月19日,普照村村委会周一例会上,村党支部书记汪廷全又和大家讨论到了建“民宿村”的话题。
      普照村是江油市南部近郊太平镇的一个村庄,距绵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仅1公里,步行10分钟即可到达。同时,村庄到江油境内的两座高铁站也均在15分钟车程范围内。
      大约在7年前,得知成绵乐城际铁路将在江油设置站点,汪廷全与友人合资,在江油站附近开了他人生中第一家宾馆,“打车10分钟就到江油站,到现在生意都还可以。”
      在高铁开通前,由于大部分村民已在城里置业,普照村几乎80%的村民常年在外。近年来,回村发展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来了不少外地客,“全村流动人口800人左右,好多都是整栋整栋地租房子,开餐厅、超市、酒厂、豆腐加工坊的都有。”汪廷全说。
      在汪廷全眼里,高铁仿佛为村子发展装上了一台“加速器”。尤其是去年夏天,附近的绵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乐园正式开园,旅游热度节节攀升,村里越来越多的人吃上了“旅游饭”,“今年春节到现在,仅到我这里申请办理营业执照的就有30多个。”
      如何让全村一起搭上这班旅游“高铁”,汪廷全萌生了打造民宿村的想法,并多次组织村里的党员干部外出考察。
      截至目前,普照村已先后接洽过3家从成都、重庆来的投资企业,“他们说在做设计方案,我们也在观望。”而汪廷全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他希望以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方式来打造民宿村,“村民以房子和现金入股都可以,统一打造、管理、分红。”
      飞驰的高铁无疑是吸引特色旅游IP落户的一大重要因素,主题乐园带来的商机,又成为改变村庄发展方向的“导火索”。环环相扣,一个由高铁带来的“景点+民宿”旅游模式正在江油萌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