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区小细胞让城市幸福升温——

    “幸福样本”就在街头巷尾


  • “春熙孃孃”在进行政策宣传。 总府路社区供图

    “张阿姨家的城市会客厅”。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吴亚飞摄

        

    读城
      “陈孃好!”7月20日清晨7点,成都春熙路上,74岁的陈朝珍踏上每日固定的巡查线路,从春熙路派出所到东风大桥,沿途,商贩、警察、环卫工人都认识她。
      两个小时后,陈朝珍回到总府路社区报到,作为“春熙孃孃”巾帼志愿者服务队队长的她,开始安排今天的工作。
      红袖章、蓝外套……到过春熙路的市民、游客,大多会对这群平均年龄70岁的“春熙孃孃”印象深刻。成都的一首社区之歌,唱出了她们的心声,“社区是我家,连着你我他;关门是小家,开门是大家。”
      成都市域面积1.43万平方公里,有村(社区)3039个,管理服务人口2233万,既面临城市跃升的重大机遇,也面临转型发展的治理难题。
      成都从城市最小细胞“社区”入手,创新基层治理机制,将宏观战略落实到微观单元。2017年起,成都构建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体制机制,探索具有成都特色的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新路。
      今年,成都提出要建设人民城市的幸福样本,人民城市什么样?幸福样本如何建?让我们从街头巷尾、街道社区来寻找答案。□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吴亚飞

    一条主线
    党建引领贯穿社区发展治理始终
      曾经,一首《成都》一夜间唱响了成都,也唱红了成都玉林。
      鲜为人知的是,诞生于1985年的玉林北路社区,曾因老旧乱,常接到投诉,部分区域成为周边居民绕行的“孤岛”。
      对此,社区党委召集居民、物业、社会组织、驻区单位等,开展“爱转角”等改造项目,沿街商铺重新打造招商,居民涂鸦美化墙面。
      家园更美、人心更齐,社区成为玉林街道上“网红打卡地”,居民也直言“幸福感满满”。
      玉林北路社区的“变脸”,起主要作用的是社区党委。单个社区需要“引领者”,整个城市治理更是如此。
      2017年,成都创全国先河,在市、县两级党委层面成立专门机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作为关键统筹部门,把分散在组织、政法、民政等33个部门的基层治理资源力量整合起来。
      总结具体实践,成都有关键“五招”——
      构建党委统揽的组织领导体系。成都在市县两级党委序列,独立设置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由同级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兼任主任,统筹基层党建和基层治理,实行“月调度、季督导、半年拉练”。
      以完备政策制度体系作支撑。出台“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30条”纲领性文件,6个重点领域改革文件和细则,颁布全国首部社区发展治理促进条例等。
      规划建设上,注重发展和治理的良性互动。以产城融合理念推动空间重塑,编制全国首部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总体规划;以生活城市导向推动立品优城,实施老旧城区改造、整治背街小巷、建设国际化社区等;发动社会各界共同营造社区场景,利用城市“金角银边”打造社区美空间、运动角等特色场景3000余个。
      服务供给瞄准精准化、精细化。全市系统打造了200多个社区综合体、3000余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2300多个居民小区党群服务站,构建起三级服务载体,让群众在家门口享实惠。
      不断构建完善基层动员体系。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成都调动了49万名社区力量,仅用11天,完成全市社区三轮全覆盖排查,赢得疫情防控先机。

    多方合力
    让社区成为安居乐业的家园
      让锦江区总府路社区党委书记唐梅印象深刻的,是“春熙孃孃”在疫情防控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春熙孃孃’在各自院落生活时间长,群众威信高,说话有人听。”唐梅说,他们以老大姐、老街坊的口吻温情引导、维护秩序,起到很好的效果。
      从去年至今,在“春熙孃孃”的带动下,社区党员、居民群众、商家代表纷纷加入,这支志愿服务队规模从8人扩大到100多人。
      有着百年历史的春熙路,传承着成都独特的文化气质,春熙商圈日均客流达100多万人次。辖区志愿服务力量的加入,不仅让市民游客放心,更让人感受到成都人的真诚与热情。
      党建引领,并不意味着大包大揽。基层治理的成效,从城市到乡村,群众是参与者、见证人,更是答题人。
      在天府新区兴隆湖社区,“90后”罗桑仁青从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毕业后,到社区担任第一书记,他带领社区团队创新工作方法,不仅取得项目招引的突破,还建立了“两新”组织党支部13个。
      在锦江区沙河街道,汇泉路社区打造了6000余平方米的“全能”社区综合体,不仅便利了辖区群众,还引来成都瑞智国创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在此落户,已成功孵化出5家公司。
      成都高新区盛华社区,一群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肤色、说着不同语言的外籍志愿者组成“外籍帮帮队”,成为成都首支实名认证、持证“上岗”的外籍志愿者队伍。
      以事聚人、聚人成事。全市3000多个城乡社区,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微生态。社区点滴变化汇聚,凝聚起重塑城市风貌气质的力量。
      近年来,除了经济指标类的“硬”榜单,幸福、宜居、生活等“软实力”有着越来越高的关注度。成都作为管理服务人口超过2200万、中心城区人口达1100万的城市,不单纯以发展速度论英雄,更注重以宜居品质和人文尺度论成败。截至去年底,在“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这张榜单上,成都已实现12连冠。
      今年,成都全市统筹实施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以此作为“十四五”的主线,从人本视角,民生维度,把每个成都人的生活、事业密密织入城市发展的大图景中。“成都市幸福办”这样一个特色化的机构设置,也落在了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
      生活城市、人民城市的气质,在成都越来越浓郁。


    故事
    走进张阿姨家的“城市会客厅”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吴亚飞
      7月20日,三三两两的行人沿着成都星辉中滨河路“爱情巷”漫步,一边是静静流淌的锦江,一边是红白相间的楼房。
      一户敞开大门的院落引来路人张望:门外的招牌上写着——“张阿姨家的城市会客厅”。院内,阳光洒满造型各异的盆栽,几尾红色锦鲤在小池塘里来回游动,满院是草木芬芳。
      “这是我自家的院子,欢迎大家进来坐一坐、看一看。”主人张阿姨热情地招呼。
      2020年9月起,她家“开门迎客”。张阿姨说,希望大家停下脚步,体验地道的成都人家生活。
      星辉中滨河路6号院是有着20多年楼龄的老院落,57岁的张绍莲是这里的老居民。2019年,该院落改造提升工程启动,加装电梯、拆墙透绿……像张阿姨这样的底楼住户,因光线受阻、噪音增加等原因,原本是很不情愿的。
      在街道社区党委引导下,院落成立了自治管理小组,业主、物业、社区代表齐聚,开了10多次协调会,尽可能平衡多方利益诉求。
      底楼住户的担忧得到妥善处理,电梯遮挡了他们的大门和采光,社区便协调在临街侧开“后门”。一推开“后门”,入眼便是公园城市的秀美风光。
      随着改造推进,老院落穿新衣、老街区换新颜,引来民宿、咖啡等商业入驻,老街从“脏乱”的小巷变身新晋“网红打卡地”。
      “政府投资打造院墙外的大环境,我们自己也要打造院墙内的小环境。”张阿姨说。打开自家院子,一杯清茶、一席谈天,张阿姨结交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让原本寂寥的退休生活充满色彩。
      “‘小家客厅’变‘大家客厅’,张阿姨一家收获了幸福,也撬动共建共享共治的良性循环。”金牛区驷马桥街道党工委委员杨芳表示,这是独具特色的“城市会客厅”。不光是张阿姨家的共享空间,在星辉中滨河路改造过程中,结合“两拆一增”工作,拆除违建200余平方米,打通横街里巷2条,新建透视景观围墙240米。改造过程中,该项目鼓励居民参与,同时布设个性化外摆区域,智慧化打造安防措施,居民的幸福感也随之提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