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勘察设计工程师杨昌凤:我设计的高速路 翻山越岭上高原

  •     


    数据点击
      截至2020年底,全省公路里程超过39万公里,居全国第一位,高速公路运营里程突破8100公里,居全国第三位;全省铁路运营和在建里程超过6600公里,运营里程突破5300公里,进出川通道铁路达11条,其中,高速铁路运营里程约1260公里;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5000万人次,居全国第四位、全球前三十强。目前,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已通航,成都成为中国大陆第三个拥有两座国际机场的城市。
    数据解读
      新中国成立前,四川公路少之又少,铁路、民用机场更是没有。现在,四川公路纵横交错、经编纬织,干支结合、四通八达的公路网络基本形成,连通全省各市、县、镇、村。铁路不断提速,从普速铁路到高速铁路、从出川单通道到出川多通道,“蜀道难”变“蜀道通”,正加速向“蜀道畅”转变。
      航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立足四川、链接全球,国际航线网络遍及五大洲,正加速构建“一带一路”空中走廊。

    □小康见证人 杨昌凤(51岁,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我是四川人,大巴山区的。小时候,路不多、车也少,大家出门都是“甩火腿”(“走路”的意思)。上世纪70年代,从我家所在的石城乡到当时的巴中县修了一条机耕道,通车时人山人海,大家都来看稀奇。那时路少,县城就是我认为能到的最远地方。考高中那年,需要到县上统一考试,我们第一次坐班车,一车同学都兴奋得不得了。
      考上大学后,在南京读书,从家乡去上学,要走4天:第一天早上,坐乡上唯一的一趟班车到巴中县,在县城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又坐七八个小时班车,到广元赶火车,30多个小时后,才能到南京。因为路上太折腾,加上不好买票,有两年寒假我没回家,在学校过春节。
      大学我学的公路与城市道路专业,1994年毕业后,到了现在的设计研究院,做公路勘察设计。那时,成渝高速已在建,这是西南地区的首条高速公路。随后,成雅、成绵等高速公路项目相继启动,我参与其中,做路基、桥梁等分项设计。1998年,成都绕城高速开始建设,我首次任项目设计负责人。这些年来,我主持参与了西攀、泸州绕城、雅西、映汶、乐自、成都“三绕”、成绵扩容等高速公路项目,映卧路、国道213线映汶段、国道351线飞仙关至夹金山等国省干道灾后重建项目,各种等级公路项目,加起来里程数超过5000公里,切身感受了四川公路飞速发展。
      山多山陡山高是四川修路最大的难点,这些年我们不断攻克技术难题,为多修路、修好路扫清障碍。修建第一批高速公路时,勘察手段简陋,耗时长,受气候影响大,有雾就无法施工;现在,应用无人机、激光雷达、BIM等各种先进技术和手段,勘察设计进度快了很多。
      以前,在平原修高速公路,膨胀土处理、软基处理、灌溉渠系设置等,是需要重点解决的难题。后来,我们逐步解决了复杂地质地形条件所带来的技术难题,高速公路从盆地延伸到山区、高原。现在,我们着力绿色环保、智慧交通及多灾环境公路韧性等设计,以后更“聪明”、更安全、更韧性的道路将越来越多。
      几年前,我们几个高中同学约着,准备沿着以前的老路重走上学路。结果,老路早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平直、宽阔的柏油路。这些年,每次回家乡,都能感受到巨变:以前从家乡到成都要坐一两天车,现在走高速公路,3小时就到;以前出远门要到广元赶火车,现在巴中也有火车站、有机场,最快两个多小时就到北京、上海、广州;以前从乡镇到县上只有一条马路,现在水泥路通村到组,客运班车趟次多、选择也多。(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眉灵 整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