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开放 四川从内陆走向高地和前沿


  • 泸州港能级不断提升,已发展成为四川第一大港、中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之一、国家临时开放水运口岸。四川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供图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何海洋摄

    “成都泰国风情周”活动现场。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吴亚飞摄

    2017年3月,四川自贸试验区正式批复设立。 成都市商务局供图

    中国-欧洲中心,不断提升四川对欧合作能级。 成都高新区供图

        

      今天的四川,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拥抱世界。“神鸟驮日”展翅高飞,“双机场”一举提升四川在全国对外开放大局中的战略地位;尼泊尔驻成都总领事馆等陆续开馆,外国获批在蓉设立领事机构的总数位列内地第三,国际化水平不断攀升;疫情阴霾下,四川外贸增速居全国第二,屡创历史新高,经济外向度逆势高位求进……
      每一次突破,都是一次巨大的进步。每一次进步,都在不断积蓄四川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澎湃动力。

    “双机场”时代来临四川与世界的距离更近
      6月27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正式投运,意味着成都“一市两场”的时代正式到来。成都,也由此成为继上海、北京之后,我国第三个拥有两座国际机场的城市。
      “神鸟驮日”振翅高飞,多个“最”令人瞩目:规划飞行区等级为4F级,是国际最高等级的机场,可以起降任何型号飞机;是国家“十三五”期间规划建设的最大民用运输枢纽机场,也是四川历年来投资最大的单体项目。
      站在航站区前,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设计总负责人、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邱小勇感触颇深:“天府机场是全球唯一一座在三年半的时间内建成两座航站楼的机场。国外如果要修这么大型的机场,没二十年基本上拿不下来,我们只用了三年半,这就是中国速度。”
      三年半,这是中国速度,更是四川追求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迫切需求。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用一句话来概括迫切性:“四川不靠海、不沿边,长期以来都面临着内陆地区该如何与世界对话的问题,从交通上入手,航空是最优解。”
      距离新机场几十公里外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已是全球最繁忙的十大机场之一。2020年,该机场总客运航班数、起降架次量均居全球第八。已在该机场工作16年的双流机场海关旅检总控科科长杨洋说,近5年来,机场以平均每年近9条的速度新开国际航线,目前已达到国际及地区航线131条。
      一条条航线,拉近了四川与世界的距离,一条条“空中廊道”不断打破盆地桎梏,让四川与大千世界的交流往来变得越来越密切。
      四川对开放的追求,与日俱增。从双流机场的满负荷运转,到如今天府机场投入运营,“双机场”时代无疑将加快构建四川融入全球经济的快速通道,进一步奠定四川在全国对外开放和经济版图中的战略地位,为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勾画崭新格局。

    外国领事机构接踵入川“领馆第三城”崛起
      2021年5月24日,尼泊尔驻成都总领事馆正式开馆。至此,外国获批在川设立领事机构已达20家,位列全国第三。在此一个月前,西班牙驻华大使德斯卡亚一行来川访问。德斯卡亚公开表示,西班牙驻成都总领事馆将很快开馆。这也将是西班牙在中国内地设立的第三家领事机构。
      自2013年以来,外国领事机构以每年1到2家的速度接踵入川,“领馆第三城”持续扩容、速度不减。外国领事机构为何对四川青睐有加?
      多次访川仍感到惊喜不断的德斯卡亚表示:“近年来中国西部地区发展迅速,尤其是四川展现出十足的经济活力,开放程度不断加深,为双方未来合作带来无限可能。”在其看来,西班牙驻成都总领事馆开馆,将加速推动两地在科技、教育、经贸、旅游等领域的深度合作。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对对外开放工作的高度重视,也坚定了这些国家来蓉设领事馆的信心。2013年5月,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合作的意见》;2014年6月,省委又出台推进对外开放八条举措;2021年2月,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建设内陆开放战略高地的意见》……“扩大开放是四川推进‘两个跨越’的必由之路”“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等一系列开放发展理念的提出,塑造出一个更加开放、更具活力的四川。
      而随着领事馆数量的增加,驻川领事机构在促进高层互访、经贸合作、文化交流、人员往来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不断彰显,“领馆第三城”效应进一步放大——多国政要率领高访团密集访川;中法生态园、中韩创新创业园等国家级国际合作平台相继落户四川,加快建设;捷克在川设领事馆一年后,成都正式开通至布拉格的定期直航航班;“成都泰国风情周”活动自2005年泰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设立以来持续举办,已成为成都与泰国综合性交流合作的品牌项目……

    四川自贸试验区“腾飞”世界500强企业纷至沓来
      得益于四川自贸试验区天府新区片区高新区块创新推出的“自贸通”综合金融服务,最近,成都五牛科技有限公司在一笔500万元的贷款中,节省了近20万元的利息及担保费。自2018年7月这项以“融资、降费、服务”为核心、向中小微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的创新模式面市以来,截至2020年12月末,已累计为29家中小外贸企业发放“自贸贷”2.2亿元。
      像“自贸通”这样的制度创新案例,过去4年来,在四川自贸试验区的“试验田”里不断涌现。
      2017年3月,四川自贸试验区正式批复设立。按照建设目标,在划定的119.99平方公里范围内,四川自贸试验区要在打造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过去4年来,四川自贸试验区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聚焦制度创新,中央赋予的159项改革试验任务实施率超99%,三批146项省级管理权限同步下放到片区及协同改革先行区,制度创新实现“三连跳”;聚焦差异化试验,整合“临空、临铁、临水”三临叠加优势,加快构建起海陆空高效闭环的对外战略通道;聚焦协作联动,携手重庆共建川渝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开放示范区,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内陆特殊经济功能区;聚焦更高水平开放,综保区实现自贸片区全覆盖,开放平台和开放型经济实现重大突破……
      短短4年间,四川自贸试验区已累计新设企业14万家、注册资本超过1.5万亿元,新增外商投资企业1349家。这片“试验田”以不足全省1/4000的面积,贡献了全省1/4的外商投资企业、1/10的进出口额、1/10的新设企业,主要指标位居第三批自贸试验区前列。
      四川对外开放的水平不断提升。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在川落户世界500强企业已增至364家,2019、2020连续两年外商直接投资规模保持全国第九、中西部第一。

    中国-欧洲中心成为中欧交往合作新旗舰
      成都南边,一座高达192米的“人”字形建筑,屹立在城市中轴线上。这栋由芬兰萨米宁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北欧风情超高塔楼,被冠以“中国-欧洲中心”之名启用。白天,大楼像一面镜子,与天空白云映成一片;夜幕降临,璀璨灯光亮起,赋予这栋建筑新的魅力。
      2021年6月2日,来自拜耳、西门子、渣打银行、迪卡侬等20余家欧资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走进这座大厦进行参观与对话。在经贸考察交流中,不少企业纷纷表达出深化蓉欧合作、共创经贸繁荣的共同愿望。
      是什么让眼光挑剔的外企代表们纷纷点头?“创新不只在建筑本身。”中国-欧洲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国家级经贸文化交流平台,这栋大楼的商务办公区域被欧盟所使用,真正成为中欧交往合作的前沿窗口。在这栋建筑里,不仅有欧洲商品贸易展示交易中心、中欧技术交易中心、欧洲中小企业孵化中心、欧洲企业总部基地中心、欧洲国家经济发展促进机构办事中心、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等,还配套了剧院、酒店等设施,让企业和机构能够“拎包入驻”。
      齐备的功能、完善的设施,让法国蒙彼利埃地中海大区驻中国代表深切感受到了中欧经贸往来的便利性。“通过取道波兰罗兹的中欧班列,法国南部的葡萄酒十余天就能运抵成都,而波兰罗兹省的代表处就设在这栋楼里,入驻以来随时随地串个门儿就能谈妥工作。”
      德国巴伐利亚州也把在成都的代表处设在了同一栋大楼,与蒙彼利埃地中海大区驻中国代表处成为“邻居”。“在中国-欧洲中心,欧洲人不仅可以和中国人做生意,也可以找到欧洲的合作伙伴。”上述法国蒙彼利埃地中海大区驻中国代表说。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欧洲中心已有德国巴伐利亚州成都代表处、挪威Opera中国区总部、法国Sigfox物联网公司等170余家国际知名机构和企业入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