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搏急流 勇闯改革“深水区”


  • 2021年1月13日,采用西南交通大学原创技术的世界首台高温超导高速磁浮工程化样车及真车试验线在交大校园正式启用。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华小峰摄

    战旗村的郫县豆瓣博物馆。

    西南交通大学陈列的中国第一份职务科技成果分割确权协议书。

    蜀道集团揭牌仪式。

    第八届科博会主会场。

        

      国之大者、省之大计。推动创新发展,是大势所趋、使命所系、实践所需。抓住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打通关节、疏通堵点、激活全盘,从历史走向未来,四川正不断推出具有原创性、激发原动力的改革,为推动新时代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发挥改革突破和先导作用。
      从“中国第一乡”,到“科技小岗村”,从新中国第一个生产资料广告,到兴隆湖畔的天府实验室,本版聚焦4个“四川第一”,回顾在创新发展的赛道上,四川直面改革热点、勇闯改革“深水区”的故事。

    “战旗”飘飘
    敲响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挂牌拍卖的第一槌
      又逢节假日,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乡村十八坊”再次迎来大批游客——郫县豆瓣、蜀绣、唐昌布鞋……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让人流连忘返。
      这是电影《战旗飘飘》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这个全国首部乡村振兴题材电影,其原型正是战旗村。
      2015年9月,战旗村拿出一宗面积为13.447亩的土地,在全川敲响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挂牌拍卖的第一槌。这块地,被用于开发建成独具川西民居风格的“第五季香境”旅游商业街区,此后,“乡村十八坊”“满江红豆瓣初加工”“乡村振兴人才培训学院”等项目陆续推出。
      两年之后,战旗村集体资产达到4600万元,成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的一个标杆。
      这种“敢为人先”的改革精神,并不陌生。从广汉向阳公社在全国第一个摘掉人民公社牌子成为向阳乡,到四川省“百镇建设试点行动”的首批工业型试点镇;从家家户户生活窘迫,到自建小洋楼;从工业强镇到城乡一体协同并进,再到融入成德同城化发展……而今,向阳又开启了全域开发的新征程。
      从向阳出发,关于农村、关于土地,四川的改革创新步伐从未停歇。
      在国家博物馆,收藏了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现石羊镇鹤鸣社区)村民余跃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书编号“510111”,这是中国第一张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2004年2月,成都市委、成都市政府出台了《关于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意见》,提出了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指导思想、总体要求、主要任务和奋斗目标。这标志着成都统筹城乡发展实践全面展开。
      随后,成都市陆续发布50多个配套文件,涉及城乡规划、户籍制度等多个方面。随着各项政策的逐步落实,成都在构建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新格局、推动发展方式根本转变上取得了重要进展,走在了全国前列。

    “科技小岗村”
    第一个职务科技成果
    权属混改试点
      今年年初,我国自主研发设计、制造的世界首台高温超导高速磁浮工程化样车及真车试验线正式启用,西南交大党委书记王顺洪为样车和试验线剪彩。近年来,他见证的历史性时刻不少,但5年前的那次最难忘。
      5年前,西南交大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拉开帷幕,着手解决科研人员不愿转、各级管理干部不敢转、没有成熟成果不会转的问题,被喻为“科技小岗村”。
      2015年9月,四川被确定为全国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之一。2015年10月,西南交通大学正式向省委省政府建议将“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试验纳入全创改革项目。2015年11月,省委十届七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面创新改革驱动转型发展的决定》,明确指出开展“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试点。
      2016年1月,《西南交通大学专利管理规定》正式出台,开启“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校级改革试验。当中明确,职务科技成果权属上,变“纯国有”为“国家和教授混合所有”,让教授拿大头。顺序上,变“先分粮再分地”为“先分地再分粮”,一举调动了教授们的积极性。
      这项规定印发3天内,“磁浮二代”项目就完成了分割确权,一年内完成了工程样车的设计、制造、调试、下线。改革启动的当年,全校有超过120项专利获得确权,成立了7家高科技公司。改革迅速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
      2017年到2018年,改革冲击波在四川持续扩散。四川先后确立了45家改革试点单位。中央在川单位、省属高等院校、医疗卫生机构、科技型企业纷纷入选。据省科技厅提供的数据,目前,省级45家试点单位已完成分割确权634项,作价入股创办企业100余家,带动企业投资近70亿元。
      随着改革“破题”,一项项诞生在高校院所里的科技成果加速从实验室走向生产线。

    改革试验田
    40多年国企改革四川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5月28日,备受关注的蜀道集团正式揭牌,一个全新的省属国企诞生。整合两家总资产近万亿元企业,蜀道集团被寄予厚望。
      “敢为天下先”,在40多年的国企改革进程中,四川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成为我国国企改革的重要策源地和试验田。
      1978年10月,四川在全国率先进行国企改革试点。宁江机床厂入选四川首批6家国营企业放权改革试点,次年6月25日,宁江机床厂破天荒在《人民日报》上刊登新中国第一条生产资料广告,让当时定义为生产资料的机床产品直接面向市场销售。
      5000多元的广告费换来了巨大经济效益。广告刊发后,宁江机床厂一个月内就收到700台机床订货单。此后数年,订单和产量逐年增长。
      宁江机床厂改进企业经营体制的成功实践,为国企改革树立了示范。1980年6月,国营企业放权改革试点企业增加到6600多家,约占全国预算内工业企业总数的16%、产值的60%、利润的70%。
      1980年,我国第一家经地方政府批准成立的股份合作公司——四川蜀都股份公司成立,标志着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全面展开。1981年,四川省国有工商企业普遍推行以盈亏包干为主要内容的经营责任制;1986年,开始大力在集体企业中试行股份制度,创造了著名的宜宾、营山经验;1991年,对四川峨眉山盐化工业等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企业进行规范化试点。
      从1993年开始,随着非公有制经济的迅速发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颁布,四川的国企改革进入了一个新阶段。1995年,沱牌等5户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2001年,国有资本开始从一般竞争性领域有序退出;2004年,四川省国资委成立,国企改革再深入。

    “一号工程”
    20条创新改革经验
    在全国推广
      6月7日,成都兴隆湖畔,西部(成都)科学城、天府实验室正式揭牌。天府实验室作为补齐四川创新短板,提升在全国创新版图中战略位势的重大举措,从去年到今年,一直是四川科技圈的“顶流”话题。
      一周之后,在热烈的掌声中,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四川省委关于深入推进创新驱动引领高质量发展的决定》,“高水平组建天府实验室”被重点提及。
      这是四川省深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踏出的又一里程碑式的节拍。
      2015年8月,四川省被确定为国家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同年11月,省委十届七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面创新改革驱动转型发展的决定》;2016年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四川省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
      作为全国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之一,四川把全面创新改革作为“十三五”发展的“一号工程”。
      活力由此迸发:聚焦“一个核心主题”,即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发力“两个重要目标”,即发展目标和改革目标,其中改革目标是到2018年基本形成有利于创新驱动发展的企业技术创新、开放合作创新、科技金融创新、治理能力创新的体制机制;深耕“三个重点区域”,即把成德绵作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核心区域;聚力“三十条先行先试举措”,即国家授权我省在军民融合科技生产体系、科技成果转化机制等方面,开展30项先行先试改革举措。
      “三年试验突破,五年基本转型”,到“十三五”末,国务院授权的30项先行先试改革任务总体完成,探索形成3批56条经验,其中20条在全国推广。
      本版撰稿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彧希
      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资料图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