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宏图 这些“第一”诞生在四川



  • 宝成铁路老照片。

    二滩水电站。

    2013年9月16日,稻城亚丁机场投运。

    航拍雅康高速上的兴康特大桥。

        

      清晨,一列中欧班列从成都市青白江区驶出,向北出川,穿蜀山越秦岭,将“四川造”带到欧洲、带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群山环绕的四川西部,小轿车、货车沿着通达的公路进入山区;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一架架飞机,降落于川西高原;绕大山奔腾的雅砻江、金沙江、大渡河沿线,座座梯级水电站输送出源源不断的电力能源……
      这是2021年6月某一天,发生在巴蜀大地上的日常片段。这些“日常”,构成了四川跨越发展的宏图画卷;这些“日常”的形成,是岁月的沉淀、长远的眼光谋划和时代的建造。本版以4个工程“第一”,记录四川突破盆地桎梏、奋勇攀登高峰的逐梦之路。

    宝成铁路
    新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
    【工程名片】
      宝成铁路跨陕西、甘肃、四川3省19个县(区、市),全长668.2公里,于1958年正式运营,是新中国第一条工程艰巨的铁路,也是沟通中国西北与西南的第一条铁路干线。它的建成,改变了“蜀道难”的局面,为西南地区经济建设发展创造了重要条件。1975年,宝成铁路全线完成电气化改造,成为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

    【探访】
      6月12日,成都青白江,随着一声长笛,一列中欧班列(成渝)从城厢站驶出,往北而去。
      从成都出发,沿德阳、绵阳、广元北上,跨剑门山、巴山,越秦岭出川……一路上,宝成铁路沿线群山环绕,峰峦叠嶂,桥隧相连,极为壮观,也让人感受到,60多年前建成这样一条铁路有多么不易。
      1952年,宝成铁路建设上马。当时,正值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为了建设宝成铁路,动用了全国新建铁路一半左右的劳动力,以及五分之四的机械筑路力量。数十万铁路前辈坚守一线、舍身忘我,在山区间凿出了一条“铁路蜀道”,新中国第一条工程艰巨的铁路由此诞生。
      初期,宝成铁路相继采用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牵引。1975年7月1日,宝成铁路全线完成电气化改造,成为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改造后,宝成铁路年输送能力倍增,加速了“川货出川”的步伐。至1985年,1/3以上进出川物资通过宝成铁路运输。
      2017年,时速250公里的西成高铁开通运营,成为华北地区与西南地区之间的客运高铁大通道。客货分离后,宝成铁路的货运能力得到释放。
      来自青白江国际铁路港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20年,成都开出的国际班列累计开行量突破1万列;目前,成都已搭建起7条国际铁路通道、基本形成5条国际铁海联运通道,与境外58个城市互联互通。从成都始发的中欧班列,有九成以上通过宝成铁路出川,源源不断地将“四川造”货物运往欧洲。从“川货出川”到“川货出国”,半个多世纪来,四川依托宝成铁路,打造出了一条畅全国、通全球的“金链条”。

    二滩水电站

    上世纪国内最大水电站
    【工程名片】
      二滩水电站位于攀枝花市,系雅砻江水电基地梯级开发的第一个水电站。水电站最大坝高240米,装机总容量330万千瓦,投资103亿元。1991年9月开工,2000年完工,是我国20世纪建成投产的最大水电站。

    【探访】
      6月5日24时,二滩水电站安全生产长周期记录突破5000天。自1998年首台机组投产发电以来,二滩水电站已累计输送超过3200亿千瓦时的清洁电能,为川渝及华中地区的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当日,记者站在二滩水电站240米、足有80层楼高的双曲拱坝上(也是20世纪我国建成的最高大坝),只见水库绿波荡漾,大坝左岸遗留下数个砂石骨料加工设备的基座,提醒着这里曾经万人酣战的施工场面。
      在二滩水力发电厂厂长李民希的带领下,记者乘坐电梯,由20层大坝来到1层厂房,只见6台水轮发电机轰鸣,一旁的展板展示着二滩的辉煌——电站装机容量、双曲拱坝高度、地下厂房容积、机组单机容量均为当年“全国第一”。
      这座世界级巨型电站,是四川这个“水电王国”梦开始的地方,也在我国水电建设史上铭刻了一个个“第一”——
      1987年成立的二滩水电开发公司(现为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是具有法人地位的经济实体,其收益用于水电资源的滚动开发,这在水电基建体制改革中尚属首创;投资方式实行拨改贷,由中央、地方和引进外资联合投资;主体工程建设实行公开国际招标,吸引40多家外国公司前来竞争……
      以二滩为起点,雅砻江公司实现流域滚动开发,官地水电站、锦屏一级水电站、锦屏二级水电站等相继投产发电,已投产装机共1470万千瓦。
      2011年,四川水力发电量达1245.3亿千瓦时,超过湖北,跃居全国首位;2012年,四川电力装机总量突破5000万千瓦,水电装机量跃升至全国第一位。到2020年,四川建成全国最大清洁能源基地,水电装机容量已突破8000万千瓦。

    稻城亚丁机场

    全世界海拔高度第一的民用机场
    【工程名片】
      稻城亚丁机场位于甘孜州稻城县北部海子山,海拔高度4411米,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于2013年建成通航。机场投运后,稻城到成都的飞行距离缩短为1小时,打破了“香格里拉之魂”只有普通公路的交通桎梏,迅速成为甘孜州康南片区交通运输枢纽。

    【探访】
      6月15日,稻城亚丁机场在晨曦中迎来新的一天。刚刚公布的端午小长假数据显示,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再次迎来旅游热潮。
      只要旅游市场正常,前往稻城亚丁机场的旅客就会络绎不绝——无他,这里是抵达香格里拉镇、“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稻城亚丁风景区最便捷的交通枢纽。
      稻城县位于横断山脉北段,山高路险,交通极为不便,在只有公路交通的年代,翻山越岭、颠簸辗转一整天才能到康定。建设一座机场,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需求极为迫切。
      2011年4月,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立项,稻城亚丁机场建设拉开序幕。
      海拔4411米,这个高高原民用支线机场,超过了原世界最高、海拔4334米的西藏昌都邦达机场,刷新了民用机场海拔新纪录。在高海拔修建机场,困难重重。晚上,得戴着棉帽入睡;做早饭得砸冰化水煮;更困难的是严重缺氧,人员、机械能发挥的功效都大打折扣。
      在多方大力推动下,稻城亚丁机场的建设创下了支线机场建设历史上最短时间校飞、最短时间试飞和最短时间建设的3个“最短”纪录。
      2013年9月16日,稻城亚丁机场正式通航。同年12月30日,通航短短3个多月,进出港旅客就达到了2.6万余人次。2014年7月,稻城亚丁机场正式开通货运业务,成为甘孜州康南片区重要的客货交通运输枢纽,稻城及周边各县的新鲜松茸第一次成批“走”出甘孜,摆上全国各地餐桌。
      据统计,稻城亚丁机场投用近10年来,稻城县的旅游人数和收益增长了10倍。
      截至疫情前夕的2019年,稻城亚丁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达22.6万人次,较开航之年增长近10倍,航线已拓展至成都、西安、昆明、重庆等地。

    雅康高速
    从四川盆地通往青藏高原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工程名片】
      雅安至康定高速公路全长约135公里,桥隧比高达82%,施工难度位居全国前列。雅康高速将涉藏区域与成都平原相连,是首条从四川盆地通往青藏高原的高速公路,建设中攻克了诸多世界级难题,创下多个“第一”,被誉为公路界的“珠峰”。

    【探访】
      这个端午假期,成都人许佳和朋友自驾到甘孜州游玩,三天两晚的行程,轻松又惬意。“以前只有走国道318线,从成都到康定,开车要一天。”许佳说,雅康高速建成后,不用再翻山越岭,路距缩短,时速更快,3个多小时就能跑拢甘孜看美景。
      “许佳们”并不少。2018年底,雅康高速全线试通车。不久后的节假日,四姑娘山、海螺沟等沿线景区接待人数便迎来“井喷式”增长。在当地群众眼中,雅康高速不仅是“黄金道”,更是便捷、安全的“快车道”,冬天再也不用在车轮上挂链条,是对外交通的又一次解放。
      进藏公路难建,一大阻碍是横断山脉。雅康高速修建了二郎山隧道,只需 15分钟就可穿过二郎山。该隧道长达13.4公里,穿越12条断裂、11套地层、12种岩性,地质条件极其复杂,岩爆就是其中一种,石头像子弹一样四处弹射,工人们戴钢盔、穿防弹服进行施工作业。这里的生态环境也极其脆弱,为了减少对环境的破坏,施工单位“斜井反打”,从洞内向洞外开挖通风斜井,创下当时国内最长距离的反打施工纪录。
      雅康高速在近100层楼高的山间,修建了长1411米的泸定大渡河大桥,用钢量比“鸟巢”还多,被誉为“川藏第一桥”。大桥的设计和施工,成功解决了高海拔、高地震烈度带、复杂风场环境等诸多世界级难题,获“桥梁界诺贝尔奖”——古斯塔夫·林德撒尔奖。
      今年初,雅康高速荣获2020至2021年度中国公路交通优质工程奖(即“李春奖”),摘得我国公路建设最高质量奖。本版撰稿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眉灵李欣忆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资料图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