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脱贫攻坚 脱贫攻坚展看彝区巨变


  • 昭觉县“悬崖村”村民从安全牢固的钢梯上下山。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何勤华摄

        

      索玛花开,幸福来!这是注定被重重标记的一天——2020年11月17日,凉山州普格县、布拖县、金阳县、昭觉县、喜德县、越西县、美姑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四川161个有脱贫攻坚任务的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11501个贫困村全部退出,88个贫困县全部清零!
      这是一份跨越历史的答卷。四川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责任、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克难奋进、砥砺前行,打赢了一场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脱贫攻坚四川战役!
      这是一场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伟大战役。惟其艰难,方显勇毅。四川是全国扶贫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在脱贫攻坚的战场上,有无数负重前行的身影,有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在巴蜀大地上书写了四川战胜贫困、圆梦小康的壮丽篇章!

    坐标
    凉山州脱贫攻坚展览

      6月10日至11日,全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工作推进会议在凉山州召开。在会前的分组实地考察中,各组都在西昌市参观了凉山州脱贫攻坚展览《索玛花开幸福来》。该展分“不忘来时路”“全面小康路上一个也不能少”“攻克脱贫攻坚最后堡垒”“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四个部分,布展面积达2800平方米,以图文展板、音视频、实物、数据库等展陈方式,讲述凉山州在脱贫攻坚道路上发生的巨变。

    攻坚
    不落一村一户一人
      还未进入展厅,就能看到陈列在展厅外的一个挖掘机残骸。讲解员贾丽就从这里开始讲述凉山脱贫之难,“这是在修建布拖县拉果乡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时,坠崖的部分挖掘机残骸。”
      阿布洛哈村,位于金沙江大峡谷深处,三面环山、一面临崖,是全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建制村。过去,村民出村要沿着羊肠小道步行3个多小时,生产生活条件极为落后。为给这个村的65户共253人在绝壁上修建一条3.8公里长、4.5米宽的通村公路,2019年11月底,在国家和四川省应急管理部门的支持下,一架租用的米-26重型运输直升机飞赴凉山,通过这架直升机,3台挖掘机、1台装载机、2台空压机和2台潜孔机被陆续投放到了村里。最终,天堑变通途。
      “我们将它(挖掘机残骸)陈列在这里,代表着铮铮铁骨、一往无前的精神,以此向这场脱贫攻坚战中的每一位奋斗者致敬!”贾丽说。
      阿布洛哈村的道路变迁,是凉山州精准脱贫的一个缩影。凉山地处高海拔内陆山区,多山少坝,自然环境恶劣。作为深度贫困区之一的凉山,严重滞后的交通条件,是制约社会经济发展最大的瓶颈,也是最大的短板。一条通村路,也是致富路,一头连的是党心,一头连的是民心。
      脱贫攻坚,不落一村一户一人。这是一个庄严的承诺,如今承诺兑现,至2020年底,凉山州所有贫困村退出,所有贫困县摘帽。

    忠诚
    三十八人用生命共赴使命

      脱贫有多难,凉山就有多拼。在展厅二楼,有一块灿若星河的名字墙,81585名扶贫干部的名字流动、闪烁,如同迢迢星河中彼此呼应的光芒。这些年来,这群“携梦想出发,带初心归去”的扶贫干部奔走在脱贫攻坚最前线,不怕流汗、流血,甚至为此付出了宝贵生命。据统计,2016年以来,凉山州已有38名扶贫干部在脱贫攻坚中殉职。在名字墙一侧,点亮着38支蜡烛,摇曳的烛光似乎在讲述他们的故事:有人坠下山崖,有人疲劳心梗,有人用笔记本留下了自己的思考与实践……
      这些人中,最年轻的两人才22岁,这是青春的年龄。聂帅和梁恩宇都曾是雷波县规建局农村安全住房建设技术指导员。2016年9月6日,他俩冒雨前往雷波县长河乡,到竹杆窝村指导21户精准扶贫建卡贫困户易地搬迁安全住房建设,途经山棱岗乡田家湾村小地名莫依席的危险路段时,因道路湿滑、能见度低,车辆坠入了山崖……
      “他走出家乡又回到家乡,最后牺牲在家乡,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的命运。母亲难过的时候,我安慰她说,弟弟是英雄。”梁恩宇的姐姐梁恩雪对记者说。
      驻足在一支蜡烛前,眼见一排整齐的笔记本,一共89本。这是布拖县原副县长冯辉留下的。2019年9月28日,冯辉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心梗去世,时年45岁。
      这些笔记本中,与脱贫攻坚和教育事业发展有关的工作记录,内容翔实。去世前的9月27日那天,他写道:“初心如何守,使命怎么担,差距在哪里,怎么抓落实”,这四句话的下面还画上横线,并注明“态度正、速度快、力度狠、精度准”。在这份笔记左边的页面上,他单独写下:“佛山帮扶资金,明年帮扶项目,提前谋划”并画了一个五角星的着重号……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脱贫攻坚战场上,这些牺牲干部以“生命赴使命”,用担当尽责和宝贵生命,诠释了新时代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