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民用心铺筑的“天路奇迹”


  •   1954年12月25日,康藏公路、青藏公路全线通车。车队从雅安出发,沿康藏公路驶往西藏拉萨。 (资料图片)

    1952年,成都人民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三十一周年暨成渝铁路全线通车。 (资料图片)

        

    创 伟 业
    万年天堑变通途 千里蜀道一日还

      为庆祝建党100周年,四川省交通运输厅筹建了川藏公路博物馆。漫步博物馆中,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一件件历史文献实物,生动再现了11万军民共建川藏公路的磅礴历程。“十八军进藏时,没有一条公路,将士们用铁锤、钢钎,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修建了川藏公路。”川藏公路博物馆馆长王蓉霞的介绍,让参观者再次感叹修建川藏公路的不易。
      “以前,从青海西宁或四川雅安到拉萨往返一次,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1年5月21日发表的《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这样写道。改变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1950年,毛泽东主席指示解放军部队,在解放西藏的同时,也要建桥修路。自此,十八军将士分成两路,其中一路开始修筑康藏公路(后改名川藏公路)。11万解放军、工程技术人员和各族民工共同投入到这项伟大工程。

    为了一份踏勘报告 踏勘队失联近4个月
      公路开建,测量第一。先后有十多支踏勘队、测量队参与川藏公路路线的踏勘与测量,他们总共翻越了200多座大山,跨过数百条河流,提出了7条比较线路,为选择最佳线路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其中工程师余炯带领的是第一踏勘队。由于山高、路险、林密、又无通讯工具,余炯和筑路司令部失联近4个月。当余炯带领踏勘队完成任务回到司令部时,一个个衣衫破烂,胡须满腮,面黄肌瘦。筑路部队司令员陈明义收下他们的踏勘报告时,这位南征北战的将领也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川藏公路建成后,余炯回到了阔别几年的成都,孩子们都不大能认出皮肤黝黑的父亲了。对于父亲这期间的工作,当时只有4岁的余晓蓉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一年最多能见到父亲一回。余晓蓉说,相处越久她越知道,父亲一生,最艰苦的是在川藏线上,最骄傲的也是在川藏线上。

    2255公里漫漫长路 3000多位英烈捐躯长眠
      川藏公路修筑有多艰险?这一路,翻越了14座高山峻岭,跨越了10条大河激流,穿越了10条地质断裂带。但当时能用于修路的工具,除了钎、镐、筐、扁担、钻头,便只剩下人力了。
      今年86岁的陈祖鹤老人曾参与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的建设。陈祖鹤回忆说:“修路的常态就是缺氧与严寒,一年到头吃不到新鲜蔬菜,甚至洗不上一次热水澡,工程队员还随时有生命危险。”更艰难的是修路还要克服大大小小的技术难关。“作为土木工程专业学生,在课堂上听说过冻土,但真正来到高原才见识到冻土带给公路建设的困难。”
      山重重,水道道,艰难险阻的筑路途中牺牲随时都有,说川藏公路平均每公里都有一位烈士长眠并非夸张。2255公里漫漫长路,3000多位英烈捐躯长眠,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拼搏和顽强,在4年零8个月里,为古老的青藏高原修筑了第一条现代公路,结束了西藏不通公路的历史,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

    奇迹仍在延续 四川公路总里程数全国第一
      奇迹还在延续,世界第一高海拔特长公路隧道——雀儿山隧道通车,“川藏第一桥”雅康高速公路泸定大渡河兴康特大桥通车,雅康高速通车……71年来,川藏之间的公路不断升级扩容。如今,货车川流不息,自驾游客络绎不绝,川藏公路不仅是运输大通道,也成为领略青藏高原美景的黄金之路,成为沿线城市、城镇、乡村发展经济、弘扬文化的一条重要走廊。
      回首新中国成立之初,四川仅有破烂不堪的公路8581公里。由于长年失养,公路时通时阻,加之遭到战争损毁,致使全省能通车的公路里程仅占一半左右,有60%的县不通汽车。
      而截至2020年底,四川全省公路总里程已达39.4万公里,居全国第一。其中,高速公路建成总里程8140公里,居西部第一、全国第三,实现所有市(州)、136个县通高速公路;建成高速公路出川通道24个;实现“乡乡通油路、村村通硬化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