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放四川

    ——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天府新画卷4

  •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代林罗之飏

      简阳,芦葭镇。
      一个曾经芦花飞舞的小镇,正以一种新的腾飞姿态,吸引万众瞩目——再过3天,坐落于此的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将正式投运。
      腾空而起的飞机,是新时代的芦花。这一次,它们搭载的“种子”,是国家西向开放新门户——四川。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回顾四川人的奋斗史,就是不断冲破盆地束缚,联接世界的历史。
      千年前,高山峡谷没有阻挡勤劳的四川人通过南方丝绸之路将“蜀布”“邛杖”卖到大夏(今阿富汗以北一带),让融合了波斯、粟特等中西亚纹饰的蜀锦风靡世界。
      60多年前,宝成铁路竣工,出剑门,越秦岭,跨渭河,北向打开了一道联通世界的“口子”。
      今天,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努力走在西部全面开发开放的前列”等重要指示,四川大力实施全面开放合作战略。“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曾经的内陆腹地正加速走向开放前沿。

    谋定
      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加速形成
      6月9日,汽笛长鸣,一列中欧班列(成都)从成都国际铁路港驶出。10天后,直抵欧洲大陆腹地——波兰罗兹。
      飞驰的列车,跑出四川开放的足迹:以成都为主枢纽,西进欧洲、北上蒙俄、东联日韩、南拓东盟。
      这份开放合作的新蓝图,起笔于2018年6月30日。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大力实施全面开放合作战略,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
      路,曾是四川联接世界的“痛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回首百年,“走出去”,始终是四川人最直接最质朴的表达。
      1958年1月1日,全长668公里的宝成铁路全线通车。这条连接我国西南和西北的交通干线,第一次把四川连入全国铁路网。
      1995年9月15日,四川省首条高速公路——全长340.2公里的成渝高速公路竣工通车。成渝间车程缩短至4小时,比以往节约一半以上的时间。
      2019年12月16日,成贵高铁全线开通。至此,四川打通北向、东向、南向出川高铁通道。
      ……从川江航运到出川大通道,细数百年光阴,交通领域的诸多“第一次”,不断扩展四川对外开放半径。
      路,也是四川当下对外开放的“支点”。
      强力推进以立体交通为重点的开放大通道建设,被放置于开放格局构建的重要一环。民用航空强枢纽、铁路发展提速度、公路网络上档次、内河航运扩能力——沿着这一思路,曾经的短板加快补足。
      向东——2020年12月24日,设计时速350公里的成达万高铁进入工程实施阶段。连接成渝,直达长三角,东向出川,再添一条重要通道。
      向南——加快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主动融入中新双边合作机制,参与中国—东盟合作框架、中国—中南半岛、孟中印缅、中巴等国际经济走廊建设,对接南亚、东南亚市场,为开放型经济发展拓展新空间。
      向西——连接61个境外城市的成都国际班列线路,如同纽带紧密连接四川与欧洲腹地,交往交流和经贸合作不断深化。
      向北——中俄“长江—伏尔加河”地方合作机制为四川开放发展带来新机遇。目前,四川已与俄罗斯建立友城和友好合作关系23对。
      今年元旦,中欧班列(成渝)号首趟列车启程驶往欧洲。建设“第四极”、融入新发展格局,成渝作为中国开放新支点和发展引擎的地位,愈发凸显。

    突破
      打造高能级开放平台,四川“朋友圈”不断扩容
      企业办理退税时间从10天缩短到1天内,从一沓厚厚的资料到动动指尖操作完成……这项增值税增量留抵“即报即退”服务模式,自2020年底在四川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推广以来,广受纳税人好评。
      成立于2017年的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涵盖成都天府新区片区、成都青白江铁路港片区、川南临港片区三个片区。扩大开放,是四川自贸试验区肩负的重任之一。
      不负重托。4年间,四川自贸试验区累计新设企业14万家、注册资本超过1.5万亿元,新增外商投资企业1349家。四川自贸试验区以不足全省1/4000的面积,贡献了全省1/4的外商投资企业、1/10的进出口额、1/10的新设企业,主要指标居第三批自贸试验区前列。
      远不止自贸试验区。时间回到2000年,西部大开发发轫之初,由中国西部地区共办、共享、共赢的国家级国际性盛会——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扬帆起航。经过20余年,西博会已成为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合作的重要窗口之一。
      作为衡量一个地区开放程度的重要指标,源源不断的高能级开放平台、载体建设,见证了四川对外开放的脚步。
      5月24日,成都高新区天府国际社区,尼泊尔驻成都总领事馆开馆,领区范围涵盖四川、贵州、重庆三地。这是继拉萨、广州总领事馆后,尼泊尔在中国内地设立的第三个总领事馆。
      迄今,获批在蓉设立领事机构的国家已达20个,居中国大陆第三、中西部第一。
      看“基础设施”——四川拥有国家自贸试验区、8个国家级经开区、8个国家级高新区、6个综合保税区、6个B型保税物流中心,28个外贸转型基地,16个国别合作园区,开放平台数量多、等级高。
      看“制度创新”——四川自贸试验区近3年探索形成的制度创新成果,占全国自贸试验区总数的1/7,主要指标保持内陆自贸试验区前列;全国首个基于多式联运“一单制”的跨境区块链平台在四川启用;成都144小时过境免签……
      看“开放窗口”——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等国际盛会,西博会、科博会、农博会、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等大会,已成为四川对外开放的品牌活动。通过这些窗口,世界看到了四川,了解了四川。
      更大的开放平台已在谋划。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首次提出跨省域的自贸试验区合作——川渝自贸试验区协同开放示范区已启动建设。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透露,示范区将按照“极核牵引、圈层拓展、毗邻支撑”总体思路,争取建设实体区域或全新片区,实现目标、领域、产业、政策、机制、时序“六大协同”。

    环境
      开放包容的制度设计,让四川与世界实现合作共赢
      高水平的对外开放,需要高水平的营商环境。
      前不久,四川6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外商投资企业的十条措施》,明确将积极推动符合条件的重点行业领域外商投资企业挂牌,鼓励外商投资企业在境内多层次资本市场挂牌上市。
      沿时间轴往前,这样开放包容性的制度创新设计,有一个很长的清单——
      从全面实施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提升外商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有序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到推动企业以“云贸易”等方式拓展国际市场,发展市场采购贸易、外贸综合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四川开放的姿态更加积极。
      从主动融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成员国大市场,融入中国—欧盟、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到拓展与日韩和美洲地区交流合作,积极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四川开放的触角不断延伸。
      全国工商联去年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显示,四川营商环境排名全国第七,居中西部第一。
      四川良好的高水平开放环境,吸引国际投资商纷至沓来。“我要把四川介绍给意大利。”参加完2021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投资推介会暨项目合作协议签署仪式后,中国意大利商会财长罗仁舟对着自己的600多家会员企业说。
      截至目前,来川落户的境外世界500强企业达247家,居中西部第一。占全省企业总数1%的外商投资企业贡献了约10%的企业营业收入、12%的税收、超过60%的进出口额,为全省发展高层次开放型经济夯实基础,也为全省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撑。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今年2月,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建设内陆开放战略高地的意见》,四川开放合作向“深水区”挺进。
      数据是最直接的回应:今年一季度,四川新设外商投资企业(机构)202家,同比增长17%;合同外资27.9亿美元,同比增长106%;外商直接投资(FDI)到资8.12亿美元,同比增长270%;实现外贸进出口1967亿元,全省外贸外资发展情况继续领跑中西部。
      开放四川,前景无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