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

    赠君一枝艾

  •     

    □何永康
      因为屈原的缘故,端午节又叫诗人节。我年轻时喜欢写诗,屈原大夫的忌日与我的生日在一天让我很尴尬,好像我赶在这一天出生是要沾他的光似的,也免不了要时常被人调侃。于是,在一些需要自报生日的场合,我便擅自做主把农历五月初五改成公历5月5日,避嫌。但还是有不少朋友记住了我真实的生日,每到端午节前,总会收到快递来的几盒粽子,更多的是通过微信发来的异彩纷呈的粽子画图,让我“望而垂涎”。
      昨天,一位朋友给我发来预祝生日的图片是一张青翠欲滴的艾草,这让我怦然心动,感喟不已。我想起文天祥《端午即事》的诗来:五月五日午,赠我一枝艾。故人不可见,新知万里外。“赠我一枝艾”的朋友或许并未读到过这首诗,但与我是相知却是无疑的了。
      我国民间历来就有“清明插柳,端午挂艾”的习俗。艾草,是南方农村很常见的一种植物,挂艾,则有辟邪驱灾的意思。古人认为,艾草叶子的形状与人的体型相似,而与艾草形成绝配的菖蒲则恰似一把长剑,二者结合在一起,就成了披坚执锐的“武士”。将其悬挂在门上,恰如门神护佑平安。其实,挂艾也还有实用价值,艾草的茎和叶子含有一种芳香油,会发散出一种微带刺激性的独特冷香,这气味可以驱蚊逐蝇、杀虫灭菌,还可以净化空气,对人会产生提神通窍的作用。南方的艾草生长期长,从初夏到秋末,一年可以收获四五次,对艾草的利用也就不仅仅在端午节了。小的时候,母亲就时常用艾草熬水给我洗澡,洗了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蚊虫叮咬;这些年,但凡到了乡下,我都会到田边地角或小山坡上去采些艾草,带回家去熬水泡脚,活血化瘀,祛除湿寒,抑制真菌。
      而每年端午节的清晨,我便会早早上街去买艾草。街上的空气与往日明显不同,增添了一种让人神清气爽的分子。我知道这是艾草发散出来的,便追寻着艾香前行,总能在街口看到三三两两叫卖艾草的来自农村的大爷大娘。在黎明到来之前,他们就去山野挖艾草、到溪涧割菖蒲了,大背篼背到城里时,那叶子上还沾有晶莹的露珠,十分清新可人。老人把艾草与菖蒲各取三五枝,绑成一束,便成了乡村带给城市的端午祥物。当然,对很多曾经在乡下生活过的人来说,带来的还有乡情与乡愁。
      我买上两束艾草,神情肃然地提着往家走,好像是请到了健康平安的保护神,一种仪式感油然而生。到得家门,虔诚地将两束艾草分别悬挂在左右门框。门框上春节时贴的对联依然大红,成了艾草的背景,春之红与夏之绿和谐组合,让一本正经的门楣,有了勃勃生机和鲜活气息。
      艾草是凡草,也是香草。说到香草,就不能不再次提到屈原,提到他对香草的酷爱。在阅读屈原诗歌时,随处可见对香草的描述以及通过香草营造传递出的意象与思想。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把江畔的芷草披在肩上,把秋兰结成佩环挂在腰间。除了佩饰,屈原在沐浴、饮食等方面也没离开过香草。如:“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香草,是他洁身自好的化身,也是品行高洁的自喻。由此我可以推测:屈原的香草中应该是少不了艾草的,因为艾草驱毒杀虫、去湿散寒的特性,正好应和了他激浊扬清的精神与疾恶如仇的性格。
      艾草,又叫陈艾。艾与爱同音,陈艾,也就可理解为“陈年之爱”或“久远之爱”。这份爱,我已经深深领受了,并由此延展出回忆与思绪。那么,朋友,且让我也把这份爱分享给你们吧。
      赠君一枝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