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条连接全球的新通道,为西部地区产业发展提供新动力

    “一市两场”下 螺旋向上“飞”


  •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候机大厅。 本版图片均由成都市东部新区党群工作部供图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候机大厅指示牌。

        

      本月底,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就将正式投运。随着“一市两场”时代的来临,成都与外界的联系也将变得更通达。
      “一市两场”之下的成都面临哪些变化?又有哪些谋划?
      走访、探寻、追问……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即将通航之际,我们走访成都市级相关部门和相关区(市)县,看历史、寻项目、问思路,感受城市发展新脉动。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程文雯 雷倢

    A
    内陆地区对话世界
    航空是最佳突破口
      成都立城千年,流传着太多关于飞天的梦想,太阳神鸟、青铜神树……一系列文物上镌刻下“鸟”的图腾,讲述着蜀人对天空的向往。
      在成都,第一次真正飞上天空则是近代。这次起飞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
      抗日战争时期,四川成为抗战大后方,成都一度成为日机轰炸的重点。1939年,20万人在成都修建一座军用机场,工人们白天黑夜连轴转,短短4个月,就建起了双桂寺机场。17年后,1956年12月,机场移交民航使用,更名为“成都双流机场”。
      从战时的生存需求到和平年代的发展需求,双流机场的变迁,也深刻改变着成都乃至四川的发展格局。
      “四川不靠海、不沿边,长期以来都面临着内陆地区该如何与世界对话的问题,从交通上入手,航空是最优解。”西南财经大学智库总裁汤继强分析,从时间效率上看,航空要优于铁路、公路和水运。
      成都航空发展的历史也证明,一个内陆地区要成为开放前沿,航空是最佳突破口。
      1984年,成都航空口岸开埠,当年出入境流量仅2万人次。1987年,全国民航体制改革在成都拉开帷幕,彼时的双流机场刚刚实现政企分离,家底只有一根跑道、一个候机楼和民航宾馆,被戏称为“一根扁担两个筐”。
      随着国际航线网络的不断拓展和口岸服务水平的不断提升,成都航空口岸出入境流量不断突破,2019年成为中国第四个、中国中西部唯一一个出入境人员流量突破700万的一类航空口岸。今天,成都已开通国际(地区)客货运航线131条,其中定期直飞航线81条,国际航线开行总数稳居全国第四、中西部第一。

    B
    打通“空中丝绸之路”
    注入产业发展新动力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投运后,将成为全国第四个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如果从北京起笔,由北向南串联起北京、上海、广州,落脚于成都,4个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则在中国版图上空勾勒出一个清晰的“U”形空中廊道,加速中国对外开放。
      这条开口面向欧亚大陆的“U”形空中廊道,是“一带一路”倡议最佳的空中回响。在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相关负责人看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填补了西向‘空中廊道’的缺失,是打造世界级成渝机场群的关键,是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全面融入全球经济的重大战略布局,更是四川建设西部开放前沿的重大历史机遇。”
      在汤继强看来,机场发展的历史折射出成都的对外开放史,也折射出成都产业发展史。
      一条航线搭建起的空中大通道,对于企业家和创业者来说是效率也是资源。2018年是成都新开通国际直飞航线最多的一年,新开通了10条国际定期直飞客运航线和2条全货机航线,填补了欧洲和北美洲际全货机航线空白。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的通航,也将为西部地区的产业发展提供一个新动力。
      在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相关负责人看来,成都重点发展的电子产品、冷链食品、生物医药这些高时效性、高附加值的产业都能利用航空网络通达全球。
      同时,成都和重庆都面临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节点,航空货运和客运上的压力和需求也在不断上升。2019年,双流国际机场客、货吞吐量分别达到5585.9万人次、67.2万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启用后,能满足年旅客吞吐量9000万人次的航空需求,将成为西南地区最大机场,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产业发展带来新动力。
      产业+机场不是简单的加减法。在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相关负责人看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打通了一条连接全球的航空新通道,如何通过这条空中走廊,给地区产业带来连接和升级,带动成渝地区参与产业全球化分工、引领国际供应链,实现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的高端融合,是“一市两场”的成都未来巨大的潜力所在,也是努力的方向。

    C
    区域共兴
    在服务全局中实现突破
      美国经济学教授卡萨达认为,城市的轮廓和命运都取决于交通运输方式。如今,是航空运输的时代。
      这样的时代下,天府机场通航也为成都带来新的“必答题”:通航将为成都带来哪些新的变化?成都又该如何应对?
      最明显的变化发生在区域之间。看市内,双流不再是唯一坐拥国际机场的区县,东部新区与机场物理距离最近,仍需白纸画图、从“新”出发,相近的简阳也在重新谋划发展路径……变局之下,各区域该如何处理好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在服务全局中实现自身发展?
      “阳光照耀大地总是会移动的,但无论在东南西北各个方向如何移动,总的趋势是螺旋向上的。”汤继强用一个比喻来解释区域间的相互关系,在他看来,这样的“转移”在成都并非首次,成都的城市发展,也正是由“转”而兴。
      从上世纪50年代算起,成都的产业在“东郊”铺下第一块基石,随后向北转移,新都、青白江等地也由此热闹起来;如今,以高新区、天府新区为代表,成都“南拓”成效凸显;天府机场的通航,为“东进”战略打开更广阔的发展图景。
      “总体来看,变化中的成都城市能级也在不断提升。”汤继强建议,天府机场通航后,成都既要用好长期积累的航空优势,也要用活、用足新机场带来的增值空间。
      跳出成都看成渝。“一个国际枢纽一定能够更有效地带动周边机场群的发展。”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说。天府机场不仅是成都“东进”战略下,重构城市空间、重塑经济地理的重要引擎,更是带动成渝地区实现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推动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
      “下一步,我们将持续推进国际航空枢纽建设,适度调整策略、超前布局。”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相关负责人说。特别是在构建航线网络上,让国际国内航线、干支航线搭配更加合理、时效更高、范围更大。
      无论是成都市内各区县之间,还是跳出成都看成渝,机遇都与挑战并存。变局之下,“一市两场”,成都动力澎湃,昂扬向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