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故事现场

    罗汉寺的87天与108个“罗汉娃”


  • 什邡罗汉寺。

    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

        

    □周玉琴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余如波 宋开文 阮长安
      什邡罗汉寺,位于德阳什邡市城区,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寺庙。罗汉寺西侧的空地,如今是一片茶园,旁边矗立着一块一百零八罗汉娃诞生地碑,上面按出生顺序刻下了“罗汉娃”的姓名,9列12行,正好108个。
      13年前,这里建起临时产房,第一时间接纳损毁的什邡市妇幼保健院的孕产妇们。从当年5月12日地震发生后至8月7日搬进板房医院,87天时间恰好有108名新生儿在此降生。
      “5·12”汶川特大地震13周年前夕,恰逢电影《一百零八》在北京、德阳举办首映礼,记者再度来到罗汉寺,重访那段充满人性光辉的往事。

    求助于罗汉寺
    不到半小时寺庙开门接纳孕产妇
      “地震发生时,保健院有20多名孕产妇,我们第一时间转移到对面的小学操场。”时任什邡市妇幼保健院预防保健科科长、现保健部部长翟秋榕对当年的场景仍记忆犹新,“第一要紧的是保障安全,操场没有任何遮挡,如果下雨怎么办?要满足避雨这一条件,大家思来想去,决定到数百米外的罗汉寺‘碰碰运气’。”
      门诊部主任曾英和另一名同事前往罗汉寺求助,接待她们的时任罗汉寺知客师父德宏有些犹豫,向当天在成都的住持素全法师电话询问。
      “不到半小时,罗汉寺就同意我们进去了。”翟秋榕回忆,当时已是黄昏时分,医护人员买来彩条布,搭起一座简易大棚。安顿下来后,医护人员清点人数,发现居然少了一人,急得开着救护车满城搜寻。最后,终于在广场上找到这名在地震时受惊逃跑、与家人在一起的陈姓孕妇。

    禅房变产房
    87天共108名“地震宝宝”在此降生
      妇幼保健院产房转移到罗汉寺后,第一例手术很快来临。
      5月13日凌晨两点,孕妇陈世抄的丈夫蹬着三轮车,载着临产的妻子,从什邡市南泉镇连夜赶到罗汉寺。一开始,医生希望能自然分娩,但产程进展不顺利,最后决定转为剖宫产。问题来了:如何“无中生有”创造手术环境?
      “当时没法转院,只能就地处置。”翟秋榕说,四面漏风的大棚无法手术,大家绕着罗汉寺转圈圈,征得寺院方面同意后,选中了一间禅房。
      冒着余震的危险,医护人员从已成危房的妇幼保健院库房中,抢出一批医疗、手术器械。用几张禅凳合并搭成临时产床,用简易的篷布做围栏,将树枝改成输液架,一位医生举着手电筒提供照明……第一例手术就以这样的方式进行。
      翟秋榕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手术场景:禅房一角,除主刀医生郑同英外,分管业务院长,以及麻醉、院感等业务骨干悉数在场,应对不时之需。当天7点36分,经过约半小时的手术,一名女婴顺利降生。更加幸运的是,没有发生感染。
      从5月14日起,通过民政部门调拨、捐赠的救灾帐篷逐步到位。在罗汉寺妇幼保健院临时安置点,医院各科室、部门用帐篷区分,拥有了相对独立的空间和功能区,逐渐开始正常运转。截至当年8月7日搬进板房医院,87天时间共有108名“地震宝宝”在寺内平安降生。

    特殊时期的医者仁心
    罗汉寺的3个“无条件”
      翟秋榕介绍,地震前,什邡约有2/3的孕产妇到妇幼保健院生产;地震后,由于市人民医院产科停诊,所有孕产妇都转移到妇幼保健院。同时,经历了地震的准妈妈们,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精神刺激,妊娠过程受到影响,百分之七八十最终都选择了剖宫产。“可以说是妇幼保健院历史上压力最大、最紧张的一段时间。”
      即便如此,妇幼保健院除完成本职工作外,还抽调医护人员外出处置轻伤员,巡视各受灾群众安置点。“最初一段时间食物短缺,我们优先保证孕产妇及其家属,然后才是医护人员。有时候医护人员忙完工作,就已经没吃的了。”
      在罗汉寺期间,温暖和关怀无时无刻不在。素全法师曾提出3个“无条件”:无条件地接收受灾群众、无条件地提供所有物资、无条件地供给一日三餐和热水。“僧人们在斋房做好饭菜后,医护人员抬到妇幼保健院安置点,工作人员和孕产妇都可以吃。”翟秋榕说。
      曾有一位40多岁、患有妊娠高血压的高龄孕妇,妇幼保健院求助当时同样驻扎在罗汉寺的“85 医院”,利用后者的设施设备,双方联合完成了这例剖宫产手术。后来,父母为孩子取名张弘扬,意在“弘扬抗震救灾精神”。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