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溜过江变桥过江

  •     

    (上接01版)总规模居全国第二位,总投资14.5亿元,结束499个村、近3万户、十几万群众仅靠溜索出行的历史。
      改溜索为桥,不是有了资金就一定能建成建好。溜索本就位于偏远地区,哪里最适合架桥、架什么桥型、如何建设,都是挑战。
      为保障设计质量,我省溜索改桥项目的勘察设计单位都须具备公路工程勘察和设计乙级及以上资质,省交通运输厅组织省级设计单位四川公路设计院、四川交通设计院负责为三州地区溜索改桥项目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脚下200多米是汹涌的金沙江,我们抱着勘察设备,蹲在筐里站都不敢站起来。”说起2015年到凉山为溜索改桥项目进行勘察设计时,坐溜索到对岸的情景,四川公路设计院桥梁分院副总工郑旭峰表示,当时深深体会到了当地群众“滑了几十年溜索,不想儿孙再滑了”的迫切愿望。
      为选择合适的桥位,相关部门对“改桥”项目进行反复论证。凉山州布拖县冯家坪村的溜索改桥项目,由省交通运输厅组织召开了3次方案研讨会,前后进行了一年的考察设计,最终才确定线路走向、控制点位、桥梁样式和位置。
      凉山州两座跨金沙江的特大桥,建设难度大、技术要求高,而当地专业技术力量薄弱、管理水平有限,为确保建设进度和质量,省交通运输厅指派兴蜀公司代建。提起建设过程中遇见的难事,时任兴蜀公司溜索改桥项目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杨朝富讲了一个小故事:由于云南岸进场道路差,两座大桥建设所需机械、材料只能从四川岸调运过江。施工人员只得将设备分拆,通过溜索运到对岸,再背到建设点。
      耗巨资在边远山区改溜索为桥,影响深远。布拖县龙潭镇沿江村村支书阿毛说,两岸结姻亲的较多,以前有红白喜事往来不方便,现在走亲戚方便得很。“便捷的交通,让村民接触到更多新事物、新理念,发展劲头越来越足。”
      让村民更期待的是,附近正在建设宜攀沿江高速,这条高速将在村子几公里外设进出口。届时,通过大桥,两岸群众可快捷地驶上高速公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