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时5年77座“溜索改桥”全部建成,十几万群众受益

    溜过江变桥过江

    天堑变通途,风光无限好


  • 金阳县对坪金沙江大桥。 四川路桥集团供图

        

    民生点击
      受经济发展、自然条件等因素约束,有一段时期,在我国西部偏远山区和民族地区山高谷深的地方,溜索是群众生产生活的重要交通工具。2013年5月,按照交通运输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工作部署,省交通运输厅会同当时的省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共同进行了溜索现状调查,经地方申报和现场核查后,确定实施77个溜索改桥项目,主要分布在阿坝、甘孜、凉山、绵阳、广元等5个市(州),总规模位居全国第二,总投资14.5亿元。2018年9月1日,77座“溜索改桥”全部建成,四川结束“溜索时代”,十几万群众仅靠溜索出行的历史一去不返。□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眉灵

      “以前的溜索和船,都没这桥让人安心。”5月7日,阳光照耀着凉山州金阳县对坪镇,骑摩托穿行在金沙江大桥上,对坪镇二村村民郎万云内心踏实。
      2018年9月,历时900余天建设的对坪金沙江大桥完工,金沙江两岸,上万川滇村民千百年来靠溜索、摆渡船出行的历史画上句号。随着对坪金沙江大桥的建成,我省77个溜索改桥项目全部完工,全面结束“溜索时代”。天堑变通途,郎万云们踏实地行进在脱贫奔康的大道上。

    改变生活
    出门方便了运输成本低了
      “这是凉山州‘溜索改桥’中跨径最大的桥。”时隔近3年,对坪镇对坪村村支书杨富荣仍记得大桥通车那天的场景:好多人都去了,带着一家老小喜笑颜开踏上大桥,“好多娃娃都是出生以来第一次过桥。”
      金沙江奔流不息,将川滇分隔两岸。以前,没桥、不通公路,两岸群众出行得沿着悬崖走到山下,坐船渡过金沙江,再从江底攀爬到对岸公路。后来,修了溜索,但坐溜索过江要“卡”时间,晚了没人值守,就过不了江。而且,坐悬空溜索滑到对面,也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建一座横跨川滇两地的大桥,是回应民心所盼。
      如今,当地群众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大桥建成带来的好处。
      “交通便利了,生产、生活都变得方便了。”对坪镇镇长白桦说,通过大桥,从对坪镇能方便地到对岸的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鲁甸县、昭阳区等地,两岸的交流变得多起来,物资也互通有无:将对坪的青花椒、脐橙等运到云南去卖,再将云南当地的时鲜水果蔬菜运过来。
      以前,这种交流不是没有,但受交通制约,没法批量运输。现在货物一车一车地拉,运输成本变得更低。
      金阳县是全国青花椒第一县,对坪镇的青花椒是支柱产业之一。在对坪村,最适宜种植青花椒的1300米-2000米高海拔区域,种植着近千亩青花椒,村民每年采摘青花椒到集市上售卖;在低山、河谷区域,不少村民以卖青花椒、魔芋、脐橙等当地农产品为生。昭通市有个全国性的花椒批发市场,小商贩卖的花椒,大多流向那里。
      “以前没有桥,从对坪拉货到昭通要从其他乡镇绕行,单边约需 7个小时。现在通过桥,开车最多3小时,时间节省一半。”杨富荣说,时间缩短,运输成本也就变低。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一袋青花椒65-75公斤,同样运到昭通,以前一袋货运费40元,现在只要15元。“不少村民还自己把货运到昭通批发市场,省去中间环节,挣得比以前更多。”
      便利交通带来更多变化,铺就群众致富路。2020年,对坪镇实现整镇脱贫。

    建桥不易
    为一座桥考察设计一年
      从2013年确定项目到2018年全部建成,5年时间,四川将“溜索改桥”作为民生实事来办,在阿坝、甘孜、凉山、绵阳、广元等地的偏远山区建起77座桥梁,总规模居全国第二位,总投资14.5亿元,结束499个村、近3万户、十几万群众仅靠溜索出行的历史。
      改溜索为桥,不是有了资金就一定能建成建好。溜索本就位于偏远地区,哪里最适合架桥、架什么桥型、如何建设,都是挑战。
      为保障设计质量,我省溜索改桥项目的勘察设计单位都须具备公路工程勘察和设计乙级及以上资质,省交通运输厅组织省级设计单位四川公路设计院、四川交通设计院负责为三州地区溜索改桥项目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脚下200多米是汹涌的金沙江,我们抱着勘察设备,蹲在筐里站都不敢站起来。”说起2015年到凉山为溜索改桥项目进行勘察设计时,坐溜索到对岸的情景,四川公路设计院桥梁分院副总工郑旭峰表示,当时深深体会到了当地群众“滑了几十年溜索,不想儿孙再滑了”的迫切愿望。
      为选择合适的桥位,相关部门对“改桥”项目进行反复论证。凉山州布拖县冯家坪村的溜索改桥项目,由省交通运输厅组织召开了3次方案研讨会,前后进行了一年的考察设计,最终才确定线路走向、控制点位、桥梁样式和位置。
      凉山州两座跨金沙江的特大桥,建设难度大、技术要求高,而当地专业技术力量薄弱、管理水平有限,为确保建设进度和质量,省交通运输厅指派兴蜀公司代建。提起建设过程中遇见的难事,时任兴蜀公司溜索改桥项目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杨朝富讲了一个小故事:由于云南岸进场道路差,两座大桥建设所需机械、材料只能从四川岸调运过江。施工人员只得将设备分拆,通过溜索运到对岸,再背到建设点。
      耗巨资在边远山区改溜索为桥,影响深远。布拖县龙潭镇沿江村村支书阿毛说,两岸结姻亲的较多,以前有红白喜事往来不方便,现在走亲戚方便得很。“便捷的交通,让村民接触到更多新事物、新理念,发展劲头越来越足。”
      让村民更期待的是,附近正在建设宜攀沿江高速,这条高速将在村子几公里外设进出口。届时,通过大桥,两岸群众可快捷地驶上高速公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