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盲女吴幽:腹有诗书气自华


  • 吴幽(左)和谢晓莉在学校图书馆查资料。

    吴幽(右二)和老师、同学们。

    吴幽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比赛现场。

      吴幽和谢晓莉在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四川地区面试选拔时的合影。本版图片均由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提供

    扫码观看吴幽学习视频。

        

    她从四十多万人的全国选拔中脱颖而出,是《中国诗词大会》六季以来的首位盲人选手
    她从感觉、触觉和嗅觉来体会诗歌表达的意境,把视觉内容通过通感来理解诗词
    她还钟爱中国传统戏剧,也追星、上网、刷B站、喝奶茶,渴望有一天能够独立出行
      “我要向大家特别介绍一下吴幽,因为每一场比赛,她的成绩都非常靠前。她每次都可以全部答对,可是,在答快这件事情上,总是差那么一点点。”4月10日央视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第七期节目上,主持人龙洋这样介绍一位来自四川的参赛选手,“吴幽,是双眼看不见的。她没有办法独立完成答题,每一次的答题,都要口述自己的答案,由工作人员帮她操作。”
      今年19岁的吴幽,是《中国诗词大会》的首位盲人选手,她从40多万人的全国选拔中脱颖而出,进入百人团的比赛,虽然最终在个人赛中惜败,但吴幽深厚的诗词涵养和优雅的言谈举止,征服了《中国诗词大会》的观众。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成博
    “我通过通感来理解诗词”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吴幽面对多种极具挑战的题型都能对答如流,这背后,是她十多年持续的阅读与背诵。“吴幽到底掌握了多少诗词我没有统计过,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目前会背的诗词,肯定比我多。”4月19日,吴幽的语文老师,同样也是《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百人团选手的谢晓莉这样描述这位在诗词积累上“青出于蓝”的学生。
      吴幽的诗歌启蒙来自父亲,“小时候爸爸会买一些朗诵诗歌的碟片放给我听,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咿咿呀呀的句子在讲些什么,只是觉得这些七个字一句或者五个字一句的句子很有韵律感,就这么跟着背了起来。”在采访中,记者尝试请吴幽描述一下她所理解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吴幽答:“当念到这句诗时,感觉得到春风吹拂在我的身上,然后会感觉到雪花飘落的那种温度,还有它落在手上的那种感觉。我更多的是从感觉、触觉和嗅觉这几个方面来体会诗歌表达的意境,把视觉内容通过通感转化成其他感官的感觉来理解诗词。”
      由于视力障碍,吴幽阅读诗词,很多时候只能靠盲文。盲文是拼音文字,声母和韵母组成一个音节。“但是对于低段的盲孩子来说,同音字有时候比较难辨析。比如音节‘羊’和‘洋’,盲孩子触摸到的盲文都是‘yáng’。但是,在语文教学中,老师们都会有意识地通过组词的方式让孩子们去区分同音字。”谢晓莉说,经过课堂教学和生活经验的长期积累,同时联系语境,到了高段,视障学生基本不会再出现同音字辨析困难的问题。“只是在学习古诗文这种单音节词比较多的文本时,可能偶尔会有一些疑惑,但和老师一讨论,疑问也很快会迎刃而解。”
      一般情况下,高中阶段的视障学生能达到每分钟摸读150个字左右,而吴幽每分钟能摸读200字以上,与靠眼阅读的普通人速度相当。凭着这种执着,吴幽用手摸读了一首首古诗词,也从最初的死记硬背升华到了触类旁通。中学时代,她曾尝试把生活中感受到的诗意写下来,但受制于古体诗严格的格律要求,没有成功,“这次去诗词大会,我发现很多人都会写诗,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尝试创作。”
    “读苏东坡的词,感觉心胸一下子就开阔了”
      吴幽喜欢读书,从唐诗、宋词、元散曲、元杂剧到小说均有涉猎。学校一楼的中庭里,摆着好几种盲文杂志供学生取阅,吴幽最喜欢的是《盲童文学》,“因为上面有其他盲校学生的作文。”
      在众多的诗人、词人中,吴幽最推崇苏东坡,每当遇到学习、生活乃至人生选择的困境时,她都会吟诵苏东坡流寓黄州时写下的那首《定风波》,“‘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读苏东坡的词,感觉心胸一下子就开阔了,感觉眼前的困难没关系了,大不了继续努力。”
      她喜欢李白和杜甫,“很多人都说杜工部之沉郁,我觉得读他的诗,会感觉到那种委婉悠长的、忧国忧民的情怀。”她也喜欢李清照,“在两宋之际那么艰难的时代里,她为女孩子开出了一条新的道路。”
      除了诗词,吴幽还钟爱中国传统戏剧,与记者聊起听过的戏剧和喜欢的剧作家如数家珍。“关汉卿、汤显祖、孔尚任的经典杂剧听过很多遍,喜欢《牡丹亭》里杜丽娘与柳梦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爱情,汤显祖优美的文辞很惊艳。”吴幽也爱听清代剧作家洪昇由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改编的戏剧《长生殿》,“之前听《长生殿》时,曾被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所打动,但整部戏让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其中的《进果》。”《进果》是《长生殿》的第十五出,讲当时的地方官员为讨杨贵妃欢心,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贡新鲜荔枝的故事。她很有见地地说,“虽然从整个《长生殿》的叙事来看,《进果》只是相当短且不那么起眼的一段,但却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皇家生活的奢靡,从这里已经可以预见安史之乱。”
    “如果没有路,我就自己去开拓”
      吴幽生于四川达州。4岁起,就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父亲则留在达州工作。在这所创立于1922年的特殊教育学校里,吴幽待了15年,从学前班一直到高三毕业。用吴幽非常喜欢的《红楼梦》来做比喻的话,她在这里经历了从林黛玉到史湘云的转变。
      吴幽觉得初中时的自己比较像林黛玉,“内心细腻敏感,很多当时的愁绪,现在回过头看更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不过,在初三时,她也确实在巨大的未知面前迷茫过。在多数人的印象里,“盲人”与“按摩”“推拿”等行业密切相连。“确实,也有很多学长以及曾经的同学,在初中毕业后选择了职业教育,系统学习按摩技术之后进入按摩店工作,如果学得不错,几年后也可能有一家自己的按摩店。”吴幽说,“我那时也会想自己以后要怎么样?做什么?会不会什么都做不了?”最纠结时,她几乎就要选择去读职高了,“当时身边读普高的人和考大学的人并不多,实在不知道未来读完之后是什么样子。而职高那边确实出来就工作了,前途能够预见。”这个时候,她也积极地跟老师和同学倾诉,听取他们的意见,“后来,我还是觉得应该去追求一下自己的梦想,如果没有路,就自己去开拓。就像苏东坡说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梦想的力量使吴幽的内心变得强大,摆脱了迷茫的她,也有了更多史湘云似的爽朗。
      4月10日《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第七期节目播出时,吴幽正在母亲的陪同下,参加全国残疾人高等教育入学单考单招。目前,吴幽已经参加了全部三所高校的考试,正在等待录取。三所高校中,她最中意的是山东的滨州医学院,“学校离海很近,海风、涛声、沙滩,令人神往。”对于专业,吴幽想读和语言相关的专业,“比如播音主持,或者中文系。我的两个语文老师都对我影响很大,他们学的专业我也很向往。”“我渴望去到远方”
      视障学生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4月19日,记者来到吴幽曾就读的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在该校盲生部,记者看到,学校为防止学生在楼道等地滑倒受伤,特地在地砖上铺上了防滑胶垫,沿着阳台和楼道墙壁,也都设有专门的扶手,阶梯高度较寻常建筑更低。
      楼道里,重度视力障碍的同学会把手搭在轻度视力障碍的同学肩上,结伴上下楼梯或上厕所。在过去的15年,吴幽也无数次这样搭着同学的肩膀,走过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路。他们也和普通的学生一样,喜欢听周杰伦、陈奕迅的歌,在走路的时候哼着流行歌曲,聊自己喜欢的明星。如今的吴幽最欣赏的歌手是霍尊,“他的很多作品都透出一种古典的美,我很喜欢。”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吴幽在主持人的邀请下,清唱了一段梅派京剧《大唐贵妃》的主题曲《梨花颂》,清丽婉转的嗓音让很多观众为之落泪。吴幽说,自己是因为霍尊的缘故才去听了《梨花颂》,“听了很多次之后,自己也会唱了。”
      吴幽也爱上网、喜欢刷B站,和很多女生一样,喜欢喝奶茶又担心喝太多会长胖。她告诉记者,其实视障人士上网并没有想象中复杂,“在普通的电脑上安装一个读屏软件,它会告诉你你输入了什么内容,你所点击的网页里有什么内容。比如进入B站,读屏软件就会告诉我弹幕上有些什么内容,我也经常从一些搞笑的弹幕中收获快乐。”
      今年春节期间,吴幽用自己的话筒和声卡,录制了一段翻唱《山鬼》的视频上传到B站,成为“一个非常低级的UP主”。也是在B站上,吴幽自学了尤克里里。
      每隔一段时间,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会组织学生一起看电影。这种经过特别处理的盲人电影,增加了大量配音解说,把场景的转换、人物的穿着打扮和动作等视觉形象转化为声音形象传递给观众。临近毕业前看的《送你一朵小红花》让吴幽印象尤其深刻,“因为知道这可能是在学校看的最后一场电影了,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相约一起去看,剧情很感人,再想到即将到来的离别,我们俩的眼泪都抑制不住,直往外流。”
      尽管与熟悉的老师、同学和校园告别是痛苦的,但对未来的憧憬完全可以抚平这种痛苦。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吴幽充满期待,“我渴望去到远方,也渴望有一天能够独立出行,我觉得这些都是我成长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达人档案
      吴幽,19岁,四川达州人,先天视力障碍。4岁起在母亲的陪伴下,入读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现高中毕业。吴幽热爱诗词,在老师的帮助下,她报名参加了《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比赛。在2021年4月10日央视播出的节目中,吴幽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回答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的提问,在千人团获得36%的支持率,是同场比赛的三位选手中得票最高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