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趣说 雅州

    “巴蜀图语”是边关凭证抑或古蜀国的文字?

  •     

      1980年,荥经县严道镇同心村(现为严道街道同心村)大型墓群考古发掘中,出土了神秘的“巴蜀图语”。
      雅安市博物馆馆长李炳中说,同心村考古发掘,是当时全省规模最集中的一次巴蜀土坑墓群发掘。这次发掘历经4次清理,直到1986年5月才结束,首批发掘5座土坑古墓,二期又发掘20多座,总共1500余件文物出土。
      同心村出土了大量精美文物,尤其是巴蜀图语印章数量达到数十个之多。荥经县的巴蜀图语印章,占目前巴蜀图语印章总数近二分之一。
      在荥经县博物馆和雅安市博物馆内,陈列着一枚枚当地出土的大似铜钱、小如纽扣般的巴蜀印章,这些印章多数是铜铸而成,其形状多数为圆形,少数为方形、矩形、半圆形、椭圆形,个别为“山”字形或月牙形。
      “巴蜀印章上的符号是什么,印章有何用途,为什么荥经县出土的印章这么多?”荥经县博物馆负责人说,巴蜀印章上的图形至今仍无法完全解读,因为区别于中原地区的文字,被专家称作“巴蜀图语”。
      有专家说,巴蜀印章可能是一种边关使用的凭证。因为严道古城地处南方丝绸之路要道,过了此地再往南,就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聚居区。荥经出土的巴蜀印章如此之多,也说明这里曾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边贸重镇。
      早在1958年,芦山县清仁乡一位农民在黄木山坪上修清水渠时,意外挖出了古董,其中就有战国时期的“巴蜀印章”4件。1981年7月,荥经县烈太乡自强村战国墓中,也出土了一枚方形铜印。
      “巴蜀印章的真正用途,仍有考证。”考古专家介绍,在严道古城遗址周围的军事墓葬里,还有大量青铜兵器与巴蜀印章一同出土,很多兵器上也有类似巴蜀图语的神秘符号。有专家推测,这些符号被古巴蜀地区专门用于祭祀、打仗等活动。“古代打仗时,一般会恭请巫师举行祭祀、祈福。为了赢得胜利,巫师很有可能在兵器上刻出一些特殊的符号,借以鼓舞士气帮助战士凯旋。”这也许是巴蜀图语所表达的内容。
      罗光德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薛维睿文莎整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