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先进守望三星堆的建馆人


  • 肖先进。

    当年建设中的三星堆博物馆。


    肖先进在建成的三星堆博物馆内

        

    ●以长远眼光布局,将三星堆博物馆按照旅游园区建设,使其成为四川省最早一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博物馆
    ●决定向银行举债,开启了中国博物馆贷款建馆的先河
    ●尝试全新的布展方式,使得三星堆博物馆闯出了一条现代化博物馆之路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边钰
      广汉市鸭子河南岸,三星堆博物馆静静地矗立于此。在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超过4万名观众前来这里打卡。神秘的青铜神树、造型夸张的纵目面具……当人们穿过相连的空间,从神秘昏暗的展厅,最终来到博物馆屋顶平台上,一种宛若时空穿越的思维也猛地清醒过来。眼前,蜿蜒的鸭子河,静静的月牙湾,和前面的空间形成反差,一种古今交互的体验感袭来。
      如今,站在三星堆博物馆前,螺旋状上升的建筑,升腾起一种向上的寓意。无论是流动的展示界面、自由灵活的空间形态,还是灯光、音乐等人性化设计,都让人很难相信,在上世纪90年代,竟然能建成这样高水准的博物馆。从1992年三星堆博物馆工程奠基,到1997年10月26日建成开馆,肖先进等第一代三星堆人筚路蓝缕,靠着贷款修馆。一座现代化的专题博物馆从荒芜的鸭子河畔拔节生长,谱写了一段“小地方办大馆”的传奇。
    1
    四川文博界的“鲨”字号人物
      肖先进曾被誉为四川文博界“鲨”字号人物,他行事果断,以长远眼光布局,将三星堆博物馆按照旅游园区建设,使其成为四川省最早一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博物馆。
      4月6日,站在三星堆博物馆门口,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指着不远处的绿地陷入回忆,“1996年,我刚到这工作时,不远处的鸭子河畔还是荒草丛生,里面还有野兔、老鼠到处跑。那时,咱们馆只有100亩地大。”
      如今,目之所及,茂林修竹,绿茵连片,约1000亩的三星堆博物馆园区,向人们诉说着古蜀文明的神奇。
      肖先进,三星堆博物馆第一任馆长,见证了博物馆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这个建馆可费了不少劲!”身材清癯,如今已77岁的肖先进风轻云淡地将20余年前的修建故事娓娓道来。
      1986年,在四川广汉南兴镇(现为“三星堆镇”)一处被当地人称之为三星堆的地方,相继发现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数千件造型怪异、价值重大的文物横空出世。为集中收藏这些宝贝,修建三星堆博物馆成为当务之急。
      建在哪里,怎么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们对文物的保护意识远不如现在。当时出土文物的保存与收藏,普遍的做法是在市区圈块地,拨点钱建一个文管所,将文物保管。
      不过,肖先进却不赞同这样做。生长于广汉中兴,从小他就听村里的人说,距家不远的地方在挖宝物。1986年,三星堆遗址开挖时,时任广汉市文教局文化科科长的他听见消息,还跑到现场去一睹情况。眼前,考古队的工作人员将三星堆纵目人面像从土坑里慢慢往上抬,那种从未见过的造型让他内心激动不已。“太震惊了!”眼前,这些奇异神秘的国宝重器,让他意识到,这些文物价值非凡,必须要好好保护。因此,他坚持要建设博物馆。在他看来,广汉三星堆古蜀文化遗址的发现揭开了成都平原深厚的文化积淀,撩开了古蜀神秘的面纱,使人们对古蜀先民的认识不再仅停留于传说的只言片语。
      最终广汉市委市政府决定修建博物馆,并将这一重任交给肖先进。不过在选址上,却又是一番曲折。按照原计划,广汉市政府打算在邻近金雁湖公园的地方,用30亩地建设三星堆博物馆。坐落在广汉城北金雁街道,当时,金雁湖公园是一座融东西方园林于一体的公园,交通区位好。
      没想到,肖先进却又提出反对意见,“不在城里建!”他解释,“博物馆和三星堆遗址的关系应该是鱼和水的关系,游客在看了博物馆之后可以再去遗址看看,去了解这些文物的出处,两者不应该被剥离开。”
      听完肖先进的意见,有人打趣:“你把博物馆建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哪个来看呢?”
      当时三星堆遗址地处广汉城西鸭子河畔,荒草丛生,除了一条窄窄的机耕道,再无其他道路。
      但肖先进不这样认为。他深知,三星堆古蜀文化遗址不是简单的几座祭祀坑,而是一座古城遗址。因此,它的价值不仅在于出土的若干文物,更在于这是由出土文物、地面遗址及周边自然地理风物共同构成的一个立体的古文明信息库。虽然从利于民众参观的角度讲,博物馆最好定位于城市中心,以获得便利的交通和优越的区位条件,但对于三星堆这样的古文化遗址来讲,这必然会割裂文物与其共生的环境以及古城址的关系,从而影响观者全方位吸纳古文明的精髓。
      听谁的观点?不久后,广汉市组织了一个考察团,到南京、上海等地博物馆参观考察。回来后,考察团以当时国内某遗址博物馆为例,质疑肖先进的想法,“他们说这座博物馆就是因为它远离城市,交通不便,所以门可罗雀,因而只能靠财政养起来。有着前车之鉴,三星堆博物馆应该建在交通发达的市区或城郊。”
      “没有路,未来总会有办法修建起来!我们兴建的不仅仅是一个博物馆,而是一个完整的三星堆园林式博物馆,走馆园结合的道路。”
      这并不是负气的话。肖先进仔细分析过,那座博物馆之所以人气不旺,或许还在细节打造上,缺乏人性化。比如,园区少树木,这使得夏天前去参观的人只能在烈日下暴晒,导致体验感不好。
      那段时间,肖先进找到持反对意见的同事,耐心解释自己这样坚持选址的缘由。就这样,经过多番讨论,三星堆博物馆才最终决定建在遗址处。
      在后期建设中,肖先进在三星堆园区广植草坪、树林,以草坪、树林烘托建筑物,将博物馆融于景物之中。这种馆园结合的方式,在当时的博物馆建设上并不多见。
    2
    贷款建起博物馆
      在文物保护不被重视的年代,博物馆是一个常被忽视的场所。很多人认为,博物馆就是一个“无底洞”。面临重重困境,肖先进等第一批三星堆博物馆人敢为天下先,贷款办起博物馆。
      办博物馆,资金也是一个拦路虎。在建设之初,肖先进团队通过全国考察,发现当时不少博物馆都靠财政养。办博物馆在当时看来是个“无底洞”。但为了保护和展示文物,广汉市委、市政府仍拨款200万元,开始筹建博物馆。“不过这些钱去三星堆文化遗址东北角购买了100亩河滩地后,便用完了。”
      为了筹集资金,他多次与当时的国家计委,国家财政部、文物局、文化部等单位和领导沟通,争取补助资金。
      但要将三星堆博物馆建成一流的博物馆,资金缺口仍然很大。
      左思右想,肖先进做出了一个创举,“向银行举债,开启了中国博物馆贷款建馆的先河。”
      “敢为天下先!”肖先进心里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要闯出一条新路,靠开发文旅市场壮大博物馆。从1992年工程奠基,到1997年10月26日建成开馆,三星堆博物馆贷款2000万元进行建设。就这样,肖先进开了全国文博界自筹建设资金、自己养活自己的先例。
      “有人会问我拿什么来还钱?一是争取资金;二是门票收入。当我把账目交到市里,广汉市甚至愿意每年补贴20万元,也要把三星堆博物馆‘送’出去。可是并没有人愿意接手。”为了更好地建设博物馆,也为了早日还贷,那些年,有几次升迁的机会,肖先进都放弃了。
      他坚信,博物馆应该是当地文化的象征。三星堆文物价值高,它一定会被人们所接受,关键在于后续怎么建设才能吸引游客。
    3
    展陈理念至今仍很新潮
      古今文明的神韵通过建筑贯穿古今,螺旋上升的建筑即使放在今天看,也充满寓意,很难想象这样的建筑样式竟然建设于上世纪90年代。
      历时5年,经历重重困难后,三星堆博物馆于1997年建成。首批来访的人们无不惊叹。眼前,茂林修竹,绿水连片。自由线条架构的螺旋上升的主馆建筑,以一种不羁自由的风格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这种建筑形态不仅彰显三星堆文明的破土而出,又蕴含着文明的进步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
      “三星堆博物馆青铜馆主体建筑还荣获鲁班奖!”肖先进记得,在征集建筑样式时,成渝共有11家单位投稿。在最后排出的前三名里,如今这座建筑的设计方案被排在第三,并不被看好。“第一名的方案呼声最高,就是直接设计了三个土堆状,觉得这样符合三星堆的样式。第三名因为有点抽象,反而被冷落了。”但肖先进觉得第一名的方案过于直白,少了点韵味,最终他们还是决定用排名第三的方案,这个有点抽象意味的螺旋式上升建筑体。
      三星堆博物馆开幕时,连片的草坪也引起了轰动。“用草坪包围着博物馆,当下可能大家觉得不稀奇,但在上世纪90年代,这可不常见。”这样的设计灵感,源于肖先进的一次出国考察。
      当时人们在三星堆博物馆外,看见大片的草坪环绕着建筑物,那种绿色、新颖的冲击,让不少路过的人感到惊奇,“从来没想到野草这么一弄,还怪好看的!”
      在同事印象中,肖先进是一个很“潮”的人。他善于接受流行事物,并能将其中的新点子用到博物馆建设中。
      其实,拥抱新事物的年轻心态,肖先进一直有之。上世纪90年代,博物馆流行将文物整齐摆放,用玻璃罩着,以突出博物馆的严肃性、知识性。肖先进却觉得在尊重这两个特点上,博物馆还应该有趣味性,这样公众才会喜欢看。
      在修建三星堆博物馆时,尽管经费紧张,肖先进还是按照高品质建设,并大胆用了在当时看来很新的东西。他一改此前博物馆里将文物整齐划一的摆放,通过灵活的布局、迂回的流线、透明的展架等使得文物高低错落摆放,生出一种舞台式效果。同时,他还通过独特的灯光设计、大块面的冲撞、背景音乐的烘托,营造出一种神秘悠远的观展氛围。“但实际上,对于灯光的使用当时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有人认为这样不能突出文物的严肃性!”
      究竟能不能运用灯光?对于这样的尝试,肖先进心里也没太多底,“毕竟此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干过。”这颗悬着的心一直到三星堆博物馆开幕当天,这种模式备受好评时才最终落下。
      用中央空调替代柜式空调,以免影响博物馆的美观;安装当时鲜少被人运用的“监控”设备,保障文物安全……正是靠着这些“试新”,使得三星堆博物馆走出了一条现代化博物馆的道路。
      时光荏苒,如今,随着更多新“祭祀坑”的发掘,筹建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已经提上日程,目前正在全球征集方案。
      “博物馆其实就是一个艺术品,即使是栽一棵树,栽什么,怎么栽,如何布局,都是有讲究的。”对于新馆的建设,肖先进充满了期盼,他期望三星堆博物馆也能建成为世界性博物馆。他觉得,新馆既要体现个性,也要讲究共性,要和老馆交融。考虑到三星堆出土文物的宏大性,新馆规模应该比老馆大,从而更好显示出文物的特质。在展陈上,应该引入更多高科技,通过科技、灯光等搭配,以营造沉浸式观展体验。
    大咖名片
      肖先进,三星堆博物馆第一任馆长。他创新“馆园”建设思路,在他和同事努力下,将历史文化的厚重与现代休闲的轻松巧妙融汇,让古文明的优雅与大自然的质朴浑然一体,成功将三星堆博物馆打造成首批国家4A级景区、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和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鸟瞰三星堆博物馆。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