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法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外卖骑手社保蕴含巨大商业价值 亟待通过政策创新激活

  •     

      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日益普及,“外卖骑手”或“外卖小哥”等网络外卖和物流配送的从业者,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四川是新经济新业态的领先省份,新业态从业者数量众多,与此同时有大量外出务工人员,他们中也有很多人从事外卖骑手工作。无论是为了进一步发展新兴业态,还是为了保障从业者的合法权益和长期可持续发展,都需要高度重视外卖骑手的社会保障问题,使相关行业步入健康规范的发展轨道。
      从地方政府来看,目前还没有一套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充分考虑到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人员的社保问题。要解决问题需创新政策、多措并举:
      首先,应确定外卖骑手参加社会保障的优先次序,率先解决当务之急的工伤保险,其次是医疗保险,最后是养老保险。无论是骑手自身伤亡还是导致第三人伤亡,都需要得到充分足额的工伤保险,否则由此引发的家庭负担、经济纠纷和社会矛盾将日益凸显。因此,政府部门应首先解决工伤保险问题,试点普及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模式。
      相对来说,多数外卖骑手在其原籍地都参与了新农村合作医疗和养老保障,异地就医问题也逐步缓解。外卖骑手总体来说以年轻人为主,养老保险问题也可以在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问题得到破解后有序推进。与此同时,要提高社会保障的统筹层级,使社会保障可以跨地区“流动起来”,适应灵活就业人员工作短期、灵活和多变的特征。
      其次,政府部门应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强制要求相关企业为外卖骑手缴纳社保。考虑到外卖骑手属于高危职业人群,要参照“交强险”模式,确立工伤保险的“底线”。要明确平台企业的主体责任,确立外卖骑手不参保不上岗的监管原则,激励从业者积极参保,倒推平台企业和劳务企业重视社保。新兴业态不是法外之地,在坚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时,也要在时机成熟时加强监管,使相关企业担负起应尽的社会责任。
      要加强政府部门对平台企业和关联市场主体的监管,特别是强化事中事后监管,避免平台企业“甩锅”社会责任。政府部门要对接企业数据,对新兴业态做到“心中有数”,及时掌握行业动态,并积极解决外卖骑手等新业态从业者“成长的烦恼”。
      再次,应加强政府和企业的联动,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信息技术来创新参保模式,通过“互联网+社保”来合力解决外卖骑手的社保问题。外卖骑手等新业态从业者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工作人士,而他们的社保问题也应适应新时代的要求,而不是固守既有的社保制度。换句话说,要推动社保制度改革和机制创新,使其能够适应新业态发展需要,而不是反过来逼迫新业态削足适履地适应既有的社保制度。
      外卖骑手的参保基数大、活动轨迹数据海量,实际上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亟待通过社会保障和保险政策创新而予以激活。网约车等共享经济领域已经探索出一条较为成熟的商业保险路径,通过司机订单量等指标来计算保额和缴纳保费,取得了多方共赢的良好效果。外卖行业等灵活就业领域应参考类似做法创新参保机制,在基本社会保障的基础上增强商业保险,实现对外卖骑手的多重保障。
      最后,应加大对外卖骑手等新业态从业者的关爱,吸引他们作为“新市民”融入城市。目前各地城市都在搞“抢人大战”,考虑到外卖骑手群体是长期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群,完全可以将其纳入新市民,通过公共服务配套来吸引他们安家落户。此外,四川等外出务工人员输出大省的总工会应发挥更大作用,对在平台经济中工作的外出务工人员提供更多劳动保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