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彝海结盟:铸就民族团结的不朽丰碑


  • 彝海结盟纪念馆及纪念碑。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云摄

    扫码走进彝海结盟纪念馆。

        

    蹲点点位
    彝海结盟纪念馆
    历史评价
      彝海结盟,使红军能够和平顺利地通过彝族区,翻越大凉山,为强渡大渡河、粉碎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大渡河以南的企图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杨正飞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云 何勤华
      1月20日,在位于凉山州冕宁县的彝海结盟纪念馆前,记者见到了纪念馆讲解员沙马依姑。他是当年彝海结盟亲历者的后人——当时主持结盟仪式的沙马尔各正是沙马依姑的爷爷。
      历史上的彝海结盟,是一段民族团结的佳话,为长征中的红军强渡大渡河赢得先机,意义非凡。如今,光辉历史照耀下的冕宁彝海,更是成为当地缅怀革命先烈的红色圣地。

    避强敌走彝区“小路”
      1935年5月,一路历经艰险渡过金沙江的中央红军进入冕宁一带,却又几乎陷入与当年太平天国石达开部一样的“绝境”——前有大批敌军集结准备截击,后又有敌追击部队尾随而至。要躲过敌人的合围,红军必须尽快渡过大渡河继续北上。
      红军此时有两条路可选——其一是走“大路”,从泸沽东面翻越小相岭,经越西县城到大树堡渡河;其二是走“小路”,从泸沽过冕宁,再穿过西北部彝族聚居区到安顺场渡河。
      为避开强敌尽早过河,红军最终选择穿越彝区,并派出以刘伯承为司令员、聂荣臻为政治委员、萧华为群众工作队队长的先遣队,毅然前往彝海“开路”。
      为什么红军能有这样的底气——记者在彝海结盟纪念馆展示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找到答案:“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夷(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赶快团结起来,共把军阀驱逐。”

    歃血为盟传佳话
      当年的“小路”,如今已是通畅的高速路,采访当日,记者驾车从泸沽镇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彝海地区。
      然而在当时,红军先遣队的“开路”之旅却异常艰难。但纪律严明、秋毫无犯的红军取得了当地彝族群众的信任。其后,刘伯承与当地彝族沽鸡(果基)家支头人小叶丹(果基约达)在彝海边举行会谈。刘伯承进一步介绍了红军的宗旨、任务、纪律以及主张彝汉平等的民族团结政策。小叶丹听后大为感动,更表示愿与刘伯承“结为兄弟”。
      面对着蔚蓝的天空和清澈的湖水,小叶丹与刘伯承按彝族传统仪式歃血为盟。当天晚上,刘伯承又在红军营地宴请小叶丹一行。饭毕,刘伯承送上了一面印着“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果基)支队”的军旗,并当场写下任命状,任命小叶丹为支队长。
      结盟第二天,小叶丹亲自带路,引导红军先遣队顺利穿过彝区。后来,红军后续部队也陆续通过彝区,并最终成功强渡大渡河。再后来,小叶丹打起中国彝民红军果基支队的旗帜,在当地坚持斗争,直到1942年6月英勇牺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