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牛踏雪奔腾迎牛年


  •   △2021年1月15日清晨,野牦牛群奔腾在石渠县自然保护区的冰原上。(无人机拍摄)

    2021年1月12日,奔跑在高原草甸上的野牦牛群。

    2021年1月13日,珍稀动物高原狼现身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的山脊。

    2021年1月13日,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的珍稀动物藏羚羊。

    2021年1月9日,出没在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的珍稀动物岩羊。

    2021年1月13日,在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的珍稀动物藏野驴。

      2019年12月11日,木里县海拔3660余米的鸭嘴牧场,牧民龙布泽仁为自家的牦牛戴上高科技项圈。

      2017年2月9日,红原县瓦切镇瓦切五村的泽尔多正赶着牦牛在冬季牧场放牧。他家共养了200头牦牛,一年出栏20头,是当地远近闻名的靠牧业致富的“能人”。

      2019年6月21日,道孚县龙灯乡拉日村,夏季牧场上的牦牛和新居构成恬静的田园风光。

        

      2021年初的一场大雪,让川西高原的草甸、河流和湖泊变成了冰原。
      1月15日清晨,雪后初霁,海拔4100米的石渠县高原草甸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15℃。雪色中,一群体格健壮、顶着巨大犄角、披着厚实皮毛的野牦牛出现在天际,如同原始图腾一般印在了那里。
      数年来,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数十次深入到甘孜州、阿坝州、凉山州的高原高寒牧场,进入海拔4000米以上的川、青、藏、甘接壤的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独家记录不同季节、不同环境中野牦牛的生存状态以及家牦牛的牧业发展。
      野牦牛是家牦牛的野生同类,青藏高原特有牛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性极耐寒的它们分布于四川西部以及青海、西藏、甘肃等地,栖息于海拔3000—5000米的高原草甸地带、山间盆地、高寒荒漠草原等高原高寒环境中。自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国家出台一系列保护野生动物和生态治理管护政策措施以来,野牦牛种群数量得以快速恢复。如今,在雪线下、人烟稀少的高原上也能偶遇少则十多头、多则上百头的野牦牛群。农历新年来临前,记者通过超长焦镜头,不仅记录了群牛踏雪奔腾迎牛年的壮观景象,还“捕捉”到了高原上出没的藏野驴、白唇鹿、藏羚羊、高原狼、岩羊等珍稀动物。
      大家熟知的家牦牛其实是由野牦牛驯化而来,家牦牛养殖业是高度适应高寒生态条件的特定生态养殖模式。据统计,我省现有牦牛450万头,约占全国牦牛总数的27%,居全国第三,是牧民群众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近年来,我省高原牧区以“企业+合作社+牧户”的发展模式,通过家牦牛养殖产业化带动牧业快速发展,带动牧民群众脱贫增收致富奔康。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尹钢 摄影报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