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腿儿”书记冯沫力:

    想为村民一直“跑”下去


  • 冯沫力(右)为村民赵玉富销售鸭子。 邱海鹰 摄

    冯沫力(左)查看青花椒基地冬季管理。 邱海鹰 摄

    冯沫力介绍“童伴之家”。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平 摄

    冯沫力(右)做入户调查。 受访者供图

    扫码看“跑腿儿书记”工作视频。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平

    他跑销售、跑产业、跑赡养……
    朋友圈卖货打开农产品销路
    申请补贴关爱留守儿童
      后浪档案
      冯沫力,1988年生,广安市前锋区人,广安市委宣传部理论科干部,2018年任华蓥市华龙街道东方村第一书记,疫情期间为村民的滞销农产品跑销售,为集体经济跑产业,为独居老人跑赡养,被称为“跑腿儿书记”。获评2019年度广安市新青年、广安市脱贫攻坚专项嘉奖先进个人。
      “冯书记,还有土鸡蛋吗?100个200个都要得。”1月11日,华蓥市华龙街道办公室工作人员请冯沫力准备些资格土鸡蛋。此时,冯沫力在东方村的任职已进入倒计时,但跑“代购”的标签太深,以至于谁见了他都要订货。
      任第一书记之前,冯沫力是端坐办公室的腼腆“肥仔”,如今他瘦了20斤,一身运动装,随时能跑起来,跟谁都自来熟,自嘲“油腻了”。“环境对人的塑造太强了。”冯沫力说,和办公室工作不同,这儿要发展、那儿要补缺,每天都是忙不完的事,忍不住就要跑起来。尤其他还是个典型“暖男”,看不得村民受委屈。但是,做个合格的村干部,并不是善良就够的。
    A
    农产滞销亮出练摊儿“传家宝”
      “开始我觉得这事儿谁都能做,不过是在微信朋友圈发一些代购信息。”冯沫力说,现在看到东方村稳居销售榜首,发现这事儿不简单。往前追溯,跟大学的练摊儿经历有关,跟父母的言传身教有关,更跟农村改革捋顺发展机制有关。
      鼠年春节前夕,华蓥市东方村的村民准备了几个月的肉鸡、鸡蛋、蔬菜,打算在庙会集市上卖个好价钱。然而新冠疫情打乱了所有安排,冯沫力和其他一线干部员工一起,穿着防护服挨家挨户排查登记。甭说卖菜了,出门都难。
      村民欲哭无泪的表情让冯沫力寝食难安。他了解到为了保证市民菜篮子,一些商贩有“出入证”可以往来城乡采购、销售蔬菜,就将商贩请到村子。可是商贩故意压低价格,又让冯沫力坐不住了。“我有出入证、有朋友圈,干脆自己卖。”
      他动员村干部挨家挨户登记村民的产品种类、质量、数量、产新能力等,尤其是质量要严格把关。“如果养了三四十只的,就可能不是土鸡,应该是要喂饲料。”冯沫力说,承诺消费者是“资格土鸡”就不能有水分。
      要核查产品质量,就必须到菜地、鸡圈现场看,村干部多了很多额外的工作量,一开始也有点不情愿。冯沫力劝说道,减少老百姓的损失是第一重点工作,当干部的不能不管。
      由于品质管控好,华蓥市发展和改革局的食堂开始长期采购东方村的时蔬、禽蛋。同时当地街道办看到冯沫力的行动,在华蓥建起了广安市第一家扶贫餐厅,农副产品多了一个销售渠道。在东方村的示范下,很多村也开展了扶贫代购,但是还是东方村的生意最闹热。2020年五六月,由于生意太好,村里的肉鸡几乎销售一空,闹起了“鸡”荒。
      “开始我觉得这事儿谁都能做。”冯沫力说,现在发现很多村虽然都在做代购,但规模、水平参差不齐,才意识到这事儿不简单。
      冯沫力父母早年经营一个杂货铺。曾经有个老婆婆找过来说,从这儿买的灯泡用了十多天就坏了。母亲二话没说给她换了个新的。其实,距离老婆婆购买已经过了半年,这期间究竟用了半年还是十多天,无法考证了。母亲选择相信老婆婆,用小利换大义。果然,家里的生意越来越好。
      在西南大学就读期间,冯沫力发现大一新生“东市买被褥、西市买洗漱”,麻烦得很。冯沫力就把这些东西打包成一个套装,方便新生一次性购齐,竟然卖出去几百套。
      如今,他卖农副产品,也用上了家传的生意经,鸡蛋有运输导致破损的话,下次一定补上;打包拼配,可以灵活适应不同结构的家庭消费……
      从权宜之计到有组织、有计划地发展,就需要更规范的财会制度。这就不是一个人的工作能力所决定,而要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建制、机制的齐全。
      “比如,东方村村民委员会作为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人,可以为单位开具四川省村集体经济组织专用票据,这样方便了单位的大宗采买。”冯沫力介绍,否则很多单位就会因为没有票据难以报账而无法从村集体经济组织采买;小小一张票据、一个印章却捋顺了管理,解决了大问题。
      此外,东方村还找到华龙街道办事处财务办,专门培训了账务管理,从一开始就用透明的机制杜绝贪腐的可能性,“小代购”蝶变为“大物流”,有了更坚实的基础。
      “我们3个派送员,每派送一单有3-5元的派送费,除去派送费和付给村民的收购费,剩下的利润就归村集体经济。虽然目前利润不多,但这个方向是对的,只要种植、养殖规模起来了,物流的蛋糕就能越做越大,老百姓是最大的受益者。”冯沫力说道。
    B
    干部轮换产业不换务实措施是“定心丸”
      冯沫力并不是一接手就顺风顺水,刚驻村不久,就迎来一件棘手的事。2018年11月份,修高速公路要占村里3个小组的土地,一些村民不同意,冯沫力去做工作,两天都没做下来。东方村支部书记白天燕一个下午就说动了村民。“当时我也在场,说的内容跟我也差不多,但是她的方言更地道,更抓住了老人愿意为儿孙后代铺路的心理,非常有效果。”冯沫力总结道。
      跟广安市大部分村庄一样,东方村的村民善良又固执,勤劳却也有偏狭。东方村其实由两个村合并而来,共有7个小组3304人。十多年了,在四五十岁的村民心中、口中仍然没有东方村,而只有以前的东岳村、西方碑村。华蓥市有大片喀斯特地貌,东方村也有部分石漠化地区,以前有的村民不偷鸡不偷猪,唯独眼馋别人家的好土,要去偷土。由于土壤贫瘠加上位置偏远,青壮劳力大多外出务工,男性比例尤高。目前的村两委当中,只有副主任一个男性干部,连后备干部都是女的。东方村虽已脱贫,2019年人均收入达16370元,但产业基础仍然薄弱,村集体经济缺乏带动能力。“村干部虽然能力不差,但相比帮扶队员,缺乏外部资源。”冯沫力认为。
      在东方村的青花椒产业上,冯沫力借助了上学时搭建的资源:“西南大学是由农业学校和师范学校合并的,通过以前的老师,我认识了学校的农业专家,请他根据东方村的土壤采样以及气候,列出了一个适合发展的产业清单,最后选定了青花椒。”
      “我们也留了心眼,据说一些地方招商引资的业主是为了获取国家的农业补贴,导致不少产业成了烂尾工程,于是就考虑优先选择本村本乡的业主。”冯沫力介绍,他在微信乡友群发布了招商信息后,对于有意向的业主也仔细甄选了一番。
      现在的业主王术辉是本村人,漂泊各省做装修十多年,好不容易攒了些钱,已全投进去了;为了给村民吃下“定心丸”,贷款十多万元提前支付了土地租金,今年还打算追加投资烘干和冻库设备。他先做示范,以后村民愿意加入,免费提供技术、苗子并包收购。王术辉的诚意让冯沫力既有压力也有动力。好在这两年的发展还算顺利,青花椒不仅成活率高、长势好,还将在2021年有小部分产出。
      怕不怕冯沫力走了,产业被换掉或者改变政策?此前的油樟项目就是因为高速路占地无疾而终。
      “不会。”王术辉说,“土地租金已经提前支付,耕地没有统一推平,便于以后好还田,村民各家的地界都保留着;并且那些不愿意流转土地的,我们也没有强求,所以现在青花椒和水稻、蔬菜是插花分布的。”
      冯沫力解释,这种基地看起来不好看,但是实在、好用,发展风险降到最低,村民业主都满意,能最大限度保障产业的持续发展。
      冯沫力回忆,他的父母做了一辈子个体户,深知经营之难,难就难在既有市场风险也有政策风险。当初冯沫力原本是想经商的,如今接受父母意见做了公务员,更能够从市场主体、从群众角度去理解他们对政府的期待。
      “要能实干,但又不瞎折腾,不能为面子而搞形式主义,不顾发展的持续性。”冯沫力认为。说到这里,他又大胆指出,电商下沉没必要覆盖每个村,都没有一样“能打”的产品,发展电商意义何在?
    C
    老有所依幼有所养建起关爱防护网
      从第一次见到“老黄”起,冯沫力就时时为她担着心。老黄是78岁的独居老人黄六青,儿孙也给赡养费,但老黄闲不住,自己驼背很严重,还总要去湿滑的地里采中草药卖钱。
      有一天,一直开朗的老黄眼眶红红的,布满皱纹的脸更显悲伤。原来跟她朝夕相处的小狗丢了。了解情况后,冯沫力赶紧动员村组干部一起找,三四个小时后,终于在村五组找到了。看到老黄转忧为喜,冯沫力既高兴,又为老黄的境遇揪心。
      为了让村里老人通联更方便,冯沫力找到一家通讯公司,赞助了十多台老人机。没想到,劝老人用电话比找赞助还难。“老人固执得很,就是不学不用。也有面子问题,怕用不来丢人,索性不用。”冯沫力理解到这一层,就让了一步,只要会接电话就行。就这样,子女都劝不动的事情,冯沫力做成了。老黄的孙女看到她能用手机了,又给了老黄一部翻盖手机,老黄随时带在身上。
      今年在冯沫力的争取下,村里新添了100多盏太阳能路灯,老黄这样的老人出行更安全了。
      冯沫力虽是独生子,但从不被娇惯,母亲也要求他尽力帮助别人。上小学时,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个跟他同龄的小男孩,像乞丐一样瑟缩在路边,冯沫力不仅把两个包子塞给他,还把鞋给了他,自己光着脚去学校,结果被老师批评了。
      如今,作为一个2岁小男孩的父亲,冯沫力多了一份责任感,也多了力量。了解到东方村有50多个留守儿童,冯沫力向华蓥团市委申请设立了“童伴之家”,每个月给村文书1000元的工作补贴,由文书在每周末以及寒暑假的时候组织孩子们阅读、过集体生日等活动。
      “你看,这个5岁的男孩虎头虎脑多可爱,但刚开始都不敢正眼跟我说话,如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冯沫力给记者展示他手机里孩子们的照片,这些治愈的笑脸是他觉得迄今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村里的事情千头万绪,轻重缓急他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乡村振兴是几代人的事情,必须坚守“长期主义”,冯沫力认为,“一项产业能管几年、一盏路灯能管几年?孩子的事情才是最大的事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