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砂开采总量控制,但需求不断扩大四川采砂现状如何,怎样维持稳定供应

    砂场“点兵”


  • 10月23日,位于乐山市峨边县境内的大渡河河面上,几艘采砂船正在进行采砂作业。

      10月23日,位于乐山市峨边县境内大渡河岸边的一处采砂基地内,河砂堆成了小山。

        

    主角之变
      四川是河砂开采大省,但随着开采场大面积关停,山砂成为市场主角,且具有价格优势
    模式之变
      为规范整合砂石资源,“国营采砂”模式正在出现
    市场之变
      我省重点项目大多数是基础设施项目,属于“用砂大户”,市场缺口致大量外省河砂涌入四川
    管理之变
      在保障安全前提下,科学制定河湖采砂规划,纠正长期全年禁采的“一 刀切”做法

      “现在砂石骨料价格比上半年降了不少,供应也没有三四月份那么紧张了。”汛期一过,德阳中江县石泉水库工程建设开始提速,施工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总经理李阳烈,不再像几个月前那样为砂石骨料犯愁,对明年6月如期完工有了底气。
      历经汛期5个月的禁采后,10月开始,四川各大河砂开采基地启动采砂作业,要在仅剩的3个月时间里,开足马力完成年度采砂目标。
      砂石是工程建设的主要原材料,有过砂石供应短缺之痛的四川,如何确保供应相对稳定?供需矛盾如何更好地解决?□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邵明亮文/图

    A
    山砂兴起
    河砂因限采已不能满足建设需要,山砂渐成市场主角,但无法替代河砂
      10月1日,位于乐山峨边县大渡河沿岸的天府机场中粗砂开采基地里的7个采砂平台马力全开,日开采河砂4000立方米左右。
      砂石,分为河砂和山砂(机制砂)。四川一直是河砂开采大省,近年来河砂开采许可量一直维持在7000万立方米左右。2015年7月1日起,长江干流泸州、宜宾段全面禁止采砂。后来又经历中央及省级环保督察,四川河砂开采场大面积关停。
      峨边县水务局河道管理股股长雷义波记得,2016年前后,当地河砂出厂价格都在15元/立方米以下。2017年下半年开始,价格突飞猛进,一度冲上300元/立方米。“有时候拿着钱都买不到!”天府机场中粗砂开采基地负责人徐闻罡记忆犹新。
      “全省砂石供应一年在8亿吨左右,但河砂只有1亿吨不到。”省河湖保护局二级调研员唐俊峰表示,随着需求不断增长,利用山区碎石或尾矿边角料加工而成的机制砂成为市场主角。
      “机制砂有成本优势。”徐闻罡介绍,很多制砂企业是利用尾矿、边角料来加工机制砂,价格比河砂便宜不少。
      今年上半年,全省大型在建工程陆续复工,出现了一波砂石短缺。4月份,省自然资源厅印发《关于综合施策保障建筑用砂石资源供应的通知》,鼓励矿山企业对废石、废渣、尾矿进行综合利用,弥补市场缺口。
      尽管机制砂成为市场大头,但对于砂石品质要求较高的重点工程项目,硬度、密度、强度、泥沙含量更优的河砂仍是首选,在一定程度上还具有不可替代性。
      省河湖保护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我省河砂开采量维持在7000万立方米/年,只占全省砂石供应量的不到20%。“由于河砂资源有限,开采必须实行总量控制,不可能无限度增加,因此机制砂占比还有可能继续扩大。”唐俊峰说。

    B
    国营主导
    河砂开采权公开拍卖,80%以上被国有平台公司竞得
      河砂开采的主体也在变化。记者在大渡河沿线走访时发现,沿线以县为单位,将县域内的河砂开采权面向社会进行公开拍卖。
      省河湖保护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去部分地方把河砂开采权转让后,监管却没跟上,乱采滥挖、掠夺性开采时有发生。
      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四川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第三条明确规定:河道砂石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非法开采;河道采砂应当总量控制、科学规划、有序开采、严格监管、确保安全。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国有平台公司参与河砂开采权竞拍,这些企业在资源调配、稳定市场方面承担了更多责任。
      从2018年开始,成都、南充、遂宁等地开始推广“国营采砂”模式,对河砂资源经营管理体制进行改革。随后,成立国营平台统一 开采销售河砂的模式在全省进一步推广。
      2019年,这一政策方向更为明晰,省水利厅要求各地逐个制定本行政区域内河道采砂计划、核定各条河流采砂限额。具体由地方确定平台公司统一开采、出售本区域河砂;区域内以河流为单位,逐个明确采砂限额,采取招投标、挂牌交易和拍卖等形式出让采砂权。
      去年底,徐闻罡所在的公司——乐山交投集团竞拍获得大渡河峨边段的河砂开采权。“我们采砂、出售的全过程要接受业务主管部门核查、抽查或其他形式的监督。”徐闻罡表示。
      “目前,我省80%以上的河砂开采权都由国有平台公司主导。”省河湖保护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C
    省外砂来
    我省在建工程形成巨大需求,外省砂石大量涌入且有价格优势
      尽管我省河砂和机制砂产量不断增加,但由于在建工程项目形成巨大市场需求,全省砂石缺口仍然较大。
      省发展改革委公布的2020年全省773个重点项目名单里,续建项目505项、新开工项目268项,其中大多数是基础设施项目,都是“用砂大户”。尽管从省级部门到地方都出台了不少支持砂石供应的政策文件,但很多文件只是针对重点工程,全省范围内的砂石供应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以峨边县为例,尽管砂石产量很大,但由于境内在建的峨汉高速和成昆铁路复线等重大工程项目拥有优先用砂权,因此本地一些中小型工程和生产生活用砂仍然紧张。
      “这种现象在省内其他地方也很常见。”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省内砂石供应紧张,就给外省河砂进入我省提供了机会。
      10月24日中午,位于泸州龙马潭区的四川吉纯商贸有限公司一办公点外,工作人员看到有人前来询问砂石价格,连忙起身,“河砂225元,机制砂180元,不能再低了。我们的河砂是长江干流禁采之前存的,品质很好。”工作人员直接亮出了底价,但最终没能留住客人。
      他介绍,云南省昭通市等地的砂石骨料涌入,当地砂石价格完全没有竞争力。昭通市威信县宏顺建材有限公司提供的价格,机制砂60元/立方米,加上运费仍然比本地砂石便宜。
      徐闻罡也介绍,前几年,乐山市峨边县、峨眉山市和沙湾区开采的大渡河河砂还可以卖到宜宾、泸州等地,但现在这些地方来拉砂石的车辆几乎看不到了。
      在长江干流禁采之前,宜宾和泸州两市的江段每年所产河砂约占全省总产量的四分之一。禁采后,这两地的多数用砂只有靠外地补给。
      根据省发展改革委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我省天然砂的平均价格为109元/吨,约为163.5元/立方米。
    D
    稳产保供
    纠正禁采“一刀切”,重点项目建设应与山砂开采同步
      砂石供应不稳,在建工程无疑会受到影响。
      这方面我省有过教训。2017年7月开始,不到半年时间,全省多地砂石价格出现暴涨,供不应求,影响到重点工程建设。究其原因,是因为采砂场大面积关停。“有的地方怕惹麻烦,连有许可证的都给关了。”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坦言,“一刀切”禁止采砂的做法导致砂石供应短缺。
      如何确保砂石市场供应稳定?“首先,科学制定采砂规划是很必要的,规范砂石的开采,维护河道河势稳定,保障行洪安全,适度、合理地利用河道砂石资源,使之沿岸工农业设施正常运行和满足生态和环境的保护,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内江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6月份,省发展改革委、省水利厅、省自然资源厅等十多个部门联合研究起草了《四川省促进砂石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在保障防洪、生态、通航、发电、供水安全的前提下,科学制定河湖采砂规划,纠正长期全年禁采的“一刀切”做法。
      要继续优化砂石供应和消费结构。“有些工程项目,山砂是能取代河砂的。”中建五局四川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建议,在涉及水库、公路铁路建设时,业务主管部门应该同时做好临时山砂开采点审批与管理,“这样,既能缓解市场的供需矛盾,又能为工程建设节约时间和资金成本。”
      省河湖保护局副局长董大志建议,我省应着手建立砂石开采管理省级部门沟通机制,“山砂归自然资源部门管理,河砂归水利部门管理,城市建设、重点项目建设又分别归口住建、交通和发改等部门。用砂和管采砂之间相互独立,这个不太合理。”董大志说,陕西经过建立省级协调机制,合理分配年度河砂、山砂开采量,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资源统一配置,保证了市场相对稳定,值得借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