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继成:掩护黄继光炸碉堡



  • 周继成(左)和战友们。受访者供图

        

      “再过20天,我就满88岁了。”10月19日,记者见到周继成的时候,他正坐在新房子的客厅里休息。新房里,最显眼的装饰是墙上两排周继成的戎装照,而书房中摆放的各种奖章、奖状和证书,则浓缩了老人的一生。
      作为上甘岭战役中的幸存者,老人向我们讲述了那场战役中最关键、最激烈、最残酷的片段,忆起年仅20岁左右的战友牺牲在阵地上,他泣不成声。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婷
    人 物 档 案
    周继成
      周继成,1932年11月生,四川乐山苏稽镇人,1950年5月参军,1951年随部队入朝,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2营机炮连,与黄继光同在一个连队。上甘岭战役中,周继成掩护黄继光等人执行任务,他所在班共12人,战后仅剩3人。周继成荣立一等功,被所在部队授予“神炮手”称号。

    爆破地堡,黄继光挺身而出
      1952年10月,美国联军司令克拉克准备了300多门大炮、100多辆坦克、7万余人,扬言“三天要把上甘岭打下来,7天攻占五圣山”。
      10月14日,美军向上甘岭发射了30多万发炮弹,飞机扔下了500发航空弹,把上甘岭削去了2米多。我方的战壕、交通壕、防炮洞的洞口炸塌了一部分。凌晨,美军在上甘岭打满了照明弹、烟幕弹,炮不停地打。志愿军战士们在山洞里等着,摩拳擦掌,准备等敌人的炮火一停就冲出去。敌人炮火一停,步兵就整团整营羊群似的向我军阵地进攻。志愿军战士们也冲出坑道与敌人拼杀。
      15日到19日,白天志愿军战士们隐蔽在山洞里,晚上就冲出去夺回阵地。双方伤亡都大,但敌人在山下我军在山上,所以敌人伤亡更大些。
      19日,美军攻占了上甘岭的597.9阵地,并抢修了五个地堡,企图封锁我军进攻。这个阵地是个尖山,对守住上甘岭极其重要。
      135团团长张信元命令六连,在20日天亮前要把失守的阵地夺回来。二营参谋长张广生带领通讯员黄继光(战前黄继光被调入营部)到六连传达了该命令。
      六连连长万福来受命后,带领六连猛打猛冲,夺回了4号、5号、6号阵地,无后坐力炮也摧毁了三个火力点,消灭了50多个敌人。可敌人地堡坚固,而且5个地堡中间还布置了3个火力点,封住了地堡死角。连长立即组织了3个爆破组,11名战士先后冲出去炸地堡,全部牺牲。
      紧张时刻,黄继光站了出来,“把爆破任务交给我去完成!”连通讯员肖登良、吴三羊也积极求战。连营首长商议了一下,宣布:黄继光回六连六班任班长,带领肖登良、吴三羊去完成炸堡任务。
      连长又喊周继成:“小黄牛(周继成绰号)过来!”他紧紧抓住周继成的手,“你班的无后坐力炮掩护黄继光他们,你要亲自打。”周继成马上选好阵地,战友张怀民帮他装炮弹,瞄准目标,3发炮弹打哑了敌人的3个火力点。黄继光等3人也冲到敌人地堡前……在炸掉3个地堡后,吴三羊牺牲,肖登良负重伤埋到了弹坑里,黄继光也负了重伤,而敌人残存的地堡还在喷吐火舌。
      正当大家的心都冷了半截时,指导员突然发现“黄继光在动”。在敌人打的照明弹的光照下,黄继光带着伤,坚持向敌人地堡匍匐前进,爬几步,停一下,又爬,最后,他猛地一扑,用胸部堵住了敌人地堡的机枪口。
      万连长大喊:“冲啊!为黄继光报仇!”战士们冲上山,向乱作一团的敌人扫射。之后又接连打退了敌人三次反攻,歼敌1100多人,其中,周继成所在班歼灭敌人100多人。
      紧接着,他们班又接到命令,占领597.9阵地右边的支撑点,歼灭敌人,守住阵地,刚抢占了制高点,敌人的炮弹就雨点似打来,周继成左颅中了弹片,鲜血流下来把左眼都粘住了。
      炮弹打完了,他们就去敌人的尸体上抓轻武器,抓来4挺轻重机枪、11支卡宾枪、1800多发子弹、45枚手榴弹。用敌人的武器,打退了敌人七次反攻,歼敌300多人。全班12人牺牲9人,周继成和副班长张景昆、战士李学林身负重伤,仍坚持战斗,最终守住了阵地。

    不忘初心,暮年仍发挥余热
      1971年,周继成从部队转业,在苏稽公社(即现苏稽镇)供销社副主任的岗位上,兢兢业业,一干就是20余年,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1992年,周继成退休,老伴说:“你一辈子辛苦,以后就好好在家休息。”但周继成闲不住,不久就担起了苏稽镇关工委执行主任一职,并成为乐山市市中区关工委宣讲团成员。迄今,周继成先后到中小学校、政府机关、村社开展爱国主义主题宣讲250余场。他还自费购买雷锋、黄继光、邱少云、刘胡兰、丁佑君等英模事迹书刊,赠送给中小学生。
      关工委工作是没有报酬的义务劳动,但周继成乐在其中,“我还要发挥余热,以上甘岭精神来把关工委工作搞好,教育青少年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