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如何支持科技企业?业内专家热议——

    “资本要耐得住寂寞,陪企业长跑”

  •     

      10秒,这是于源跟投资人签订协议的时间。这位成都海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海枫生物”)副总经理所在的公司,获得了4500万元的股权融资。
      10年,这是海枫生物研发药物的时间。于源说,海枫生物研发一款新药需要10年,这要求投资人具备足够的耐心、情怀和战略眼光。
      10月20日,发生在第七届中国(西部)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推进会签约现场的这一幕,引人深思。科技企业需要便捷高效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但逐利的资本愿意等企业10年吗?如何化解科技企业面临的风险?针对这些问题,现场嘉宾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和答案。□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侯冲田姣

    看环境 注册制有望为科技企业带来持续红利
      “‘泡沫’有时是我们前进的一种方式。”演讲开场,深圳市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维首先提到美国纳斯达克的投资泡沫。
      1995年到2000年,纳斯达克上涨超400%,最高达到5132点。最后科技股泡沫破灭,纳斯达克指数下跌78%,最低仅为1114点。现在纳斯达克市值前10的企业,包括苹果、亚马逊、特斯拉等知名科技巨头,“这些公司提升了人类福祉,这就是纳斯达克泡沫的意义。”张维想表达的是,纳斯达克虽有泡沫,但却实实在在为创业者带来大量资本,推动科技企业创新创造。
      在张维看来,我国推出了科创板,今年又在创业板试点注册制,为科技企业打开了直接融资渠道,有望带来持续数年的发展红利。
      大环境改善的同时,金融生态小环境也要提升。张维特意提到了深圳,认为那里是全世界最像硅谷的地方。在他看来,深圳技术人才密集、资金资本密集、大型科技企业密集,形成一个“铁三角”,助力科技企业发展。成都首先要学的是将大型科技企业密集分布。科技企业密集,意味着有生态,同时可以实现技术、人才外溢,如果本地有资本投资,这些外溢出来的人才、技术就能迅速成长起来。
      科技部资源配置与管理司副司长解鑫认为,突出金融投资而非财政资金对科技企业的支撑,有两大作用。一是从技术、系统再到产品,资金量之大不是财政可以单独解决的,必须靠金融资本;其次,资本投资过程中,本身就会对科研成果的价值有更清晰的判断,即这项科研成果是不是真正为产业所需要。“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当前科技发展背景下,科技和金融融合确实是重中之重、迫在眉睫。”
      解鑫表示,突出资本市场的作用,政府部门同样也要有所作为。他透露,正在构建完善“投、贷、债、补”金融支持格局,支撑科技创新工作;构建重大科技创新任务多元化投入平台,打造一个财政资金、债权融资、股权融资全链条支持体系。

    看方式 创投3.0版本,为科技企业全面赋能
      当前,我国科技企业的融资渠道仍以银行贷款为主,但又因为知识产权评估难、抵押物缺乏等问题,很难获得银行贷款支持。
      股权投资市场对创业企业的支持力度逐渐显现,成为助力创业企业增长的重要力量。在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倪泽望看来,创投不仅是支持新经济企业、新兴企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培育优秀上市企业的重要力量。
      创业投资是三分投资七分服务。创业投资的1.0版,创投就是甲方乙方的关系,对投资的企业没有任何赋能;2.0版,服务是投资的一部分,作为陪跑教练,对投资企业浅层赋能;3.0版本,“资本要耐得住寂寞,陪企业长跑。”倪泽望举例,2012年柔宇科技还在天使轮融资阶段,深圳创投便投资,哪怕当时柔宇科技只有几张PPT。“创业投资不是撒完种子就等着收获,目前3.0版,投资即服务,投资企业就是合伙人的关系,需要全面赋能。”
      高风险是科技型企业的一大特征,如何转移高风险?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卓志表示,科技企业的风险分为投机风险和纯粹风险,投机风险不能通过商业保险来转移,但企业创新各阶段面临的风险,如研发失败、自然灾害、安全事故等纯粹风险,可通过商业保险来转移。
      早在2006年,原中国保监会与科技部联合下发通知,将高新技术企业产品研发责任保险等6种险种作为高科技研发保险险种;2010年,原中国保监会与科技部再度发文,鼓励开发科技保险险种。
      卓志认为,科技保险涉及政府机构、科技企业、保险公司以及其他金融机构等多个利益相关方,不同主体具有不同的需求和利益导向。现有做法虽然确立了政府引导、市场决定的正确思路,但对于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诉求“挖掘深度不够”,应建立利益相关方的激励约束机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