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着力构建司法行政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

    一人同时两地“服刑”?提请再审程序!

  •     

    法治亮点
    □本报记者兰楠
      近日,成都市某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刘国强将社区矫正人员王某的信息录入社区矫正信息化平台,突然平台弹出红色警告信息,显示王某从2017年至今一直在另一地接受社区矫正。
      一个人怎么会同时在两地“服刑”?工作人员将情况上报成都市司法局,该局立即启动检矫对接机制。
      近年来,成都市不断推进司法行政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建设,确保执法司法权力规范运行,有效确保执法司法公正。

    一个再审案件的提出
      检矫对接机制启动后,成都市司法局和市检察院联合进行调查核实。原来,王某居住地和户籍地不同,此次他被法院判处缓刑,指定到居住地进行社区矫正。但其实早在2017年,王某就已经被外省法院判处缓刑,并指定到户籍地进行社区矫正。因法院系统跨省之间未联网,导致王某在成都再犯罪时,未核实到其曾经在外省犯罪的事实。
      成都市司法局和市检察院将该情况告知了审判机关,目前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介入,准备启动再审程序。“通过检矫对接机制,检察院实现了对社区矫正工作的全程参与、监督落实,维护了社区矫正工作的严肃性、统一性和权威性。”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杨凯介绍。
      该案是成都完善社区矫正执法制约监督工作的一个缩影。近来成都市司法局联合市检察院等部门,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衔接配合工作的若干规定》,健全联合督办、定期通报、信息比对等制度,实现多方联管、相互监督。

    一次罚与不罚的抉择
      有些制约监督是为了“罚”,而有的却是为了“不罚”。罚与不罚间饱含的是执法的公正与温情。
      近日,大邑县市场监管局安仁监管所在辖区内进行行政检查时,发现安仁中学外的一家文具店未悬挂公示营业执照,拿出营业执照后,执法人员发现其核准的经营范围是办公用品销售,但店内也在销售饰品和玩具。“店里前几天装修,把营业执照收起来了。另外,我们马上整改,尽快去更改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文具店老板李发云解释。
      执法人员考虑到店铺受疫情影响刚复工等情况,对照行政处罚“三张清单”,决定对该店不予实施行政处罚。
      近年来,成都市在全国首创行政处罚“三张清单”,组织32个市级部门编制不予处罚、减轻处罚、从轻处罚项目1315项,大力开展包容审慎监管,帮助市场主体及时纠错改正,让其真正感受到“有温度”的执法,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为复工复产提供了支撑。去年以来,全市进行行政建议3万余次、说服教育10万余次、劝导指引33万余次。

    一张“小纸条”的惩处
      近日,一场新闻发布会现场通报了律师惩戒典型案例。其中,成都的徐某某律师于2019年4月接受犯罪嫌疑人曾某家属的委托,在成都市看守所会见了曾某,并将写有曾某微信,支付宝账号、密码的“小纸条”传递给曾某的姐姐。成都市司法局对徐某某作出停止执业9个月的行政处罚,成都市律师协会对徐某某作出中止会员权利9个月的行业纪律处分。
      近年来,成都加强法律服务行业监督管理体系。在律师行业监管方面成立了市律协监事会,设立了惩戒监督委员会,构建了“4+2”律师违纪违法线索收集机制,去年以来受理投诉153件。
      在司法鉴定行业监管方面,建立了司法鉴定“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对列入清单的机构知会人民法院进行退库处理。在公证行业监管方面,健全公证行业“三结合”管理体制,出台“最多跑一次”等10余个服务管理规定。在仲裁行业监管方面,制定《仲裁员及首席(独任)仲裁员指定办法》,在全国率先开展廉洁仲裁建设。

    一名人民陪审员的视角
      “你们长期务工,有车有房,怎么能说自己没有经济能力赡养老人呢。”人民陪审员黄本宣问。
      近日,在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赡养纠纷案中,老父亲要求到当地养老机构养老,在其他子女都愿意平均承担相关费用后,只有其小儿子以经济困难为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本案人民陪审员黄本宣对当事人的情况比较了解,在该案中做了大量调解工作,也为合议庭提供了重要的意见。最终法院判决老人赡养费由各子女平均承担,当事人均服判。“作为人民陪审员,我希望能成为专业审判与大众民意之间的重要桥梁。”黄本宣告诉记者。
      为强化对司法活动的监督,成都市司法局共选任像黄本宣这样的人民陪审员2870名。近几年来,全市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10万余件,选任人民监督员116名,监督检务活动67件(次)。同时,还遴选6名优秀律师担任公安机关党风政风警风监督员,对公安民警在执行任务、纪律作风等方面的情况开展监督,累计提出监督建议16条。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