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蜕变

  •     

    □唐雅冰
      突然,它朝前猛然一挣,一下子挣脱束缚,朝花枝上连续攀爬几下,在身后留下一个完整的蝉蜕。之后,它站住了,薄薄的翅膀轻轻展开,柔和的灯光穿过羽翼,把那一点点湿润收取。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眶一热,有液体悄然滑下,滴落在花叶上。
      那只蝉终于脱壳成功,在我眼前完成生命的蜕变,我无处安放的灵魂瞬间找到皈依,所有的毛孔一瞬间全部张开,我分明感到每个毛根处都有一双翅膀在扑棱。
      对知了猴蜕化成蝉的过程一直心心念念,知母莫如女,她悄悄放心上了。期末考试结束后等待成绩见分晓的过程甚是煎熬。经历了疫情期间两月的网课、延期一月的考试,孩儿们会呈现一份怎样的答卷呢?担心焦虑情绪对家人的影响,我每天刻意早出晚归,一个人默默看朝霞染红天际,观落日沉入水底。
      平常如昨的傍晚,我一个人在凯江九桥静静地看着夕阳从天际慢慢滑过对面山头、滑过树梢、滑过不远处的断桥,看凯江水渐渐晕染开去。手机铃声拉回思绪,女儿惊喜的声音传来:“妈妈,快点回来,我捡到一个知了猴。”
      匆匆跑回家,一只深棕色的知了猴静静趴在桌布上,背上已经裂开了一条黑色的小口子。为了延时拍下它脱壳的全过程,一时冲动,我把它捉下来放到绿植茎叶上,然后打开手机,拿起相机,与女儿开始了守候。知了猴背上的裂口越开越长,脖颈部分一团乳白的肉不断轻轻颤抖,我的心也微微一颤。它在黑暗的地下呆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经历长途跋涉才钻出地表,只为蜕皮羽化,发出专属它的鸣叫。而我,能用这种方式见证它羽化的过程,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仔细看着,生怕错过了每一镜头。知了猴的身子抖动频率不断加快,浑身都在震颤,脖子处渐渐隆起一团软乎乎的鹅黄色的肉,绿植枝叶也随之不断颤抖,眼看脑袋就要钻出来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突然,知了猴停止了颤抖,爪子无力松开,一动不动地趴在绿植茎秆上,几欲掉下来。怎么了?女儿回头狠狠剜我一眼:“都怪你,本来它牢牢抓住桌布已经在开始脱壳了,你硬把它捉下来,它抓不稳绿植,借不了力……”看着只差那么一点点脑袋就可以出来了的知了猴,我肠子都悔青了,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我唯有双手合十,期待着奇迹发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女儿几次意欲伸出手去帮忙都被我制止了,劝她其实也是劝我自己:“等等,再等等。”近一个小时过去,我感觉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那么长。“去睡觉吧,别等了,它脱壳不成功,可能要死了。”说出这话的时候,我黯然神伤,喉咙有些哽咽。突然,女儿欢喜而又压抑地叫出声来:“快看,它又动了!”它真的又动了起来,只见它脖子朝上一鼓,脑袋先是往后一缩再朝前一伸,头就全部露了出来,一对复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稍一歇息,它抬着头朝前一挣,露出了浅绿色的身体和褶皱的翅膀,身后只留下一个空壳。少顷,它身子一抖,一内一外两对翅膀全部展开又合拢,爪子稳稳地抓住绿植。泪水就那样不受约束地滑落下来。
      经历一场生死考验,知了猴完美蜕变成一只漂亮的蝉,我的心也瞬间释然。每一次蜕变都要经历别样的煎熬,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有自己经历了、奋斗了、付出了,无论成败、无论得失,才会更懂得珍惜。
      夜已深,向那只蝉道一声“晚安”,推开窗户,希望明早,它能吮吸到窗下那株木芙蓉上的第一口晨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