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对帮扶带给这个贫困村3个变化

  •     

      “这些跑山鸡都是长够了日子的,保证好吃!”6月2日一早,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民主镇小谷溪村,面对上门来收购土鸡的工作人员,村民吉固牛儿一边熟练地用塑料绳绑着鸡脚,一边给自己“打广告”。
      今年5月初,经驻村第一书记柴杰牵线搭桥,小谷溪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与成都商会达成合作,每周向成都供应跑山鸡、鲜竹笋等农副产品。“以前想卖鸡,就得自己往山下背,走得累,在镇上也卖不出好价钱。”吉固牛儿说,如今跑山鸡不愁卖,每斤的售价还比原来高出5元到10元。
      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结对帮扶小谷溪村后,从习惯到产业再到思想观念,这个曾经山高路远的贫困村正悄然发生着变化。
    □王明希 张桐菲 本报记者 王博尔

    产业变了
    偏远山村有了小商品市场
      小谷溪村位于马边县、屏山县、雷波县的交界处,由于交通不便,村集体经济长期为零。
      去年8月,小谷溪村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在马边县定点帮扶的第三个村。柴杰正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派驻该村的干部。如何把村级集体经济培养起来?柴杰决定先培养致富典型,再引导村民积极参与。
      村民啥妈石古在家种茶并与人合伙做茶叶加工,一年能挣十几万元,是村里少有的致富能手。柴杰决定先拉啥妈石古“下海”,着手把阳光帅气的啥妈石古打造成小谷溪版“彭于晏”,通过电商平台直播卖货等新形式,做好老川茶这篇文章,从而让更多村民加入其中,申请注册商标,打造小谷溪村自己的彝乡茶叶品牌。
      目前,小谷溪村已种上了近1200亩老川茶。“相信我,外面茶厂更喜欢老川茶的品质,小谷溪村的老川茶品质佳,一定要坚持种下去。”柴杰给村民打气。
      “商业也是产业。”柴杰还在村里搞起了“小商品市场”。4月1日,小谷溪村的集市正式开场。柴杰说,下一步,他还要在村里开“夜市”,“让村民感受一下吃完晚饭‘逛商场’的感觉,培养商业意识。”

    习惯变了
    文明新风成为村民自觉
      柴杰刚到村上时,见到的是这样的景象:村口,年轻人扎堆围坐喝啤酒打牌;村里,房前屋后随处可见垃圾……
      柴杰决定培养习惯,先从村干部改变起。他在村干部中制定了开会“三不”制度:不抽烟、不响手机、不吐痰,违者给予一定惩处。定好了规矩,又和大家一起制定了严格的村规民约,其中就有严禁大白天在村口喝啤酒、打牌,从小事开始树立文明新风。
      “改习惯不是件容易的事。”柴杰回忆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桔尼拉曲的村民,每天酒瓶不离身,喝醉了就来村里“要政策”。为了“治一治”桔尼拉曲,柴杰将他列为“特别对象”,天天盯着桔尼拉曲,“看他要喝酒,就去给他念叨酗酒的坏处;看他没事做,就拖着他去镇里找活做。”
      如今,桔尼拉曲已是镇上一个施工队的“固定成员”,只有休假的时候才会“奖励”自己“小酌一杯”。而村里也不再看得见牌桌和小酒桌,村民也习惯了凳子上坐、桌上吃饭、送孩子上学,文明新风成为村民自觉。

    思维变了
    越来越多的人愿回乡创业
      “聚是一把火,散是满天星。”走进小谷溪村党群服务中心,火红的两行大字格外显眼。这是柴杰挂在嘴里的话,也是他对小谷溪村的期盼。
      村民阿罗批尔曾参加过全国残奥会并获得射箭冠军。“这是好苗子。”对于阿罗批尔,柴杰曾上门“三顾”,希望他讲好家乡脱贫故事,适时回乡发展。
      “回来就是要发挥自己的专长,先准备在家乡开一个射箭馆。”阿罗批尔被柴杰的真诚打动,他计划紧跟村里的发展目标,走文旅融合发展之路。
      “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要为村里打造一支带不走的扶贫队伍。”为着力提高村组干部业务水平,柴杰将学文件、学政策作为每次村里开会的“必修课”。村干部吉折阿布就是在这样的“必修课”上学会了做电子表格。
      对村组干部的变化,阿罗批尔感慨道:“开射箭馆要走很多程序,干部们的业务水平越来越高,办理得很快,有这样一批人,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愿意回到家乡,一起把这个小村建设得更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