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来复垦?如何种出好庄稼?

    撂荒地“重生”须迈过两道坎

  •     

      “挖深一点,多上点基肥。”5月28日10时许,南充市蓬安县金甲乡杉树沟村村支书唐晓康和村民在地里忙活着,“要在6月中旬大春播栽收尾前完成500亩撂荒地开垦。”
      4月中旬,唐晓康就开始寻找撂荒地、组织人手复垦复耕,准备在大春播种粮食。但要让山坡和丘陵上的撂荒地恢复生机,并没有那么容易。
      今年,我省复垦复耕100万亩任务中,多数是位于丘区和山区的旱地。今年大春,围绕如何让撂荒地再次长出庄稼、长出好庄稼,各地把重点放在创新复耕模式、恢复地力上。
    □本报记者 王成栋 蒲香琳

    复垦之路:流转+代耕代种
      “我是第一责任人。”趁休息的当口,唐晓康解释了自己每天督战的原因。早在4月,县里和镇上就确定村里的复耕任务为400亩,并明确了考核举措,而村里自加压力,把目标锁定在500亩。
      全村八成劳动力外出务工的杉树沟村,如何完成复耕?
      “得把村里的劳动力和机械集中起来。”蹲在撂荒地田埂上,刘家伟道出复耕之道。该村以集体出资+农户机械或劳动力入股的形式,组建农机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正是刘家伟。合作社成立后,按照当地的市场价,从撂荒地承包户手中流转土地。
      合作社如何才能盈利?专家给出方案:间作大豆、油菜和沃柑,发展乡村旅游。
      合作社成员、技术员刘家民介绍,今年复耕的500亩土地中,将种植大豆200亩,预计总产2万公斤、产值至少5万元。两年后,500亩沃柑将进入挂果期,每年产值至少100万元。今后的净利润部分,将按照4:4:2的比例分红给入社农户、撂荒地承包者和村集体。
      除了流转,代耕代种是撂荒地复耕的第二个路径。
      玉米苗长到半米高,高坪区御史乡阳马庙村村民李建华从同村村民李建云手里接过200元工钱,里面包含种子化肥和耕地支出。
      接到复耕任务后,阳马庙村村干部找到种粮大户李建华商量办法。李建华以每亩每季300元的价格,承包了李建云等8户合计50多亩撂荒地大春代耕代种业务。“地是他的,收的粮食也是他的,种、管、收我来做。”李建华说。
      记者走访发现,流转和代耕代种,是今年我省撂荒地复垦复耕的两种模式。南充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黎德富介绍,目前南充实际复耕面积已达13.4万亩,远超省上下达的8万亩任务。其中,流转和代耕代种复垦量占实际复垦量的八成以上。

    复垦之后:补基础设施短板
      “犁得深一点,多撒点农家肥。”5月28日下午,高坪区会龙镇,看着翻耕后的土地,盛世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盛学全打定主意:即便是复耕第一年,也要奋力争取高产。
      盛学全清楚,撂荒地复耕的前两年,土地产出普遍不高,“都是‘生地’,产量只有同等地块的七八成。”
      不过,在前来查验的高坪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看来,施肥只是恢复产出方式的一种。更重要的是,要补足撂荒地基础设施配套的短板。
      “土地撂荒的主要原因就两个,劳动力不足和土地产出不高。”前述负责人坦言,此前摸排显示,当地八成以上撂荒地属于“望天田”,“没有产出,没有好的效益,群众自然不愿种。”
      如何让撂荒地长出好庄稼?在查验现场,高坪区农业农村局决定,派出技术员,力争在7月底前完成蓄水池和排洪沟建设配套,让盛学全复耕的土地“旱能灌、涝能排”。“项目资金通过高标准农田来安排。”会龙镇副镇长罗武说。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我省正在探索撂荒地复垦复耕过程中高标准农田建设办法,倾斜项目资金、下沉技术力量等都是选项,目的是要确保撂荒地复垦复耕“有质也有量”。

    川粮简报
    100万亩大春粮食扩种任务基本完成
      根据近期对各地扩种情况动态调度,至6月1日,全省100万亩大春粮食扩种任务已基本完成。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扩种任务的完成,主要得益于稳定的政策和大力度的帮扶。政策方面,今年我省整合粮食产业支持资金,提高补贴标准,探索完善耕地地力保护补贴与地力保护措施严格挂钩制度,以粮食种植面积为依据发放补贴。特别是首次将大豆种植纳入种粮补贴范围,推动今年全省大豆扩种50万亩以上。
      帮扶方面,我省动员乡镇和村两委,锁定建档立卡贫困户等特殊群体,组织代耕代种代管,确保“想种都种、能种尽种”。
      近期,我省将针对各地复垦复耕情况进行总结分析,探索建立复垦复耕奖励机制,确保全省粮食种植面积和产量“只增不减”。

    记者手记
    依靠农民,尊重农民
      “省上下达复垦复耕指标的时候,我们都在发愁。”在南充采访期间,各级领导干部几乎都说了类似的话。
      不少干部说,最开始,围绕如何完成大春粮食扩种任务,各级都提出了不少办法,核心在于强调政府如何推动,甚至提出了对村干部的奖惩办法。但基层反响平平。最后还是乡亲们在实践中找出不少简单却有效的路子——无论是流转还是代种代管,其实都源于基层首创。
      “这块地种什么好,我比你清楚。你就说说种粮补贴和收购政策,还有水利建设的事就行了。”一位老农的话,让蓬安县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记忆犹新。在这位负责人将加大补贴、延续托市收购和水利投资加码的信息和盘托出后,老农第二天就把撂荒了4年的5亩耕地翻耕了一遍,随后种上大豆。而此前,村干部多次动员都被老农一口回绝了。
      依靠农民,尊重农民。只要各级各地将这句话真正落到实处,相信领导干部的“愁”会消解不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