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规模养殖、全链布局、标准管理

    南充改扩建362个生猪规模养殖场

  •     

      5月8日,西充县占山乡安宁院村内,占地20亩的四川宝猪规模养猪场正在进行最后的设备安装、场内消毒,总经理杨礼清说:“计划6月首批关养1000头仔猪。”
      去年,因为非洲猪瘟,西充县40多个千头以下规模的小养猪场遭受重创。今年新建的45个养猪场都是年出栏千头以上规模化养猪场,曾经发生瘟疫的养猪场将接受严格的检疫和技术改造。在整个南充范围内,今年将改扩建的生猪规模养殖场362个,其中70%-80%年出栏量为2000头以上,截至4月底已建成44个。
      2020年,南充的生猪出栏任务为520万头,生猪养殖产业发展趋于平稳。□本报记者 蒲南溪

    多渠道恢复养殖市场
      “散养户的信息更新慢,防疫意识也弱一点。”西充县农业农村局总经济师张建军说,去年他们在农户间宣传不要走家串户,以防传染猪瘟。但很多人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谁家猪病死了,仍然前去帮忙或者看热闹,结果把病毒给自家猪带回来了。
      “瘟疫、猪周期,再加上大批不符合防疫标准的中小型养猪场关停,生猪出栏量大幅下降。”南充市农业农村局畜牧站站长侯显耀是个“老畜牧”,他说,按常理“猪周期”大概以四年为限,其间,猪价波动都是正常的市场现象,但是去年三重因素叠加,使得猪肉供应面临极大挑战。
      “母猪存栏减少,仔猪价格被抬高。现在一头仔猪最低市场价是2000元,高的则有3000元,是以往的三到四倍。母猪甚至达到一头一万元的价格。”侯显耀说,目前,猪源存在“买不到、买不起”的问题,养殖户面对高价有亏本的隐忧,如果猪肉供应量回升,价格回落时,其中的风险和落差会让他们难以承受。
      南充山地丘陵多,适合建设规模化养殖场的土地并不多。侯显耀说,今年以来,南充的禁养区从3000多平方公里缩小至780平方公里,“这是一个利好消息,有利于鼓励养殖户扩大规模。”
      截至目前,南充362个新建规模养殖场已经悉数复工,生猪出栏达135.90万头,存栏320.34万头,其中能繁母猪29.92万头。比去年年底增长60.3万头。“今年以来,全市从多渠道向市外、省外调剂调入仔猪,外购仔猪10万余头,共填槽补栏170多万头。”

    生猪养殖全链条发展
      “去年10月选好了地方,12月就开始动工了。”杨礼清2018年从广东返乡,看中了生猪养殖的发展前景,“政策上对用地和保险都有支持,而且得到了仪陇县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的支持,收益也有保障。”目前宝猪规模养猪场已经投入700余万元进行基础建设。
      “养殖户只承担养殖风险,市场风险由公司承担。”仪陇县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只与1000头以上规模的养殖场建立合作关系,统一提供猪苗、饲料、药品以及技术,同时负责收购售卖出栏生猪,“去年与公司合作的养殖户,每头猪能得到300元左右的收益。”
      “自繁自养的农户抗风险能力较低,对于市场行情,龙头企业把握得更为精准,生产供应上稳定了,市场销售也会相对地稳定。”侯显耀说,南充境内7个龙头企业,既有产能为150万头,新投产的150万头,未来规划扩展还有250万头,共计550万头以上,还有7个新建年产量10万头以上的大型能繁母猪场,其中最大的营山温氏年产量30万头,高坪年产仔猪22万头的养殖场也将在7-8月投产。
      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财政部进行了全国首批优势特色产业集群建设名单公示。列入名单的50个产业集群中,四川两处上榜,四川川猪产业集群位列其中,南充部分县区将列入集群计划。在西充县,蓝润集团投资建设了50万头生猪全产业链项目,投资25亿元,将建成集生猪养殖、肉制品加工、饲料加工、冷链物流为一体的现代生猪养殖集群,实现生猪养殖全链条发展。同时,新希望集团也正在规划将全产业链项目布局阆中。

    种养结合生态循环
      “传统养猪场,给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脏、乱、差。”顺庆区农业农村局畜牧水产股副股长王玉介绍,该区10个新(扩)建养殖场布局在植被比较密集的区域,尽量远离居住区,并严格按照标准修建化粪池,所有新建养殖场必须同步发展种植业,采取种养结合的方式。“养猪场产生的粪水经过固液分离沉淀后,肥水利用,沼液还田,做到生态环保和循环利用,推动生猪养殖产业持续健康、安全稳定发展。”王玉说。
      “猪舍只有20亩,周围流转了380亩土地留备粪污处理,并且计划种植粮食和经济作物。”杨礼清的养殖场依照标准化的设计,场区有两道门,隔离外来人员和车辆,场区内只有内部工作人员五至六人。“饲料都靠管线输送,严格消毒,避免经过人工操作染上病毒。”
      “全封闭式的现代化场房,不仅防鼠防蚊虫苍蝇,还可以防小鸟。”顺庆区久和养殖专业合作社养猪场负责人王永红说,猪场实行自动喂食、水帘降温、自动消毒等智能化饲养模式,一个人就能轻松管理1000多头猪。负责看管的工人在猪苗入场前进入,猪出栏时才可以出来。
      “整个生猪养殖行业都在进行改造升级,场房更加干净卫生,消洗程序更加严格。”张建军说,养殖户的防护意识也更强了,今年都主动上报自家养殖情况,寻求技术和防疫指导。今年,西充正尝试建立“防疫小区”,村民入股,村合作社统一建设标准化猪场,统一管理,统一消杀,降低感染风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