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厕所革命”带动人居生态产业提升

    绵阳涪城区细算“三笔账”


  •   涪城区杨家镇王家桥村干部和镇干部一起检查一体化污水处理系统的运行情况。

        

      3月4日上午,绵阳市涪城区杨家镇“十里荷塘”的一处藕田里,几名农户正在采挖莲藕。依托阴山河旁的低地,涪城区在这里打造了数十处藕田。
      阴山河只是一条排洪沟,没有灌溉功能。周边农业用水则是通过人民渠引来的岷江水。“每年需要支付一定的用水费用,每亩大概几十元。”承包了300亩藕田的刘晴说。
      从今年起刘晴会少交一些水费,而莲藕品质也会有所提升。“阴山河这一段分散居住着1000多户村民,每年大概可新提供近万立方米的灌溉用水。”杨家镇综合行政执法协调办公室副主任沈长江说。
      当地展开的“厕所革命”,彻底解决了阴山河周边农户厨房、厕所污水问题。不仅成为周边产业用水的补充,还带动当地新增2个绿色食品种类。“阴山河边成群的白鹭,已吸引了不少观鸟爱好者来这里消费。”刘晴说。□本报记者 祖明远 文/图

    人居账 “厕所革命”带动厨房改造
      3月4日上午,杨家镇王家桥村村民王竹英收拾完厨房后,又开始清扫厕所。厕所新贴的瓷砖,清洁起来很轻松。
      2019年,涪城区推进“厕所革命”,区政府为农户提供改厕补贴。王竹英家获得了1000元补贴,“主要用于购买洁具和瓷砖了。”王竹英说。厕所出来的污水,在屋外户用沼气池发酵处理后,会成为她家院前蔬菜的肥料。
      “厕所革命”中,也带动了厨房改造。过去王竹英将厨房废水直排到屋旁的沟里。“厨房废水含有油脂,夏季气温升高,味道大,还滋生蚊虫。”王竹英说。
      借“厕所革命”之机,王竹英家院子里安装了油污分离器,大小如同一个倒扣的小水桶。从厨房排出的油污废水,经过分离器分离油脂后,流进了屋外不远处的污水收集调节池。再经过一系列水解酸化、混凝消毒、二次沉淀后,曾经的污水将达到农业生产用水标准,补充了附近农业用水。“大概10天,厨房排水会有点堵,在分离器上刮下一层薄薄的油脂,就可以接着用了,也不费电。”王竹英说。
      “厕所是看得到的变化,看不到的变化是农家生活方式的提升,推动了农村面貌的扎实改变。”涪城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说。
      数据显示,2019年底,涪城区农村卫生厕所无害化率超过90%。

    投入账 系统整合分散处理
      王竹英家门前几十米处就是阴山河。五六年前,因为畜禽养殖污水和生活污水排放,“空气中有味道,水也不干净。”王竹英回忆。
      2015年,阴山河两岸被列入现代农业示范区,后来又被定位为农旅融合区。提升水质成为改善环境、升级产业的当务之急。
      首先是改变附近小、散、乱的畜禽养殖业态。通过关停和升级环保设施,养殖污水基本得到有效处理。但生活污水的处理更难一些。乡镇调整前的杨家镇共有1.7万人,污水处理厂只覆盖了场镇和周边两个村的3000多人,如果将阴山河周边居住点都纳入处理系统,仅管网建设就需要4亿元以上的投入,成本太高。
      解决的办法是分散化处理。王竹英房侧建有一个污水一体化处理池,上面盖着绿色的铁板。每月,村党支部书记肖小丽会过来给处理池添加净化“药”。“专用的化学用品,像药片大小,每次放几颗,就能管一个月。”肖小丽说。
      这个处理池是附近15户村民生活污水处理的枢纽。经过滤、消毒、沉淀后的污水,在这里转化为农业灌溉用水。这套设备和覆盖15户的管网造价约为10万元,成本降了下来。
      即便如此,要实现农村生活粪污无害化,所需投资仍不是小数。
      涪城区采取了项目整合的路子。例如,污水一体化处理池由区生态环境局牵头建设,城镇污水管网由区住建部门统筹,厕所改造及无害化处理则由区农业部门负责。“综合利用不同的项目,目标都是让水清澈。”涪城区农业农村局分管负责人说。

    产业账 水质改善产业升级
      在杨家镇柏林湾村的“十里荷塘”,与正在采挖莲藕的村民相伴,一位架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正瞄向旁边的一座小山。“上面那些白色小点,其实都是白鹭,这里现在住着上百只白鹭,还得到一个‘白鹤嘴’的外号。”沈长江说。
      改善水质,最初只是希望带动赏花经济——近年来,每逢夏季荷花盛开,这里都能吸引数万游客。而野生鸟类带动的观鸟经济,则完全是意外之喜。
      2019年,仅刘晴一家接待赏花观鸟者的收入就超过20万元。同样受环境改善的吸引,一家康养基地也在此落户。
      水质改善了,农产品质量也得到提升。数据显示,建设相关净化设施后,该片区新增了2个绿色食品品牌,还有一家业主发展起有机蔬菜订制业,售价约为普通蔬菜价格的两倍以上。附近的生态葡萄、草莓等水果,售价也高于市场平均价格。
      得益于务工和乡村旅游,王家桥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2万元,比绵阳全市平均水平高2000多元。
      “厕所革命”还给王竹英带来一个新习惯——看着整洁的厨房和卫生间,她总忍不住拿起拖把打扫卫生,还收获了村里评比的“生态文明之家”荣誉牌。


    主编走笔
    “厕所革命”是标尺,也是一道“考题”
    □罗敏
      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发展理念的“镜子”。
      如何看待“厕所革命”,这不仅折射出对村容村貌提升的态度,更显示对农村产业发展、生态环保、文明习惯等方面的通盘考量。
      改建一间几平方米的厕所,表面上只是改善农村居民如厕环境,改善农村人居基础设施,促成人们健康卫生习惯的养成。但从污水处理、管网建设、产业发展、生态环保等角度来看,这又是一个综合工程,需要多个部门统筹联动,紧密配合。
      而这也正与乡村振兴的理念不谋而合。
      从一个厕所的改建,可以窥见乡村振兴的工作理念和方法——需要从更高层面统筹规划,需要整合多个部门力量投入,需要兼顾长远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更需要逐步树立正确的发展观和生活习惯……
      厕所是衡量文明的重要标志,改善厕所卫生状况直接关系到群众的健康和环境状况。绵阳市涪城区杨家镇细算“三笔账”,综合利用不同的项目开展“厕所革命”,带来的是农村人居生态产业的全面提升。由此可见,有效的“厕所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既能保障农村居民的健康,更是加快城乡一体化进程的途径。
      因此,“厕所革命”是一把标尺,衡量的是各地乡村振兴的质量和水平,“厕所革命”也是一道“考题”,考的是对农村工作的综合理解和执政能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