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课进行时:﹃云学习﹄,你学得怎么样?


  • 杨雨澈认真上网课。   受访者供图

      成都市行知实验小学教师张静在家中录制相关网上教学视频。   本报记者肖雨杨摄

      上英语网课的仁寿华兴中学教师郑惠。 受访者供图

      尚双双老师把平板电脑上的白板传屏到笔记本电脑,方便学生看见老师进行数学题目演算步骤。 受访者供图

      成都市晋阳小学四年级学生张芷萱在爸爸陪伴下,通过学校线上平台,跟随视频做眼保健操。 本报记者肖雨杨摄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日前,教育部要求延期开学,并发出了“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号召,鼓励各地尽可能利用互联网和信息化教育资源为学生居家学习提供支持。“云学习”的课堂情况怎样,老师与孩子们能适应这样的教学方式吗?在这个特殊时期,家长又有何反馈与感受?记者进行了采访。

    课堂
    ●镜头
      2月10日,简阳市简城第三小学学生刘乐兮第一天上网课,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新鲜。“镜头里,我熟悉的老师好像变了一个人,同学们也都在屏幕上,我呢?上镜是啥样子?”毕竟是孩子,刘乐兮天生的好奇劲儿上来了,一不留神,他的鼠标挡住了摄像头,老师没有在屏幕上看到他,突然大叫一声“刘乐兮”,他着实吓了一跳,立马坐好,不敢再左顾右盼。中途休息做眼保健操时,刘乐兮玩心再起,一边做一边扮鬼脸,结果很快,他的“表情包”被老师发到了妈妈宋倩的手机上。
    □本报记者 肖姗姗 吴晓铃
    气氛活跃 软硬件还应提升
      “云学习”课堂情况怎样?记者采访发现,相比家庭自我安排,由学校安排的网课学习更有效率,孩子们也比较感兴趣,课堂气氛活跃。不过同时,由于网络软硬件条件不一,有一些网课还可以进行针对性提升。

    孩子感兴趣
    网课是实体课程的补充与延伸
      得知学校组织开设网课后,宋倩很熟练地帮儿子在电脑上按照学校的提示下载并注册了学习软件。“我觉得学校安排很合理,比我自己在家给刘乐兮规划学习时间效果好多了。”旁听了很多节网课的宋倩认为,没有网课时,缺乏约束,制定的学习计划不能百分百完成,但上了网课,完成课堂作业和学校一样,不能拖延,而且既有老师监督,又有同学一起学,氛围也不错,孩子感兴趣。宋倩觉得网课还有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可以回看,“给孩子提供了多一次的学习机会,不懂的,就多几次回放。”不过,宋倩同样也认为,还有很多知识得在真实的学习环境中才能完成,比如孩子们如何相处,“所以我觉得网课是实体课程的补充与辅助”。
      绵阳东辰国际学校一年级的学生杨雨澈觉得网课很有意思,尤其是老师给他讲《爱心树》那一课,他印象最深刻,“除了课文,姜老师给我们讲了钟南山爷爷、李兰娟奶奶不怕危险去武汉救援的事情,我很感动,我长大了也要做他们那样的人。”
      “当然,我还是喜欢背着书包去学校,想真正地和同学、老师待在一起。”刘乐兮期盼着疫情赶快过去,回到学校的那一天。

    一个都不能少
    网课质量需要共同保障
      “孩子给我讲了他上《爱心树》这课的感受,我深有感触,觉得网课质量与老师的关系挺大。”杨雨澈的妈妈雍琳认为,老师结合当下大家关心的话题对学习进行了延伸,提升了孩子的兴趣,扩大了知识面。“有人觉得上网课孩子注意力容易不集中,其实网课也是实体课的延伸,老师也可以在教学方式和内容上有延伸扩容,更加吸引孩子的关注。”
      除了老师,网课的质量与学生以及网课的软硬件也有很大关系。成都高二学生李小云上课时便遭遇了一些尴尬。一次上历史课,刚上到15分钟的时候,李小云突然发现老师说话没声音了。她焦急地检查了一下电脑,声卡没坏,那就是老师那边的问题了。然而此时,老师并没发现有何不对,PPT在不断下拉,电脑面前的孩子们懵了。他们赶紧在班级群里报告情况,有的则立刻给老师打电话。没想到即使是宅家上课,老师也按规定不接电话。直到一节课上完,老师看到手机上来自学生们的“轰炸”信息,才发现这节课白上了。怎么办?只好下午重新上了一遍。
      有一天的地理课晚自习,也被孩子们带偏。当老师还在讲山川地理、各国风物,说到如何地理研学时,有同学按捺不住地说:“我好想去西藏玩”。这一下打开话匣子,大伙儿顿时开启了放飞梦想模式,“我想去贝加尔湖”“我想去攀珠峰”……隔着电脑屏幕,老师的粉笔砸不到自己头上,平时严肃的小学霸们在群里“闹麻了”,气得老师连声叫停:“同学们我们是在上课,不是在讨论放假去哪里玩!”李小云原来也有点嗔怪同学们把珍贵的答疑时间浪费了,不过小姑娘很快释然,“大家估计都憋坏了。”但面对几十个活泼的孩子,如何隔着屏幕把控课堂节奏和氛围,确实也是老师们面临的新课题。

    教学
    ●镜头
      “听得见吗?”“看得见吗?”“听得懂吗?”2月24日上午,打开笔记本电脑、手持平板电脑,准备就绪进入钉钉线上直播课堂,成都市郫都区犀浦外国语学校教师尚双双开始了日常三连问。经历了最初的“磨砺”后,尚双双的数学直播路顺利了很多。
    □本报记者 边钰
    “十八线主播”修炼记
      这场疫情防控战对不少老师而言,最大的“惊喜”莫过于“人在家中坐,直播天上降”。化身为“网红主播”的老师开始了一场“修炼记”。准备直播三件套:电脑、耳机、摄像头,学习DIY手机稳定器,忙着线上集体备课,研究各种录制软件……在“直播教学囧途”上,虽然有吐槽,有辛苦,但是借助一根网线,千里知识一线牵,也让他们乐在其中。

    新“主播”教学囧事多
      2月12日,接到学校可能要进行网络授课的通知后,尚双双的心里飘起了两个字:“崩溃”。尽管直播在最近两年热度爆棚,但对于她和同事来说,这仍然是一个距离他们很遥远的事情,“我基本上没怎么看过直播”,“十八线(意为不知名)主播上线”成为当下她和同事最爱用的戏谑词。
      玩笑归玩笑,认真的准备却在随后展开。参与培训、制定教学计划、完成师生注册……为了顺利进行首次直播,尚双双还让家人扮演学生,提前在家中进行线上演练。尽管如此,2月17日的首秀还是“囧事”不断。学生们对于新教学模式显示出了极高的好奇与热情,虚拟课堂里的连线需求(通话的功能)刷刷地上升,干扰了正常上课。她手忙脚乱将其设置为全员禁言后,网络不畅问题又冒了出来。她的声音和课堂画面出现不同步,有的学生还中途掉线。
      为了让网络流畅,她把放在客厅的WiFi搬到了上课的卧室。但第二天的线上直播仍旧磕磕绊绊。钉钉的直播课堂,只能看见老师人脸和他们所用的课件。数学题目的解答过程如果手动在word或PPT里输入,又显得极为不便。最开始,她使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双设备配合。手机通过投屏,学生便可以看见自己的演算过程。不料中途,讲得正起劲时,“老师,你的白板放倒了”的消息刷刷地弹出来。定睛一看,固定在自拍杆上的手机倒放着。
      第二天的直播结束后,她再度修复这些漏洞。改用平板电脑,在里面下载了“希沃白板”软件,通过“传屏”模式到笔记本电脑里,让学生能清晰直观地看见自己在白板上的手写演示过程。

    拥抱新潮流,讨论群闪烁不停
      在前方网络直播课火热的同时,教师讨论群也消息闪烁不停。由于疫情,手机支架、稳定器难以买到。用衣架弯曲对折后做成临时支架、用废纸箱改造的直播设备固定板等神器也在群里被不断分享。“直播中出现的问题”“除了分屏模式,如何用专业模式进行直播”“统一进行线上作业批改”“组内试讲”等问题成为群里老师讨论的热点。
      除了直播时会遇到各种技术问题,准备网络备课也不轻松。“因为上的课程属于延伸和巩固范畴,因此,针对网课要重新设计课程内容”,每上一节40分钟左右的课,郫都区第一中学57岁教师蒲儒刿都会花上半天来寻找符合当下形式的教学资料,重新规划课堂教学内容。他第一堂直播课的主题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一系列和疫情传播相关的读物被他挑选出来推荐给学生。紧贴热点的直播课,学生们听得兴趣盎然。
      相对于文化课,体育课则更加特殊。犀浦外国语学校的体育老师张栗灿根据学生在家,不宜进行剧烈和大场地训练,将八段锦这种适应在家练习的“慢运动”简化,进行在线教学。
      尽管老师们会吐槽线上网课的网络卡顿、互动不畅等问题,不过他们也积极拥抱新潮流。“我也在向其他老师学习线上教学,毕竟无论哪种形式,让孩子们学到知识才是重点。”张栗灿说。

    家长
    ●镜头
      2月25日清晨7点50分,成都高二学生李小云准时坐在电脑前开始上课,电脑那头,老师按课程表在上高二下学期的课。女儿正认真记笔记的时候,父亲李林蹑手蹑脚给女儿端了点水果进来,顺便“偷看”女儿上课的情况。
    □本报记者 吴晓铃 肖姗姗
    线上线下 父母是孩子最强的后盾
      “远程教学到底是什么效果?”“高中是冲刺的时候,孩子怎么耽搁得起?”面对网络复课,不少家长心中充满了疑问。不过,随着课程的开展,家长们的担忧渐渐放下,他们尽量为孩子营造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一些无法在家办公的家长甚至自制“神器”,以便能“云监督”孩子的学习。

    淡定的孩子焦虑的父母
      每天早上,李小云的妈妈总是6点20分准时起床。她麻利地做好早餐,7点20分叫醒了女儿。按照课程表,小云的网课7点50分开始,这半个小时,完全够女儿洗漱并吃完早饭。
      在女儿学习时,不放心的父亲李林借着给孩子送水、端水果的理由,蹑手蹑脚进入孩子的学习房间观看。这次复课,上午的课程表上是5节课,下午1节,晚上晚自习。趁着中午吃饭,李林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女儿,“你们老师在那边讲,怎么知道你们听没听懂呢?要是上课,还可以举手提问。”孩子边扒饭边解释,“晚自习老师会在群里集中答疑。”“那跟得上老师进度不?”“没有什么不同啊!”李林本想再问,后来一想,这是特殊时期,能这样复课已经很不容易。后来,当李林发现女儿即使网上听讲也毫无障碍,且作息时间和以前在校一样忙时,原本颇为担心网课效果的他,一颗心也渐渐踏实起来。
      对女儿寄予厚望的李林仍在期待早日开学,“我倒是巴不得天天见到孩子,但是学校才是他们现在的舞台。”

    宅家网课靠自觉还是靠监控?
      面对网课,有的孩子有家长陪伴,有的孩子却在“单战”。袁晚晚是成都市双流区一名基层工作人员,从1月21日开始,她就一直在防疫一线忙活。念初三的儿子逸辰正处在初升高的关键时刻,袁晚晚却每天都在上演“失踪”。开课之前,袁晚晚的老公也被召唤到一线,逸辰正式成为一名“留守学生”,在这样的情况下,上网课全靠自觉。“我觉得网课比宅家自习更高效,还缓解了我发现问题得不到解决的焦虑。”逸辰说。而袁晚晚不管多晚回家,都会检查一下逸辰的听课笔记和作业,“看到他的听课笔记和作业,我真的很欣慰,儿子在努力,在成长,他的自律性更强了。”袁晚晚直言,未来完善网课,除了软件的增强、教师信息化素养的提升和学生自控能力的培养外,她还特别希望有一个“无家长介入式远程管理”的开发。
      袁晚晚想要的这个远程管理的雏形,似乎被一个作家爸爸实现了。四川作家彭家河在接到女儿要上网课的通知后,他第一时间犯愁:“谁知道娃娃在家学习没有?是不是又在偷偷玩呢?”他一通翻箱倒柜,DIY出一个监控。“用旧手机制作监控,不光可以监控娃娃在家学习没有,等开学后,也可以监控有没有小偷啊!不过一定要告诉娃娃,不然涉嫌违法哦。”彭家河打趣道。他的方法就是在新旧手机上都下载安装一个APP,然后扫码连接,连接成功后,再把旧手机放到女儿上网课的电脑前,打开新手机就可以全程实时观看女儿的一举一动,“还可以录像、拍照。不过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这还是得靠她自觉了。”彭家河说,学习最重要的还是要养成孩子良好的自学习惯。(文中李林、李小云为化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