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行”四川农民工参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度过最值得的九天九夜——

    他说“争分夺秒地跟死神抢人”

  •     

    □本报记者 任鸿
      2月5日晚,武汉“睡”了,雷神山医院建设现场依然火热。
      23点左右,记者拨通了在这里忙碌的川籍农民工彭中田的电话。此时,正是他的晚饭时间。吃过饭,他还要继续工作——前一天,他和团队连续工作了22个小时。前几天的深夜,他在朋友圈写下,“雷神山的夜很冷,战友们仍然饱含热情,争分夺秒地跟死神抢人!”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被称为“基建奇迹”,这背后是成千上万埋头苦干的建设者,彭中田是其中之一。1月28日起,他在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工地上度过了44年来最苦、最难,也是最值得的九天九夜。

    我一定要回武汉去!
      彭中田是新希望六和湖北分公司禽事业部的员工。2003年起,他多数时间是在武汉度过,电话号码是武汉的,车牌号也是“鄂”字头……
      1月17日,彭中田带着家人回到老家乐山市犍为县过春节。“看到武汉疫情的新闻越来越多,我坐不住了。”彭中田说,自己想出点力,却不知从哪里入手。
      1月26日,新希望集团下属“兴源环境”援建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污水处理项目的消息在工作群里传开。听说工地上缺人,有着多年水电安装工作经验的彭中田决定要回武汉去。
      “武汉,去不得!”70多岁的父亲不再“无条件”支持他。料到父亲的态度,彭中田没有多争论,“这么多年,我父亲是晓得的,我决定的事,一定会做。”
      第二天一早,简单收拾行李离家,父亲一直没有露面。由于还处于隔离期,彭中田离开前需先到犍为县医院体检。
      虽内心有“怨”,妻子还是给他煮了六个鸡蛋,叮嘱他体检后饿了就吃。“医院食堂听说我是回武汉建火神山医院的,打包了三顿伙食让我带上,鸡蛋最后没派上用场。”电话那头,彭中田笑着说道。
      20多个小时,彭中田自驾到湖北。他发了条朋友圈,不少人都为他的“逆行”点赞。也有关系铁的,说狠话劝他回去。“有个朋友知道我前些年肺出过毛病,就吓我。我说我都几十岁的人了,有心理准备。”

    总要做几件不为名利的事
      1月28日晚,彭中田赶到火神山工地,没收拾安顿就接手了晚班工作,负责协调工艺、配件和安装,也帮忙电焊、氧焊、预埋等。
      “哪儿缺工,就往哪儿去。”彭中田说,他跟过很多工程,要说哪个工程没有工人偷懒的,少!但在火神山现场,大家吃饭都在赶时间,最多十分钟就解决。
      为了抢工期,工地上实行两班倒,每班工作16个小时,中间有4小时交叉工时。一天24小时就这样“变”成32个小时。
      按计划,彭中田每天有8个小时休整时间。但干起活路来,那只是理想状态。“采购难度大、运输不稳定、电话随时会打过来,能躺平了一口气睡5个小时很奢侈了。”彭中田说,平均每天就三五个小时休息时间,有时候,就在物料上“猫”一会儿。
      另一大困难是口罩。“一天戴十几个小时,感觉快‘长’到肉里了。”
      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宣布完工——一个按正常工期需要45天的项目,彭中田和“战友们”在人员配备只有正常情况一小半的条件下,不到十天完成。
      彭中田告诉记者,出来打工二十来年,能参与创造“基建奇迹”,内心也很自豪。“前二十年我都在想着怎么挣钱养家糊口。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人这一辈子总要做几件不为名不为利的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