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厨垃圾回收上“云端”



  •     

      成都每天产生约2200吨餐厨垃圾,若没有恰当的处理方式,就会成为污染源,或被不法分子加工成“地沟油”。
      一家企业采用物联网技术,使餐厨垃圾回收全程可回溯可监控,并把收来的潲水加工成动物蛋白饲料,让其变成了可利用资源。
    深阅读
      1月15日晚上9点过,成都市天府二街建发·鹭洲里美食街牛华八婆麻辣烫餐厅,一桌客人散去,服务员立即把一锅明晃晃的油汤端回后厨,“嘭”一声倒进一个不锈钢制的油水分离器。
      这个系统使用了物联网技术,数据会即时上传给餐厨垃圾回收处理企业,并同步保存到“云端”,供政府食品监管部门和回收企业使用。运输车辆实行卫星定位、网络派单,运的厨余、走的线路完全由电脑系统设定。
      餐厨垃圾回收也“上网”“腾云”,变得“高大上”。
    □本报记者 梁现瑞 袁城霖
    A发现大生意
    成都每天产生约2200吨餐厨垃圾,利用起来做成产业,空间巨大
      投身餐厨垃圾收购处理产业前,杨杰汶从事的是“高富帅”的移动互联网,年薪上百万。发生这样的转变,是一个偶然的契机。
      2017年初,成都双流区一家潲水回收处理企业找到杨杰汶所在公司,希望能设计一款油水分离器的传感器,运用物联网技术,实现计重、信息报送等功能。
      “这个太简单了吧,为啥不搞大点?”接到任务后,杨杰汶认为是小菜一碟。他鼓动客户,不要局限于上述功能,应该进行系统化设计,统筹潲水的计量、回收、处理等环节,进而对这个产业进行彻底重塑。
      剃头挑子一头热。对于杨杰汶提出的建议,对方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别人不干自己干!”碰了壁的杨杰汶,有了大胆的方法。
      “人往高处走,你这倒好,往低处走。”周围的人很不解,收购潲水上不了台面,为啥愿意去干这个“脏活”?
      杨杰汶想的不一样,“越是落后,进步提升的空间就越大。”
      成都市有餐厨垃圾产生单位约4.8万家,每天产生餐厨垃圾约2200吨,但缺乏处理工艺,这些餐厨垃圾一部分拿来喂猪,一部分只能填埋或焚烧。
      违法生产和使用“地沟油”、私自倾倒餐厨垃圾更是屡禁不绝,仅2010-2014年就立案查处涉嫌回收火锅锅底制售火锅油案件8件,查处16起非法打捞“地沟油”的违法行为。
      去年以来,城市周边潲水喂猪被彻底叫停,潲水无处可去,偷排现象不时出现。如果把这些资源利用起来做成产业,无疑是一笔巨大的生意。
      杨杰汶介绍,仅以成都为例,保守估计,每年产生的餐厨垃圾高达80多万吨,“光处理费,就是一块巨大的‘蛋糕’,这还不算下游资源化利用产生的价值。”
    B回收很智能
    垃圾桶上的芯片发出信息,集运车辆按设定线路运行,全程有据可查
      2017年8月,成都吉安露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应运而生。团队一班人夜以继日地工作,去年初,一套全新的餐厨垃圾回收处理系统正式上线运行,餐厨垃圾的信息收集、传输、运输、处理完全实现网上运行。
      通过一年多的推广,目前,成都市内已经有超千家餐厅接入这个系统,其中包括800多家火锅店和200多家中餐馆。700多辆餐厨垃圾集运车也被纳入这个系统,成为一个“垃圾集运版滴滴”。
      有了这个系统,餐厅的餐厨垃圾一旦到达设定数量,装在专用垃圾桶内的物联网芯片便会向系统发出信息,接到信息后,系统会给餐馆附近的集运车发出派单指令。后者接到指令,会尽快赶到餐厅收餐厨垃圾,按照系统自动生成的运输线路,送到指定地点,过磅核实,费用则会自动打到车辆负责人的账户上。
      目前,对于中餐厨余和火锅店废油,实行两套不同的回收模式:中餐垃圾由于含油量只有5%-8%,利用价值较小,后期处理成本较高,餐厅需按400元/吨-500元/吨付费;火锅店餐厨垃圾中大都有70%左右的油脂,利用价值较高,公司反要按4000元/吨向收运油脂单位付费购买,除去成本费用,火锅店每吨废弃油脂可以卖出2000元。
      杨杰汶介绍,这套体系有两大优势:一是油水分离器上的物联网芯片,解决了后厨WIFI信号可能不好的问题;其次,由于随时接触油污,芯片容易被破坏腐蚀,但由于采用了先进工艺,使得设备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另外,我们将潲水油集运车整合起来,为下一步吸引更多餐厅的加入创造了条件。”谈及盈利情况,“起步嘛,处于微利状态。”杨杰汶说。
    C意料外的收获
    “这个事情还能增值”,数据作银行信贷依据、制作高端饲料等收获让人期待
      “肯定又是问要贷款不?”去年10月初的一天,接到一家银行的电话,杨杰汶不加思索就要把电话挂了。
      “我们想跟你合作。”对方解释,是想借助杨杰汶收购潲水的大数据来佐证餐厅的经营状况,进而为发放中小餐厅贷款提供依据。因为潲水数据上传到“云端”,难以更改,进而可以反推餐厅的经营状况。相比账本收银,这种数据可靠性更强。
      杨杰汶内心受到触动:“原来我干的这个事情还能增值啊!”
      之后,又有一家高端饲料企业找上门来,要他帮忙回收西餐厅剩余蛋糕。之前,它们是作为餐厨垃圾被扔掉了。分类处置,这种高蛋白的“垃圾”一下子就身价百倍。双方很快达成一致。
      偶然的收获,让杨杰汶对这个产业有了全新的认识,也更加坚定了从事这个产业的信心。
      不仅有意外的收获,意料之内的收获更是显而易见。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这个系统不仅解决了餐厨垃圾的去向问题,而且部分垃圾还可以得到资源化利用,更重要的是,因为有据可查,对于大的品牌餐饮店,这点成本是值得的。
      对于政府而言,最大好处是解决了监管难题,借助这个系统,只要点下鼠标,餐厅垃圾来龙去脉一目了然。
    D发展中的困惑
    餐厨垃圾用来养黑水虻,变成动物蛋白饲料经济价值较高,但需要解决落地难题
      挑战也不少。不同于火锅店“卖垃圾”,中餐馆是“买垃圾”——付费给垃圾处理方。目前全成都接入该系统的中餐馆只有200多家。同时,“苍蝇馆子”不如品牌企业积极性高。
      相对于前端的不积极,后端处理环节的挑战性更大。
      目前,厨余垃圾的利用处理,国内普遍有三种模式:一是生物消耗,比如饲养黑水虻;二是生产饲料原料;三是作为有机肥。
      第一种经济价值更高,广东等地较多采用。黑水虻是一种腐生性的水虻科昆虫,能够取食禽畜粪便和生活垃圾,幼虫在蝶变前经冷冻烘干,可生产成高价值的动物蛋白饲料,用于喂鱼喂鸡。2018年,杨杰汶的公司引进这种模式。
      1月10日,记者来到成都市新都区龙王镇黑水虻养殖基地。掀开几个塑料大棚,里面放着成堆的餐厨垃圾,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面而来,仔细一看,到处都是白嫩嫩的蛆虫在蠕动。
      “这就是黑水虻的幼虫。”现场负责人介绍:“不到一周,这几十吨垃圾就会被吞噬一空。”根据测算,分类处理后的中餐馆餐厨垃圾,每100吨可以生成25吨左右的黑水虻饲料,蛆虫取食垃圾后被处理,能够得到5吨左右的成品,按照8000元/吨计算,就有4万元的收入。除去人工、土地等费用,每回收一吨餐厨垃圾,通过饲养黑水虻,能够有超过200元的利润。
      “但账不能这么算,那是理想状态。”上述负责人说,实际情况要差很多。在成都,黑水虻产卵时间和频率远低于沿海。经过专家分析,黑水虻一般是在20度以上的气温中交配,成都一年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不符合条件,如果人工加温,会提高成本。
      更大的困扰是土地。杨杰汶透露,说到垃圾处理,各地都避之不及,所以找到一个“安身之处”特别难。目前,他们新都基地的日处理能力只有不到100吨,公司计划在今年内将生产能力提升到1000吨甚至更多,但“云端”的产业免不了“落地”的烦恼。
      根据《成都市餐厨垃圾处理设施专项规划(2016-2035)》,成都将统筹规划建设18个餐厨垃圾处理项目。杨杰汶希望能够挤进这个大盘子。
      此外,市场的推广也是障碍。从现实的情况看,在全市数万家企业中,杨杰汶的公司只纳入了上千家,其余部分被一些传统的餐厨垃圾回收企业分享,但处理手段相对传统。
      下一步要吸引更多中餐馆的关键点在于,提升下游资源开发的力度和产品附加值,进而降低甚至免除中餐馆支付的费用。另外,要让千千万万的“苍蝇馆子”纳入正规的处理系统,则需要政策监管力度的加强。
      无论哪一方面,未来都还面临巨大的挑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