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灭火转守为攻 总理支持率下滑

    莫里森承认“有些事本应做得更好”


  •   这是1月12日在距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温杰洛村拍摄的被林火烧毁的车辆。 新华社发(储晨 摄)

        

      多名澳大利亚消防志愿者12日说,得益于有利的天气状况,他们数周来首次得以转守为攻。
      不过,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13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中因应对林火不力,支持率大幅下滑。
      在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新南威尔士州小镇博达拉附近,消防志愿者们抓住难得的有利天气条件,从节节防守,转为主动出击切断火势去路。
      “过去七八天以来,这场火来势汹汹,现在天气出现变化,终于消停,火势也得以稳定,”麦克利恩负责协助应对博达拉附近一处火场,他告诉美联社记者,“火势已经改变,我们因而能够抢先一步,发起反攻。”其他消防志愿者认同麦克利恩的说法,认为气温降低和风速减小终于为他们提供一个取得进展的机会。
      澳气象部门预计,有利天气条件将持续一周,不过,如果今后一段时间没有强降雨,大火估计还要持续燃烧数周;如果天气状况再度恶化,火势也可能再度加重。
      澳大利亚新闻民意调查公司13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由于应对林火不力,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跌。调查显示,59%的受调查者不满意莫里森应对林火中的表现,只有37%的人满意他的表现,这一比例与他去年5月赢得议会选举中的支持率相比,呈现大幅逆转。
      莫里森先前坚持地方政府有足够能力应对林火,多次声称澳大利亚减排努力已经足够,去年年底不顾林火肆虐前往美国夏威夷度假。虽然很快取消度假,但一张他不久又与亲友举杯庆祝新年、观赏焰火的照片再度引发不满。
      民调评论员威廉·鲍解读,莫里森的个人支持率受林火影响下降8个百分点,成为他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最低点,被工党党首安东尼·阿尔巴内塞反超。同时,工党的支持率也反超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与国家党联盟。
      澳大利亚去年10月初现林火,火势过去数月不断蔓延,过火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相当于韩国的国土面积。这场灾难波及澳大利亚东南部三个州,迄今夺去28人生命,包括4名消防员。
      直到民意沸腾,莫里森才决定向灾区派遣军队,承诺拨付大额资金用于救灾和重建,重提加大减排力度。他虽然一直否认政府在灾情初期措施不力,但12日向媒体承认“有些事本应做得更好”。
      田野(据新华社专特稿)
    延伸阅读
    考拉迁居新西兰?专家说“不可行”
      澳大利亚林火肆虐,烧毁大片考拉栖息地,不少人为这一“萌物”命运揪心,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人想到,不如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
      德新社报道,截至13日下午,倡议“新西兰引进考拉”的请愿书已筹集6500多份签名。请愿书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面临功能性灭绝,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
      请愿书提到,考拉主要以桉树叶为食,因而不会破坏新西兰本土生态系统;新西兰有将近3万公顷桉树林,与澳大利亚桉树林面积相当,能够为考拉提供丰富食物来源。
      自去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林火过火面积迄今超过1000万公顷。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估算,可能超过10亿只动物在林火中丧生,包括袋鼠、考拉等澳大利亚代表性动物。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13日视察一家救治烧伤考拉的“考拉医院”时说,当前估算损失为时尚早,但这一场林火无疑造成“生态悲剧”,考拉“受害尤其惨重”。
      她说,政府将设立工作组,为救援考拉和恢复考拉栖息地制定计划,将考虑“一些创新方案,包括是否能够把考拉安置在非原始生长地”。
      不知是否被澳官员的话激发“灵感”,新西兰人请愿“考拉搬家”,但专家指出“不可行”。
      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梅拉告诉德新社记者,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梅拉说,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
      沈敏(据新华社专特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