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春运观察

    小站上的春运故事


  •   扫二维码,看2020年春运首日,小站上的春运故事。

        

      1月10日,一年一度的春运正式拉开大幕。
      年年回家路,年年路不同。这几年,四川交通精彩“变脸”,越来越多的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延伸进贫困地区、边远山区、民族地区,正成为带动老乡脱贫的大道,成为通向全面小康的大道。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春运首日,我们走进新建铁路、高速公路和新开动车沿线上的小城小站,倾听那些平凡却真实可触的回家故事,走进故事背后那些交通带来的出行和发展巨变。透过小站春运这扇窗,感受这场奔向团圆的抵达,和面向新年美丽未来的出发。

    动车通了
    包工头跟着“绿巨人”来了
    ●点位:成都至巴中动车沿线平昌站
    □本报记者 唐泽文 袁城霖
      “第一次从平昌坐动车回重庆,心情有点激动。”1月10日早上7时,平昌站检票口还没开,鞠朝林就和很多旅客一起,等候在大门外。
      他们等待的是当天8时08分开往重庆的C5831次列车。这趟列车于去年12月30日起在平昌站停靠,结束了平昌到重庆没有动车的历史。
      工程承包商鞠朝林是重庆涪陵人,刚在平昌拿下了一个建筑项目,“两年建成,项目收益还可以。”
      收益不差,但起初他并没有打算接手。当时,鞠朝林有两个项目可选择,一个在重庆,一个在平昌。重庆项目收益相对低些,但离家近;平昌项目收益好些,但距离远成本高。鞠朝林算了一笔账,平昌项目用工人数100人左右,之前工人坐大巴往返,“回家一趟需 8小时左右,往返花费超300元。工人们一个月来回一次,路费每月超过3万元。”
      “如果不是动车开通,我可能就选择做重庆的项目了。”鞠朝林说。动车开通后,他和员工回家,可以坐动车到重庆北,再换乘动车到涪陵,4小时左右,费用单边不到100元。“今后接工程时就可以优先考虑平昌。”鞠朝林说,等到手里的项目理顺后,将重点在平昌寻找其他项目。
      与其他乘客不同,鞠朝林随手只有一个公文包。他说,原本也想带一些土特产回去,但仔细想想,坐动车这么方便,哪里需要带很多东西,“想吃,坐动车过来就行,吃最新鲜的!”
      动车的开通,也给平昌站带来了不小的变化。
      平昌站副站长刘荣说,当天送行和到站的乘客预计将超过3000人。刘荣做了一个统计:2018年11月至12月,平昌站日均发送旅客496人次;去年10月25日,开通到成都和重庆的动车后,11月至12月,日均发送旅客量为870人次,同比增长75.4%。“尤其是下午的车次C5785,从巴中至成都在达州不停靠,直接经停平昌,客运量增长很大。”刘荣说。
      临近春节,平昌站的客流量增长更是明显。当天,仅C5781这一趟车,就有超450人从平昌站上车。“这几天的发送和到达旅客,日均流量在3000人次左右,是平时的3倍。再过几天这个数据会更高。”刘荣说。
      近日,平昌站和公交集团开了协调会,公交集团将根据列车到站的时间节点增加公交车和出租车频次,为到站旅客下一步出行提供便利。

    雪域归乡路
    “忐”途变“坦”途
    ●点位:雅康高速天全服务区
    □本报记者 侯冲 王若晔
      1月10日上午10时45分,蒙蒙细雨中,两辆大巴车缓缓驶入雅康高速天全服务区。车门刚打开,顾不上遮雨,嘎玛曲珍冲向服务区的食品售卖点。烤得焦香的鸡腿、黄澄澄的玉米、红油油的椒麻鸡,让这位藏族女孩口水直冒。
      “早上4点多就起床了,早饭都没顾上。”嘎玛曲珍啃下一大口玉米后,告诉记者。
      嘎玛曲珍来自康定,是遂宁职业技术学校学生。这次,学校统一包车,送120多名甘孜学生回家过年。他们中,最远的要赶一天一夜的车才能到家。为节约时间,这趟回家旅程从凌晨5时就开始了。
      嘎玛曲珍学的是学前教育专业,至今已读了三年。嘎玛曲珍是我省藏区“9+3”免费教育计划培训学生。2017年9月,她第一次走出高原赴遂宁上学。两年多来,她多次往返于遂宁与甘孜之间,心情也有了很大变化——从“忐忑不安”到“坦然平静”。
      嘎玛曲珍刚去学校报到时,车子在大山间绕来绕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晕车的她只有死死攥住塑料袋。这趟求学路给当时年仅16岁的她心里留下了阴影,“一想到放寒假坐车回家就犯怵。”
      不过,嘎玛曲珍的担忧很快成为多余。当年春节前回家时,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已经贯通,客车15分钟就“飞”过二郎山。虽然隧道里没啥风景,但她还是一眼不眨地盯着窗外。“又快又稳,想晕车都难。”
      啃下一根玉米,嘎玛曲珍有些口渴。她到旁边雅康高速返乡服务点打了一杯热水。正在服务点执勤的工作人员张鑫告诉记者,服务点今年元旦后就设立了,有热水有药,为来往旅客提供方便。
      天全服务区开通两年以来,张鑫最大的感受就是车越来越多。尤其春运期间,服务区内车位有时都不够停,他还得帮着保安维持秩序。
      走进服务区,最显眼的就是扶贫产品专区,琳琅满目的商品整整摆了一面墙。超市工作人员介绍,扶贫产品中,卖得最好的是一款牦牛乳饮品,“可以缓解高反,是旅客进藏首选”。
      喝下一罐牦牛乳,嘎玛曲珍笑着说,“尝到了家的味道。”11时,雨小了一些,大巴车开始鸣笛,提醒学生们该上车了。临别前,嘎玛曲珍说,今年毕业后,她准备回到家乡的镇上工作。“当上老师后,我要用自己亲身经历鼓励孩子们,走出去才有未来。”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1月10日,临近中午,记者在嘎玛曲珍的朋友圈看到一段视频。视频里,大巴车刚穿过二郎山隧道,车上的歌声再次响起。跟她第一次回家过年时比,提前了3个多小时。
      嘎玛曲珍日思夜想的家,快到了。

    高铁通了
    路近了,可常回家看看
    ●点位:成贵高铁兴文站
    □本报记者 王眉灵 蒲香琳
      “走这边!”蒋明桂脚步匆匆,边向“售取票处”走去,边招呼着孩子。7岁的大女儿懂事地回头朝弟弟妹妹们招手,小跑着跟上爸爸的步子。
      1月10日下午3时许,蒋明桂要带着孩子们搭乘经停兴文的D1825次动车到广州,时间只剩不到半小时。取乘车凭证、过安检,进入候车室,他才放下左手提着的挎包,脱下背上高过头顶的登山包,靠在椅子上缓缓吐了口气。
      为啥不在家过年?“想趁过节多挣点钱!”蒋明桂坦言。
      2018年才摘掉“穷帽”的兴文县,以前是国家级贫困县。10年前,家在县城附近的蒋明桂和爱人远赴广东打工,多年打拼存下点积蓄,在广东省中山市开了个小店。异地他乡,打拼不易。这些年,孩子在老家上学,由老人帮忙照看,他和爱人一年回来一两次。过去,兴文交通不便,蒋明桂回趟家要坐20多个小时的长途客车。这次,为了尽早赶回广东照理小店,蒋明桂往返打了个“突击战”:凌晨6时从佛山西坐动车出发,中午12时就到兴文;回家吃过午饭,带上自家和弟弟家共4个孩子,下午从兴文出发,晚上10时到广州南再转车到中山,晚上11时就可到住处。
      当天打来回,以前想都不敢想。“高铁通了,方便太多了!”蒋明桂告诉记者,去年12月16日成贵铁路开通后,他特别关注了铁路部门的微信,密切关注兴文到广东的动车车次,梳理出这条“最佳路线”。交谈间,蒋明桂摩挲着手上的4张乘车凭证,欣慰地说:“以后争取每个月都能回来一次,多陪陪他们。”
      15时38分,当D1825次动车从兴文站发出后,车站旁的小土坡上,一名穿着红棉袄的小男孩开心地喊:“爷爷,高铁来了!”
      男孩叫王钰博,今年4岁半。这天,他在外打工的父亲王洪将坐高铁回家过年。一年没见父亲,王钰博很兴奋,吃完午饭就闹着爷爷王国彬,“到火车站等爸爸”。
      16时29分,D1856次列车到达兴文站。“你爸爸到了!”听到爷爷说,王钰博急切地踮起脚不停张望。背着大包、提着行李箱的爸爸王洪出现在面前时,王钰博却腼腆起来,低头摆弄玩具枪。王洪一把抱起王钰博,他咯咯地笑个不停。记者问他新年有什么愿望,他低声地说:“我想爸爸过了年也不走。”听到这里,王洪眼眶有点发红,他想了想,指着又一辆呼啸而过的列车安慰孩子:“高铁通了,爸爸回家的路就近了,以后会常回来看你和爷爷!”
      兴文站春运值班员李倩文介绍,成贵高铁开通以来,兴文站日均客流量2000余人,春运期间预计日均客流量将超3000人次。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