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来了

  •     

    □张洁
      早上在锦城湖边跑步的时候,才发觉冬天来了。
      冬天,一切都像是突然之间累了,累得连一句话,一个字都不想对人说,沉默了。
      树不说话,草不说话,花即使开着也不说话,湖水冷冷地,不说一句话。
      这个世界,只有它们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天气暖的时候,树想伸展就伸展,想哗啦啦地召唤人们去树下乘凉也是它的自由,草想一股股冒出来就一股股冒出来,花想开成什么样就开成什么样,想招揽蜜蜂来就招来。
      它们都有自己的自由。天气凉的时候,树想枯萎就枯萎,草想没有力气地趴在地上就趴着,花想看看花瓣一片片落下去的样子就让它们白白落下去,湖水跟着风,想停就停,想流就流一会儿。
      而现在,它们不想说话的时候,只能由着它们不说话。
      我跑过沉默的树林,跑过沉默的草丛,跑过沉默的湖岸,没有谁可以和我说话,没有风的时候,它们连动都不动一下。只有偶尔天上飞过的鸟,叫着“我去了,我去了”,掠过我,飞走了。
      虽然沉默,它们又不全然没有了生气,你靠近它们的时候,一定能知道它们还活着。
      它们都像是在一起等着什么,一边蓄积更大的一分力量,在某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它们就会突然迸裂出那分力量来,该舒展的舒展,该冒芽的冒芽,该流淌的流淌,内心被按捺了一个冬天的涌动终于可以显露出来了,它们就是这样,突然去吓人一跳。
      这是它们的自由和快活。而我的自由和快活在哪里呢。我很想知道。
      一切都静悄悄地,像是在我周围静止了。只有我热气腾腾地从这个静止的世界里穿行而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