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棱乡村“三变”掀起治理新风尚

    农闲不打牌 议事晚上来

  •     

    □本报记者 樊邦平
      1月1日,丹棱县齐乐镇桂花村老场镇茶馆老板刘大姐决定,春节后改行卖副食,“喝茶打牌的人越来越少,不如趁早改行。”
      当前正值农闲,不打牌的农民去哪儿了?“都去文化大院唱歌跳舞了。”刘大姐指着1公里外歌声嘹亮的作平文化大院,半开玩笑道,文化大院“抢了生意”。
      近日,记者深入丹棱乡村调查发现,老牌农业名县丹棱在乡村治理中掀起三缕新风:闲暇的村民不进茶馆进大院,村里的大事热衷在晚上的“党群集中活动日”来议决,打破行政区划成立基层党小组更好地为村民提供服务。

    一线观察
    “娱乐新高地”抢了茶馆生意
      文化大院由农民筹资,政府补贴建设,因不定期举办文艺演出,且免费提供文娱场所和设备而成为乡村的“娱乐新高地”。
      “打牌要输钱,还不如到这里来看表演,摆龙门阵。”桂花村5组的殷大军是文化大院的铁粉,但凡有空就到院里来凑热闹。
      桂花村有村民近2000人,随着文化大院建成,桂花村老场镇上的茶馆生意日渐冷清,场镇茶馆数量从几年前的8家锐减至2家。
      这边厢村民欢天喜地告别了牌桌子,在几公里外的狮子村,村民正准备参加晚上的“党群集中活动日”。
      “邓书记,省道106线收费站关闭了,车子敞开跑,安全隐患多,还是要在十字路口增加点减速带。”
      “这个提议好,但安装减速带要花万余元,需要公开征求意见并讨论,到时候你来哟。”
      去年12月16日,狮子村党支部书记邓树华照例走访全村,为两天后的“党群集中活动日”搜集议题并邀约村民。
      村上大小事,不再仅限于白天的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更多地放在每月18日晚的“党群集中活动日”,这是丹棱乡村治理中出现的一个新现象。
      新现象不止于此。岁末年初,正是橘橙上市时节。在仁美镇小桥村,一支服务队穿梭在村民的果园,免费提供管护技术服务。
      不收费的服务队员并非农业系统的农技员,而是家门口的党员。几年前,该村打破以村民小组为单元的党小组结构,成立功能性党小组,将全村80余名党员按照特长、兴趣爱好等划分为5个小组,分门别类为村民提供服务。

    背后解码
    “三破三立”催生治理革新
      丹棱县是有名的橘橙产业强县,全县12万农业人口中有8万人从事橘橙种植,依靠橘橙产业,农民收入稳步提升。但随着经济繁荣和农民收入增加,丹棱乡村和许多乡村一样,面临着精神文化活动供给不足,基层党组织凝聚力、号召力有所减弱和村级治理矛盾突显等挑战。在丹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贾荣梅看来,面对新时代的新挑战,传统的乡村治理办法已不够用,必须有破有立,创新乡村治理思路。
      桂花村文艺爱好者王作平2005年自掏腰包,建起全县首个乡村文化大院,希望把村民从牌桌子上拉下来。作平文化大院建起后就像一块磁铁,强力吸引着周边农民。
      以作平文化大院为切入点,丹棱县设立引导专项资金300万元,撬动社会资本3600万余元建起100余个文化大院,每年举办各类文艺演出和活动1200余次,让12万群众受益。
      2014年,丹棱开始在每月18日推出“党群集中日活动”,让村民与村干部面对面,诉求和疑问当面提,疑难矛盾现场调,重大事项及时说。每年,全县收集梳理群众反馈各类问题2000余条,及时办理量超过90%。
      几年前,丹棱以农村党员的年龄、特长和兴趣等为依据,重建基层党组织,将全县近5000名农村党员划分为381个功能性党小组,为村民提供产业指导、公益帮扶等服务,并清理整顿18个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提升党支部在乡村的影响力。
      “三破三立”,党建引领乡村各项事业。2018年,丹棱被评为全省农民增收工作先进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