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圆梦:从川藏公路到川藏高速


  •   建成后的雅康高速公路泸定大渡河大桥。

    汶马高速理县段。

    汶马高速桃坪段。

      汶马高速鹧鸪山隧道年最低温度达零下15摄氏度。

      雅康高速穿越二郎山国家森林公园。

    雅康高速大杠山隧道施工便道。

        

      12月28日,四川进藏高速公路再传喜讯:汶川到马尔康高速公路年底将再通车40余公里,至此,全线除尚在建设的狮子坪隧道及连接道路约20公里外,其余段全部通车。
      犹记,去年12月底,在一场漫天飞雪后,雅安至康定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甘孜藏区迈入高速公路时代,当地群众开心地驶上高速公路,在雪天不挂链、不堵车地快速出行。
      65年前的12月25日,修筑川藏公路、青藏公路两条进藏公路的筑路大军在拉萨胜利会师,西藏结束了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在这之后的一个甲子又5年时间,一代代交通人在养护、提升改造进藏公路的过程中,形成和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
      而今,两条高速公路,一南一北,与川藏公路南线、北线路线一致,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延伸,犹如两条跳动的主动脉,带动民族地区和平原地区同频共振、脱贫奔康。
      从川藏公路到川藏高速,四川交通人续写着“两路”精神的新时期故事。
    □陈风 (图片由四川藏区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提供)

    A
    肩负使命
    四川藏高公司自成立起就肩负着填补四川藏区高速公路空白、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的使命
      如果从空中俯瞰,2000公里川藏线,犹如一条哈达,从四川盆地伸出来,铺陈在世界屋脊上。昔日,十万筑路大军用铁锤、钢钎和镐头劈开悬崖峭壁,降服险川大河。此后几十年间,川藏公路几经修整,通往藏区的国省干线不断提档升级,但藏区群众“门难出、路难行”的现状仍客观存在。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都不能少;共同富裕的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早在2010年,四川就开始筹划,兴建川藏高速公路,为四川藏区全面脱贫奔康提供有力的交通支撑。在此背景下,四川藏区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四川藏高公司)应运而生。
      这家于2013年组建成立的公司,不少“元老”是四川交通一线的“老兵”,参加过川藏公路的重大改扩建项目,比如二郎山隧道建设、鹧鸪山隧道建设等。
      忆往昔,多位“老兵”讲到了二郎山——甘孜藏区和平原地区交流的主要障碍。
      “二呀二郎山,高呀高万丈……”从雅安往甘孜方向行进,必须穿过二郎山。川藏公路翻越了整个横断山脉,穿过了14座山脉,二郎山是横梗在川藏线上的第一座高山。过去,翻二郎山没有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成的川藏公路从二郎山垭口翻过,但公路坡陡弯急难行,还不时有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上世纪90年代末,四川克服种种困难,打通了当时里程最长、海拔最高的二郎山隧道,4公里的隧道,比原来翻越垭口节省了四分之三的路程,而且避开了滑坡等路段,让通行更为安全。“老兵”们回忆,二郎山隧道贯通当天,甘孜州群众为修路者们献上洁白的哈达,感谢大家带来的出行方便。
      二郎山隧道通行条件虽大为改善,但山上地质灾害频发,冬季、夏季常遇堵车。一位“老兵”介绍,有一次,他在翻越二郎山时遇到山体塌方,堵了整整一个星期。“1999年,二郎山隧道通车时,我们就希望有一天能把高速公路修进甘孜州。”
      2010年,震后的四川正加速高速公路基础设施建设,从规划和待建项目来看,全省21个市州,只有康定、马尔康两个州政府所在地没有高速公路。“把高速公路修到四川藏区,进而可延伸到毗邻的西藏”,成为四川的共识。为此,四川交投集团特意成立了藏区高速公路办公室,规划推进几条藏区高速公路的建设。2013年,组建四川藏高公司,成为四川交投集团旗下的一员,亦是四川唯一一家大量承担四川藏区高速公路项目投资、建设和管理运营的国有企业。可以说,四川藏高公司自成立初就肩负着填补四川藏区高速公路空白、促进四川藏区地区经济发展的历史使命。
      这与藏区群众对高速公路的渴盼,不谋而合。
      2018年的冬天,雅康高速泸定到康定段还没通车,甘孜州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托着受伤的左臂找到标段负责人。“走老路(注:指国道318线)太颠簸了,又堵车。”他恳求从在建的公路通行,以便快速到达雅安求医。因公路还在修建,不具备通行条件,雅康公司专门派人送这名青年通过。
      像这样的“小故事”,在进藏高速修建期间时常可见。也正因此,雅康高速公路全线开通后,当地群众欢欣雀跃,称高速公路的通达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冬天大家开车出门再也不用挂链子、不怕堵车了。

    B
    科学论证
    进藏高速公路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前期研究,几乎积累了全国交通领域建设的顶尖智慧
      因为地势地形险要,川藏公路被称为“危险的天路”。普通公路尚且如此难建,修建等级更高的高速公路又将多难?
      泛黄的资料记录下这一历史:早在两条进藏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先期开工时,国内交通专家已将四川藏区高速公路建设面临的建设难度总结为“五个极其”:地形条件极其复杂、地质条件极其复杂、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工程建设极其困难。
      藏区高速公路处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过渡的台阶地带,海拔从约600米上升至3000米以上,穿越盆周丘陵、高山、高原等多个地形单元,沿线地势陡峻、地质复杂、灾害频发、生态脆弱,藏区高速公路建设条件十分复杂,施工极其困难。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感叹,藏区高速公路的建设难度是“30年国内高速公路建设难度之大集”。
      让高速公路延伸到藏区,这不仅是四川的梦想,也是交通人的共同梦想。2011年,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四川省藏区高速公路建设专家组成立,包括3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内的几十位国内专家,一起为四川藏区高速公路提供技术支持。专家组组长周海涛表示,“这是国内交通建设史上组建的专业配备最齐、力量最强、规格最高的专家组”。
      春天,孕育着希望。2012年的春天,专家组第一次会议在成都召开,会商研究藏区高速公路建设重大技术难题。会前,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组织动员全国涉及交通工程的多个领域的一流专家和技术力量,深入藏区实地考察高速公路路线走廊,为藏区高速建设献智,这在四川乃至全国交通建设史上前所未有。
      “专家们有个共识:建设进藏高速公路,不仅是在续写历史,更是在改变历史、创造历史。”四川藏高公司负责人介绍,在进藏高速公路设计建设初期,参与专家们就提出,分“防灾减灾、绿色环保、智慧交通、重大工程”4个板块、下设若干子课题,分别进行科研和攻关。
      前期技术论证历经多次考量。汶马高速公司负责人回忆,2012年,汶马高速设计初稿完成,此后便是无数次的修编,“异常煎熬”。专家们常为一处选点,一条跨线争得脸红脖子粗,很多方案是“拍着桌子碰出来的”。“一条高速公路设计了14套具体路线方案,这在国内非常罕见。”周海涛说,这14套方案,大部分不是预先设计出来的,而是讨论中思维碰撞产生的。直到2013年10月,经过数次易稿,《四川省汶川至马尔康公路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才通过国家发展改革委评审。一条高速公路,光讨论方案就用了2年,这在中国高速公路建设史上十分罕见。
      进藏高速公路的建设,专家们也随时提供智力支持。2016年,在建中的雅康高速公路突遇红线外山体大塌方,大仁烟处几根建成的水泥墩柱在短短几秒之内被冲毁……中国工程院3位院士及专家得知情况后,专程赶来雅康公司一线紧急处置现场,调研并给予了帮助。
      可以说,进藏高速公路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科学论证,几乎积累了全国交通领域建设的顶尖智慧。

    C
    极不平凡
    进藏高速公路的修建,不仅攻克了藏区高速公路面临的一系列世界性难题,也为以后川藏走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在谋建、实施近10年后,2018年,四川首条进藏高速公路——雅康高速实现了全线通车;2019年,另一条进藏高速公路——汶马高速也实现了140余公里的通行。两条高速公路,以高达80%以上的桥隧比,在狭窄的川藏公路走廊里通行,穿越深山峡谷、穿过复杂地质带。
      这是不平凡的穿越,它代表着四川高速公路实现了从平原向高原的跨越,实现了高速公路建造能力的跨越。
      雅康高速公路建成时,建设者们总结发现,这条路创造了“六个第一”、开创了“七个首次”,这些“第一”“首次”为藏区高速的建设写下了生动的注脚。
      “六个第一”:泸定大渡河大桥雅安岸隧道锚为世界第一长隧道锚;二郎山特长隧道为全国已通车高海拔地区高速公路隧道长度第一;泸定大渡河大桥主跨为省内已通车高速公路第一;机电工程安装1500个高清摄像头、3.5万盏隧道灯、538台风机,为省内已通车高速公路第一;隧道总长度为省内已通车高速公路第一;桥梁钢结构用量为省内已通车高速公路第一。
      “七个首次”:国内首次使用隧道智能动态照明景观系统,有效缓解驾驶疲劳;国内首次在高海拔峡谷地区复杂强劲风场环境下,采用缆索吊装系统吊装千米级大桥主梁,首次采用隧道内拼装顶推大跨径曲线钢箱梁工艺;二郎山特长隧道国内首次完全实现斜井洞内反打,国内首次建设多功能交通转换带;国内首次建设共用一栋服务综合楼的立体双边地形服务区;省内首次运用北斗卫星地质灾害监测系统;省内首次全过程采用沥青砼拌和信息化管控系统;省内首次系统对全线景观绿化进行系统规划设计和建设。
      汶马高速公路上也亮点频出:建成全国首座预应力钢管混凝土桁梁桥汶川克枯大桥;打通全世界最长的高原高瓦斯高速公路隧道鹧鸪山隧道;在建的狮子山隧道建造了国内最长的辅助施工悬索钢桥;成功解决了遇水软化的千枚岩建设难题。
      在国内专家们看来,两条进藏高速公路的修建,不仅攻克了藏区高速公路面临的一系列世界性难题,而且,为以后川藏走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由于川藏高速公路的复杂性,业内专家将其建设称作“攀登公路界的珠穆朗玛峰”。登顶“珠峰”,为后来者踩出了更多“路径”。
      泸石高速——联系雅西、雅康两条高速公路的便捷通道,其前期工作已经进行了长达一年的研究、商讨。翻开会议资料,对地质、桥梁、隧道、冰水堆积等建设会涉及的难题,均有研究课题、破解难点、具体目标等。川藏铁路即将开建,此前几年间,参与川藏铁路规划设计的多位“大师”,多次走进藏区高速公路的建设现场,看长大隧道群、看高烈度地震带特大桥、看易碎山体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影响等,为川藏铁路的建设积累经验。
      进藏高速公路被视作内地进入藏区的经济大动脉、脱贫攻坚的民生大通道,名副其实。
      以雅康高速公路为例。这是甘孜藏区首条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应当地群众强烈需求,雅康高速4万多名建设者实干拼搏,实现了两次提前:一次是2017年12月31日,雅康高速雅安至泸定段95公里提前21个月建成,并入四川高速公路网试通车运行;一次是2018年12月31日,雅康高速泸定至康定段40公里建成试通车,全线提前9个月完成建设。
      数据证明,雅康高速公路为藏区经济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根据甘孜州政府工作报告:与2016年通车前相比,2018年甘孜州接待游客增长930万人次,旅游收入增长92.8亿元,分别增长62.1%和61.4%。2019年“十一”黄金周期间,甘孜州共接待游客234.92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5.84亿元,较2016年同期分别增长95.06%和108.05%。
      “交通梦”的实现,促进了“发展梦”的实现。

    雅安到康定高速公路
      雅康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雅安至新疆叶城联络线(G4218)中的一段,项目全长约135公里(其中雅安段长89公里、甘孜段46公里),桥隧比达82%。双向4车道,设计时速80公里/小时,平均每公里投资约1.87亿元。项目起于雅安市雨城区草坝镇,接G93成渝经济区环线乐雅高速公路,在对岩镇与G5京昆高速公路成雅段、雅西段形成枢纽互通,向西经天全县、泸定县,止于康定城东。
      项目于2014年全线开工,2017年雅泸段建成通车,2018年全线建成通车。雅康高速公路是四川甘孜藏区首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从成都可一路高速直达甘孜州康定市,全程仅需 4小时左右,较此前省时一半以上。

    汶川至马尔康高速公路
      汶马高速公路全长172公里,起于汶川县城以南,与映汶高速相接,止于马尔康市城区以东,主线设置桥梁121座、其中特大桥11座,隧道32座、其中特长隧道12座,桥隧比86.5%。项目位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过渡的边缘地带,穿越多条地震断裂带,地质灾害频发,建设难度高,是一项世界级的工程,被喻为川西高原上的“云端天路”。
      项目建成后将实现成都到全省所有市(州)政府所在地全部连接高速公路,对助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助力四川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大意义。汶马高速公路建成后,将使得成都至马尔康的时间从原来的5小时缩短至3.5小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