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西南的高铁冲击波

  •     

    □本报记者侯冲 梁现瑞 贵州日报记者何永利 王颖
      “半年前我就开始关注这条路了。”12月13日,得知本报记者联系在贵州发展的川籍企业,贵州批发架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曹维希主动打来电话。作为长期活跃在川贵两省的农产品电商企业负责人,他对成贵高铁期待已久。
      岂止曹维希。成贵高铁,这条全长648公里的高速铁路,从成都平原出发,一路跋山涉水,将四川、云南和贵州三省紧紧连在一起,数千万人将因此受益。
    出川之路
      强化西南地区联系,提升了西南板块的战略能级
      “一眼看得见,开车走两天。”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林口镇有个村叫鸡鸣三省村,形象地说明了云贵川位置之近。看起来近,走起来却很远。受限于地形和交通等因素,三省往来并不顺畅。
      “上世纪九十年代,去成都需要两天,中间在泸州住一晚。”12月14日,毕节市交通运输局办公室里,副局长肖远勋回忆当年的出行难。
      肖远勋在交通系统工作了30年,见证了毕节市第一条高速公路、第一座机场的诞生,如今又迎来了第一条高铁。成贵高铁开通后,毕节到成都高铁最短仅需 2小时53分。
      从两天到两个多小时,感受到交通便利的不仅是毕节市。成贵高铁开通,四川、云南和贵州三省间将拥有一条便捷的大通道,由此带来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加快流动,进而推动西南三省间经济社会文化的交流合作。
      “成贵高铁的开通强化了三省间联系,进一步提升了西南板块在全国的战略能级。”贵州省社科院副院长黄勇认为,西南几个省市的联系将更加紧密,由此推动西南地区从地理概念成为经济区域。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认为,成贵高铁开通后,成都、贵阳等城市间联系更加紧密,对推动形成西部大开发新格局起着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合作之路
      文旅产业是重点,川贵可携手打造世界级白酒产业群
      12月14日,毕节市大方县慕俄格古城,贵州宣慰府景区内略显空旷。据了解,去年景区接待游客仅为40万人次。
      “主要以本地游客为主。”大方县慕俄格古城管理处副处长杨永轩介绍,成贵高铁开通后,景区将直接面向成都、贵阳两大市场,预计游客将实现大幅增长。
      成贵高铁沿线拥有峨眉山、蜀南竹海、百里杜鹃等著名景区。借成贵高铁,川贵两省在文旅产业合作方面大手笔谋划。
      对内,打开两省客源市场。贵州省文旅厅副厅长黄昌祥介绍,两省以往更多是五一、中秋、国庆等假日游,高铁通车后,可变假日游为周末游。
      对外,叫响川贵文旅品牌。“旅游不是一站式的。游客到四川,总希望到周边省份也去看一看,在贵州也一样。”黄昌祥认为,川贵抱团,有利于打开国际旅游市场、吸引境外客源。
      文旅产业之外,成贵高铁更是在西南腹地“勾勒”出一条经济走廊。黄勇表示,云贵川三省可在能源、煤炭、矿山机械等领域加强合作。白酒作为川贵两省的“名片”,更是大有文章可作。“双方可从白酒原料、文化、技术等方面合作,打造世界级白酒产业群。”
      前不久,四川党政代表团访问贵州,两省政府签署了一揽子合作协议,其中涉及大数据、中医药、文旅等方面。四川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上述特色产业,两地还可加强民生社会和科教等领域的合作。
    奔康之路
      结束黔西、滇东、川南等贫困地区不通高铁的历史,为脱贫攻坚助力
      毕节市黔西县协和镇建档立卡贫困户周理平的儿子儿媳长期在浙江打工。春节将近,周理平开始期待儿子儿媳回家过年。
      成贵高铁的开通为他实现梦想提供了可能。“以后,儿子儿媳外出更方便了,还能去广州、西安这些地方找机会。路好走了,一年就能多回家几次。”
      一人就业,全家脱贫。贵州省扶贫办督查专员彭锦斌说,成贵高铁的开通,“将给曾经闭塞、落后的贫困地区,带来观念、思想上的冲击和改变。”
      更直接的改变就在眼前。“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扶贫之路。”彭锦斌说,成贵高铁开通后,黔西地区的天麻、食用菌、辣椒等蔬菜和中药材,早上采摘,中午就可送到成都、贵阳等地,将带动贫困村、贫困老乡产业发展和脱贫增收。
      彭锦斌还注意到,成贵高铁沿线的屏山县、兴文县、威信县、镇雄县、大方县、黔西县等都是贫困县。此外,毕节市还是全国唯一的开发扶贫试验区。
      成贵高铁拉近了上述贫困地区与成都、贵阳两个省会城市间的距离,进一步推动贫困县融入省会城市发展圈,为当地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发挥积极作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