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科乌洋芋出深山

  •     

      (上接01版)首先得有商标。通过驻村干部帮助,迷科村去年注册了“迷科乌洋芋”商标。
      “人靠衣装马靠鞍。”随后,仅产品包装盒就设计了6款。
      这还不够。“品牌的本质是消费者的信赖和认可。”迷科村驻村工作队队员胡畔说。
      去年开始,迷科村想方设法“吆喝”起来,网上搞直播,还邀请当地彝族女老师担任形象代言人,拍摄的短视频在各大平台推广。随后还获得“四川扶贫”集体商标标识用标授权,并闯进机关、高校和商超,知名度大大提高。
      线下,通过对口帮扶单位“以购代捐”;线上,进驻淘宝、京东、拼多多,从去年秋天开始,迷科乌洋芋销量跑出“加速度”,一年卖出了几十万公斤。
      为保证品质,延长销售期,村里又争取到华夏人寿保险公司50多万元捐赠,建起储量20万公斤的冻库。为防范自然风险,去年村里为2000亩乌洋芋买了农产品保险,还建起喷灌配套水系,即便遇到旱灾也可确保收成。
      一套组合拳打下来,迷科乌洋芋不仅牌子更响,品质和产量都更有保障。

    一个新烦恼
    周边洋芋冒充“迷科乌洋芋”
      “卖了10万元了!”提起今年的收成,27岁的迷科村村民波比杨军笑得合不拢嘴。
      今年他家种了近30亩乌洋芋,收了4万多公斤,目前已卖出一半,收入10万元。
      不只是他一家。今年,迷科村乌洋芋种植面积超过 1000亩,除去留种和自己食用,预计有75万公斤可投入市场销售,仅此一项,就能带来近400万元的收入。
      乌洋芋已成为脱贫重要动力。数据显示,迷科村10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年收入已从2017年底的2900元,增长到今年的6900元。
      喜悦背后有烦恼。迷科乌洋芋“火了”,周边种植的洋芋也悄悄在市场打起了“迷科乌洋芋”旗号。
      “好不容易打出的品牌,不能这么毁了。”在郑伟建议下,当地成立迷科乌洋芋合作社,产品由合作社统购统销,以此防止其他洋芋“冒充”。
      合作社还建起溯源体系,每个迷科乌洋芋都有一个二维码,手机一扫,生产地、生产者等信息一目了然。
      但这仍不能完全打消郑伟的顾虑。他担心别的地方一拥而上,规模快速扩张,导致价格走低,“芋贱伤农”。接下来,郑伟和驻村工作队将围绕这个新课题下功夫。
      再过几天,迷科村村民将迎来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刻——种下一颗颗乌洋芋的同时,也种下脱贫致富的希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