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保炼钢的尴尬


  • 成都冶金试验厂电炉炼钢车间。(资料图片)徐俊杰摄

        

      和传统的高炉转炉炼钢相比,原料为废钢、排放更少的电炉炼钢更绿色、环保。然而成本价格的高企,让电炉炼钢企业被迫轮流停产
    深阅读
    □本报记者 罗之飏
      成堆的废旧钢铁上空,行车来回穿梭,将破钢烂铁送进电炉里熔炼。不到一小时,一炉沸腾的钢水出炉,再经过冷凝、轧制等工序后,崭新的钢材就此成型。
      11月6日17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大邑县的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冶炼车间,本以为会看到上述电炉炼钢“变废为宝”的一幕,但现实正好相反:车间一片沉寂,看不到四溅的火花,也没有灼人的热浪,车间门口只有几名作业工人在切割除尘管道。公司生产部部长林义成透露:“已经停产近半个月了。”
      电炉炼钢,以绿色、环保著称。2018年,四川电炉钢产能1200万吨,占全省钢铁产能38%,占比位居全国第一。这种代表钢铁业新风向的新型炼钢企业为何陷入停产窘境?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A
    为何环保
      电炉炼钢以废钢为原料,不消耗铁矿石,炼一炉钢只要40分钟,烟尘过滤达标后再排放
      6日下午,在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的冶炼车间,记者看到,炼钢电炉的出料口附近已经蒙尘,炼钢产生的废料装在白色编织袋里,整整齐齐码放在空地上。
      “别小看这个黑不溜秋的电炉,用它炼一炉钢只要40分钟左右,比长流程炼钢快几个小时。”林义成告诉记者。电炉炼钢又名“短流程炼钢”,相比“长流程炼钢”的高炉转炉炼钢而言,一大优势就是快:没有铁矿石烧结工序,只需将筛选过的废钢预热后直接装炉冶炼即可。
      这种工艺的绿色环保特点体现在哪里?记者将疑问抛给林义成,他指了指门口的除尘系统,“答案就在那里。”记者放眼望去,与车间相连的巨型排烟管道错落交织,与架设在冶炼车间房顶的滤网相连,收集到的炼钢烟尘过滤达标后再排放,“目前我们正在把弯曲排烟管改直,提升排放功效,减少烟尘滞留。”林义成说。
      “电炉炼钢本身的原料结构和工艺特点,决定了它更加绿色环保。”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质量技术部高级工程师彭可雕分析,电炉炼钢炼的是废钢,是“资源回收再利用”,不消耗铁矿石,没有烧结工序——这一工序正是炼钢排放主要源头之一。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大气部污染源室主任蒋春来提供的数据表明,2018年我国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总量分别约占全国大气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发布《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中,要有60%左右的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环保压力下,电炉炼钢成为业内重点关注工艺。而这一绿色环保的炼钢工艺也正是发达国家的炼钢主流工艺。中国金属学会提供的数据表明,2018年,欧盟28国电炉钢占比为41.5%,北美自由贸易区为66.7%,中东地区占比更是高达94.1%。而同年,我国电炉钢产量接近1亿吨,占比约为10%,远低于同期全球电炉钢比例。
      电炉炼钢已成为业内一大新的风向。国家促进短流程炼钢发展机遇下,我省发展电炉炼钢迎来契机。省经信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钢材需求缺口每年超1000万吨,水电等清洁能源丰富且有富余,具备促进电炉钢发展的基础条件。2017年,泸州鑫阳钢铁有限公司、成都长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重组整合成立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由此成为我省电炉钢产能最大的企业。
      四川省钒钛钢铁产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四川电炉钢产能1200万吨,占全省钢铁产能38%,占比位居全国第一。未来,川威、达钢等长流程炼钢企业也将装配电炉,预计全省电炉钢产能将超过1500万吨。
    B
    为何尴尬
      废钢总量增长有限,钢价下行让高炉炼钢企业加入抢废钢行列,电炉钢成本太高
      “钢铁去产能后,目前我省高炉转炉炼钢和电炉炼钢并立局面已基本形成。”四川省钒钛钢铁产业协会秘书长张邦绪认为。但在市场上,电炉炼钢尚无明显优势。
      “最大的劣势在于成本高!”张邦绪告诉记者,电炉钢每吨成本比高炉钢贵300-500元。
      和需要冶炼铁矿石的高炉钢企业不同,电炉炼钢企业生产成本主要由几部分构成:废钢、电费、人力及其他综合成本。在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采购部部长周蕊看来,目前每吨废钢收购价为2600多元,而钢价(螺纹钢)每吨只有3850元,仅废钢一项成本,就占到钢价的近七成,“按这个价格算,我们目前每生产一吨钢还要亏50元。”
      记者走访多家电炉炼钢企业发现,“买不起废钢”是常态。
      以成都冶金试验厂有限公司为例,两座年产80万吨的电炉如果全部运转,每天至少要“吃”6000吨废钢,而现有库存只有3万吨,“一个星期都不够用,缺原料也是这次停产的主要原因。”周蕊透露,该公司的废钢供应商一度达200多家,目前仍在供货的只有30家左右,供货协议也从2018年的年度协议变成了如今的“一月一签”。
      没有废钢,意味着炼废钢的电炉炼钢企业“无米下锅”。四川电炉钢产能最大的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苏春明告诉记者,今年8月,集团和下属7个企业的10个生产基地协商,开始有计划地停产止损,“少则停三五天,多则停十天半个月,大家轮着停产。”
      轮流停产的背后,是废钢原料价格居高不下,而钢价频频下跌,电炉炼钢企业利润空间收窄甚至亏损。记者查阅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也印证了电炉炼钢企业“买不起废钢”的说法。该网站“2019年国内钢材市场八大品种钢材平均价格表”显示,钢价(螺纹钢)自今年7月末开始“跌跌不休”,1个月内每吨价格跌了312元,而同期废钢价格每吨只跌了100元左右。
      废钢为何这么贵?首先是本地的废钢量有限。制造业不景气,产生的“边角料”自然减少。成都等大城市的老旧城区改造、企业搬迁改造等也基本完成,废钢资源并不富集。四川省钒钛钢铁产业协会数据显示,四川年产废钢约1200万吨,实际消耗1300万吨,“处于紧平衡状态,还要依靠外部资源输入。”张邦绪介绍。
      外部资源从哪里输入?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董事长周志东告诉记者,作为一种需要精确计算物流成本的“重型”原材料,废钢输入半径“多在500公里以内”。因此,电炉炼钢企业也需要分散布局,“在合理的辐射半径内,最大限度消化废钢。”四川电炉炼钢企业所消耗的废钢,除本土以外,多来自西藏、青海,最远甚至来自新疆。
      作为跨地域、全市场交易的资源,废钢并不会全部被电炉炼钢企业消纳。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的数据表明,目前全国产生的废钢仅有三分之一为电炉炼钢企业所消耗,“四川也不例外。”协会副秘书长王方杰认为。
      其他三分之二的废钢去哪儿了呢?被高炉转炉炼钢企业所消耗。一业内人士透露,高炉转炉炼钢企业甚至能添加35%的废钢进行冶炼,“添加废钢生产螺纹钢等普通钢材,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这也是废钢价格高的主要原因。”这类企业动辄数百万吨的产能,即便添加10%,也能轻松“吃掉”数十万吨废钢。
      高炉转炉炼钢企业添加废钢合理吗?在钢铁行业从业近30年的彭可雕认为,这是一种技术的倒退。“加废钢会瞬间降低炉温,冶炼时需要增加吹氧提温,必然会打破炉内碳氧平衡,出现新的硅、磷等夹杂物,与生产高质量洁净钢的提倡不符。”
      记者就此联系了中国金属学会新技术推广应用办公室主任姜曦,她认为,高炉转炉炼钢企业添加废钢是为了追求钢铁产量,从工艺角度来看,可能会影响炉体寿命,加大冶炼后期处理难度,“至于加废钢后如何平衡处理成本和产品质量等问题,需要企业综合评价。”
      抛开技术争议,高炉转炉炼钢企业添加废钢,客观上让市场废钢供不应求。
    C
    如何破解
      利用水电资源富集优势争取便宜电价,创造条件享受税收优惠
      目前,落后、过剩的粗钢和地条钢产能被淘汰的同时,绿色环保的炼钢工艺、中高端的钢铁产品成为钢铁行业的发展目标。工信部明确,到“十四五”末,各省(区、市)置换建设的电炉炼钢产能占承接总产能的比例应不低于30%。鼓励在城市和内陆地区布局符合节能环保和技术标准规范要求的中小型电炉炼钢厂,就地供应当地市场,满足个性化需求,消纳城市周边废弃物,推动无废城市建设。
      在此背景下,要提高电炉炼钢占比,必须降成本。
      废钢因供不应求价格难以拉低,电炉炼钢企业只有在占据成本约20%的电费上下功夫。中国金属学会秘书长王新江认为,富集的水电清洁能源,正是四川电炉炼钢“难以比拟的优势”。不过,这一优势并没充分发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只有四川雅安安山钢铁有限公司、四川眉雅甘眉钢铁有限公司等为数不多的电炉炼钢企业因在四川省水电消纳示范区,每度电可便宜1到2毛钱,其他电炉炼钢企业每度电价达0.52元左右。
      周志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目前电炉钢每吨钢综合耗电615度来计算,电价每降低1毛钱,每吨钢成本即可降低61.5元,“这笔钱是企业实实在在的利润,完全可用来扭转电炉炼钢企业收购废钢时的被动局面。”周志东表示。
      降税费也是降低电炉钢生产成本的潜在解决方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作为“资源综合利用”目录内的电炉炼钢企业,凡是符合“废钢回收”和“钢铁生产企业”“双准入”的,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已明确在废钢回收环节可享受30%的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但我省大部分电炉炼钢企业因技改未完成等原因,还未能享受这一税收优惠政策。
      中国金属学会数据表明,目前国内每年产生废钢约为2亿吨,预计2025年达到3亿吨以上,届时,废钢紧缺现象有可能缓解,“电炉炼钢企业要发展起来,估计还要5年左右。”周志东认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