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快把成渝地区打造成国家新的发展极


  • 10月27日下午,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在北京举行。

        

    专家建议着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区”

      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在京的省决策咨询委员会特聘委员齐聚一堂。四川如何推进高质量发展?如何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如何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更有前瞻性?……专家们畅所欲言,发挥智力优势、专业优势和经验优势,积极为我省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三地
    国家产业发展新高地
    国家开放发展新高地
    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新高地
    一群
    世界级城市群
    一区
    城乡融合发展的示范区

      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昌林围绕推进高质量发展作了主题发言。他建议,要像当年搞三线建设那样,加大对成渝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对外开放、大通道建设、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的支持,将其建设成为继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之后的又一个重点区域,加快把成渝地区打造成为国家新的发展极。

    着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区”
      国家新的发展极怎么建设?王昌林认为,重点是着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区”,其中“三地”指的是国家产业发展新高地、国家开放发展新高地、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新高地;“一群”指的是世界级城市群;“一区”指的是城乡融合发展的示范区。
      打造国家产业发展新高地,在他看来,一方面要加强传统产业改造,积极承接产业转移,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基地,另一方面要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加快培育新兴产业,同时要发挥四川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特色产业。
      打造国家开放发展新高地,就是要支持成渝地区深入推进西向和南向开放。
      打造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新高地,就是要发挥军工大省优势,推进军民深度融合。
      打造世界级城市群,要大力推进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和成都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建设,提升成都的枢纽和门户功能;要加快推进成都与周边城市的同城化,形成优势互补、协调发展态势;加快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实现成渝城市一体化发展。

    正确处理好五对关系
      推进高质量发展,四川要注意什么?
      王昌林认为,要正确处理好五对关系:速度和质量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致性与差异性的关系;旧动能升级与新动能培育的关系;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关系。
      王昌林认为,高质量发展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才能完成。从全国来看,每个地方面临的问题都不一样,不能够强调统一模式。
      在处理好旧动能升级与新动能培育上,王昌林认为,现在有些地方简单把高质量发展等同于“高新”,其实,传统产业也非常重要,特别是四川的产业具有内需指向性、民生指向性和资源指向性的特点。
      与会专家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有专家建议,四川要格外重视一些“搬不走”的产业,比如农业、旅游、酿酒等,以及有本地市场的一些产业。任何时候都不要忽略这些产业的发展。川渝地区人口超过1.2亿,很多产业建立在这个庞大的市场之上,理所应当得到重视。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何华武建议——
    成渝地区可前瞻性研究
    建时速600公里磁浮铁路
      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中国高铁主创人和主要实施推广人之一、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何华武在发言中表示,成渝地区人口多,经济总量大,建议前瞻性研究时速600公里的磁浮铁路项目。

    成渝地区
    可研究建设磁浮铁路
      “2018年四川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7.1%,全国平均水平为14.8%,全球平均水平为11%,部分发达国家先进水平为7%-8%。”何华武抛出这组数据,意在说明四川社会物流总费用偏高,同时这也是四川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降低巨大物流成本的突破口、切入点。
      他认为,四川提出全力打通高铁进出川大通道,加快新建成南达万、成自宜两条350公里时速高铁,总体设想很好。但国内高速铁路发展迅速,陆路交通不会止步于当前水平。未来,可以确定更高目标。
      他进而建议,成渝地区人口多,经济总量大,可以研究建设时速600公里的磁浮铁路项目。至于磁浮铁路是常导磁悬浮还是超导磁悬浮,是低温超导还是高温超导,是地上还是地下,都可以深入研究。

    川藏铁路
    沿线应提前谋划接轨
      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正在深化可行性研究,四川境内有多个车站。何华武建议,四川有关部门、铁路沿线城市,应该提早谋划,及早提出接轨需求。
      他介绍,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全长1008公里,隧道就有约850公里,再加上90%以上的桥隧比,投资巨大。“如果不提前预留出接轨条件,写进规划,到时建成了再要接轨将非常困难。”
      另一个问题是弃渣的利用。建设川藏铁路,弃渣可能高达2亿立方米,这么多弃渣怎么处理?他建议,可用作城镇化建设的填料,从而实现“以地建路、以路建站、以站招商、以商建城”这一模式,不仅实现资源再利用,还能推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天府铁路
    枢纽可尝试建成双层火车站
      何华武还对正在规划建设的成都天府铁路枢纽提出建议:“是否可建成双层铁路枢纽站,从而节省土地资源?”
      正在建设的北京铁路枢纽车站丰台站就是一座双层火车站,普速车场位于地面层;高架高速车场位于高架。创新性的双层结构节省了土地空间,也为引入地铁创造方便。
      何华武建议,天府铁路枢纽的规划可以尽可能拓宽视野,多研究双层火车站及地下空间的合理利用。

    专家面对面
    对外开放如何找准“牛鼻子”?
    建内陆自由贸易空港四川有硬实力
      “总体形成‘高原’,但还没‘高峰’。”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对四川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提出方向和建议。
      他认为,无论是“全域开放”还是“四向拓展”,都不能平均用力,而应该找准“牛鼻子”,在开放“高原”上立起新的开放“高峰”。
      记者:对四川来说,培育开放的“高峰”,应从哪里入手?
      余淼杰:在国家加快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我认为有3个重点,分别为自由贸易港、粤港澳大湾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试点。其中,前两个是重中之重。
      自由贸易港并不只是一个狭义的海港,它也可能是空港,比如说东部的海港和河港,可以和西部和中西部的空港连接起来,这样就可以和陆上的“丝绸之路”联系在一起,促进更高层面的对外开放。
      自由贸易港建设与自贸试验区有相同也有不同。国家对自贸试验区的设计,是可复制可推广,但自由贸易港更偏向成熟一个,发展一个。
      在西部几个城市里,成都拥有建设自由贸易空港的绝对优势——拥有双国际机场,机场客货运吞吐量较大,具有“硬实力”。自由贸易空港有望成为四川开放的“高峰”,对四川的对外开放将是重大利好。
      记者:开放“高峰”有了,如何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
      余淼杰: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是目前全球人口最多、经济第三大的自贸区,对中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而粤港澳大湾区是实现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经贸合作的主要区域。
      对四川来说,作为一个内陆省份,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十分必要,而要找到开放的突破口,南向、东向是重点,有利于四川更好对接“一带一路”尤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议四川主动承接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资本密集型产业转移,重点培养电子信息、装备制造、能源化工等支柱产业,形成产业集群。

    成德眉资如何破解“同质化”困局?
    用改革的思路实现同城化
      “大家找找重复的词有多少。”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展示了一张地图,上面涵盖了成都、德阳、眉山、资阳4市,并标注了4市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目标。
      图上,成都、德阳均提出打造“装备制造基地”,眉山、资阳都把“引进世界500强企业”作为目标,德阳、眉山、资阳都提出对接“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招引一批项目”。
      “临近城市之间规划同质化,导致我们常常看到各地都使出浑身解数争取同一项目。”李铁认为,城市经济和产业发展同质化,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格局。
      除此之外,成都的“虹吸效应”也成为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的一个障碍。4市中,成都一家独大,GDP超过另3个城市的总和,公共服务资源在核心城市与其他城市之间的差距也十分明显,“无论是中小学数量还是卫生机构数量,成都都有绝对优势,必然吸引人口向其转移。”
      如何解决产业同质化的问题?李铁认为,应当用改革的思路发展同城化,探索打破区域行政封闭管理体系。
      李铁表示,应把竞争格局转化为合作格局,重点是让市场配置资源,而不是行政配置资源,特别是打破行政区域的界限,利用不同规模城市间的成本差异,实现要素的全方位流通。根据交通距离变化,推进不同目标的产业发展政策,降低产业发展成本,通过产业互补来化解竞争。
      怎么才能实现这一转变?李铁建议,除政绩考核外,还可在尊重城市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允许城市间市场资源自动选择发展空间;按照环境和生态的约束,根据空间规划和发展规划,解决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资源配置的问题。
      如何减少大城市“虹吸效应”带来的障碍?李铁认为,同城化的重点是人的同城化,核心在于满足人的需求。要实现成德眉资同城化,应当以生活和就业为主导,建立以人为本的同城化发展格局。比如改善德阳、眉山、资阳公共服务设施的空间分布,逐步实现优质资源向成都周边城市的辐射和带动,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

    四川比特币挖矿规模全国最大
    何不借机研究区块链
      区块链最近又成为热门的话题。10月27日,四川高质量发展决策咨询(北京)恳谈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带来一组数据——全球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排名第二的印度仅占4%,美国仅占1%,而四川因水电资源富集成为全国最大的比特币挖矿地。比特币、区块链、富余水电,姜洋认为,这三者在四川应该能擦出点什么火花。
      “区块链涉及各行各业,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主要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姜洋说,比特币挖矿一要空调降温,二要矿机运算,非常耗电,而未来数字货币相关产业也是高载能产业。他因此建议,四川应组织力量研究富余水电对数字货币相关产业的吸引力,争取在金融区块链领域取得突破,从而发掘新的产业增长点。
      他补充说,正因为区块链是新生事物,西部和东部、中国和全球都在同一起跑线上,“提前研究才能占领先机。”
      本版撰稿 袁城霖 本报记者 梁现瑞 李欣忆 寇敏芳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田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